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中共数字集权下,体制内博弈的丑态

0

中共政府为了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政权统治,不惜一切代价,每年在维稳机构内投入大量民脂民膏,其中数字集权工具的花费占很大比例。

遍布大街小巷的“天眼视频监控系统”甚至可以辨认戴口罩的人的个人信息并在视频中标注。

覆盖全网的“天网综合信息查询系统”可以通过你的社保信息、快递信息和手机信号随时了解你的一切。

每个地级市以上的公安局都会设置网信办,监控并控制辖区范围内所有社交媒体发放信息,我们在微信等社交媒体说的每一句话和语音都在他们监控之下。

以上都是用来控制被统治阶级的数字集权工具,让普通人失去隐私、失去人权、道路以目。

除了这些,中共为了党内斗争也建设了可以管理各部门的数字投诉平台,但是却受到了党内多个政府机关的抵制,因为网上平台的回复党内腐败官员无法删除和掩盖,所以法院、检察院等体制内政府工作人员回避处理网上立案和申诉。以下举例几个本人亲测的投诉平台:

1、 国家信访局网上投诉平台http://wsxf.gjxfj.gov.cn/

存在问题如下:1、没有投诉法院系统的接口、法院系统信访拒绝接收国家信访局平台的投诉2、国家信访局平台本身功能设置了复查、复核的受理,但是地方信访部门拒绝接收国家信访局平台的复查和复核申请,要求申请人当面提交或邮寄提交,这样就方便掩盖错误,避免落马。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督审二队王松清因为拒绝书面答复周绍卿被网上曝光,最后也没有给周绍卿书面答复。

2、 最高法信访申诉平台http://ssxf.court.gov.cn/wsxf/以及各省市的线上立案系统。

最高法的信访申诉平台申请的各种案件,通常都会石沉大海,从2019年信访的20190214000001号,2022年1月还在审核中,各省立案平台连最普通的民事纠纷都要求现场立案或邮寄立案,方便有案不立,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师某明确表示,网上立案容易透露出法官的违法违纪行为,所以天津市的法院基本上都找理由网上拒绝立案,建议线下立案,特别是山东省平度镇委书记口中的“刑事案件”申诉,天津二中院都不给立案通知书和裁定,怕继续向上级法院申诉。

三、12309中国检察网 https://www.12309.gov.cn/

这是中共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官网,笔者亲测了所有功能,全部石沉大海,投诉天津市二中院、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线下约见检察官、甚至民事监督申请、刑事监督申请全都看不到查询码。可见中共最会毁灭证据的部门就是检察院

3、 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违法违纪投诉平台http://jubao.court.gov.cn/

账号忘记密码无法找回、给网站后台打电话态度恶劣、只有去法院现场信访提到这个平台,才会有人看一眼,这个网站基本就是骗骗领导,没有存在的必要。

4、 各省政务平台:北京通、津心办、黑龙江省人民政府APP、全国政务服务平台等。

这一类的省市的官方平台以APP为主、官网为辅,基本上都是欺上瞒下的回复。其中黑龙江省人民政府APP是最厚颜无耻的,“给省长胡昌升写信”栏目,回复都是找纪检、找公安部,吃百姓的、喝百姓的,回过头不给老百姓办事?这省长是干什么吃的。

还有很多平台诸如12337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平台、各省市公安厅投诉平台基本就是推卸责任,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就基本没有整顿检察院和法院,就折腾公安玩了。

可见,数字集权下的中国社会并不是没有暴力革命的可能,不像西方某些绥靖主义国家认为的中共集权统治无懈可击,其实中共体制最大的矛盾就是内部斗争导致无法充分使用数字集权工具,同时因为司法不公平、投诉无门,民心尽失,一旦发生外部军事冲突,全国必然刀兵四起、内战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