赵士林:郑重声明 【2021年12月18日】

0

郑重声明

 

李泽厚师逝世后,腾讯新闻“谷雨实验室”一位叫张月的女士采写了一篇报道,题为《李泽厚走完了他自由的、孤独的、美的历程》。张月女士为撰写此文,也曾电话采访我一个多小时,但发文前没和我打任何招呼更没让我过一下目。最近看到该文,其中有大量错讹舛谬不实之词。该文实际上就是把采访对象提供的信息做素材,然后凭借想象编故事。该文号称“原创”,里面的错讹舛谬不实之词确乎是她的“原创”。

我曾指出该文几例完全违背事实的叙述,如:

1陈明不是李师弟子。

2关于李师去世原因的叙述有误。

3我只去过李师美国家中两次,不是“经常”。

这里要重点澄清的是,该文关于刘东和李师来往的叙述,完全是编造。

该文把刘东渲染成李师最亲密的学生,称十年间李师每天和刘东通两个小时电话,这完全是造谣。真实情况是:由于刘东散布了大量关于李师和他交往的不实之词,甚至造谣说李师的很多观点受他启发,李师数十年前就已和他摔茶杯断交,以后再无来往。

为说明问题,下面引述李师2015年11月17日对刘东言论的一个公开澄清:

“近日,刘东做《孔子思想的西方回应》演讲,在演讲最后回忆起当年冯友兰先生弥留之际,李泽厚及陈来先生守在床边,冯先生睁开双目大声说到:’中国哲学,必定在世界大放异彩!李先生打电话给当时还是博士生的刘东问:’刘东,你说,如何大放异彩’,刘东不假思索大声答到:’无宗教,有道德!

李泽厚先生听闻此事后,答复五点如下:1)我去看望过冯先生,但并非在临终时。2)陈来也去过,但并非同时。我与陈也从未在冯病房中会面。3)当时并无手机,何来电话问刘之可能?4)还有人告我好些刘东谈我的话语,但百分之九十五均虚构。5)刘自称我与他是“两代思想家”的差异,听了吃惊不已。”

李师逝世后,作为媒体人的张月女士采写有关报道,不做功课,不加核实,传播不实之词,违反职业伦理,更严重的是对逝者缺乏起码的尊重。

作为李师身后权益的受托人,特做澄清,以正视听。

赵士林

2021年12月18日

附声明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