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青:“历史决议没有历史”——三谈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历史决议》

0
44

作者:张青(香港)

“历史决议没有历史:英明领袖华国锋不见了”-这是某网刊上一篇文章的标题。

由此不禁联想起前些年大陆民间流行的一组顺口溜,道是:毛泽东的干部_两袖清风。华国锋的干部_无影无踪。邓小平的干部_百万富翁。江泽民的干部_国库掏空。胡锦涛的干部_腐败成风。习近平的干部_如鸟惊弓。北京高层当然不会认可这组顺口溜,但无法禁绝。

另一方面从中亦可见,华国锋时代介于毛,邓时代之间,然而被中南海当局抹掉了,连同其“干部”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但尽管“伟光正”历来对其信徒及广大民众极力进行“洗脑”,人们头脑中的记忆却不可能消退得“无影无踪”。八十年代初风靡神州的日本电影《追捕》,里面叙说有一种“中枢神经阻断剂”,能够清除实验对象的记忆,使之把一切痛苦和快乐全都忘得一干二净。可是迄今为止,未见这种神奇药品制作成功的报导。退一万步说,即使真的研发出来了,拿来实际应用于亿万百姓恐怕也做不到。

事实上,那怕最迟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的大陆公民,人人都会听说过“英明领袖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这句话。还有“你办事,我放心”,属于伟大领袖1976年4月30日亲手写下的“最高指示”,这是确立华国锋合法地位不可动摇的丹书铁券!

在此之前的4月5日,毛提议华国锋担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兼国务院总理,获得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设置中央第一副主席乃中共党史从未有过之举,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此次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既云“总结历史”,为何缺少这一笔?

至于“粉碎‘四人帮’”,这份《历史决议》倒是提了,原文为:“一九七六年十月,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粉碎了‘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共四十九字,没有说错。问题在于谁人“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采取行动,语焉不详。其实现在尽人皆知,具体执行者和决策者有三位:华国锋,叶剑英和汪东兴。这里面,“第一”决策者兼执行者是中央“第一副主席”华国锋(1921-2-16-2008-8-20)。

回顾该段历史,人们会想起邓小平就毛的作用说过的一句话,道是:没有毛,我们至今可能还在黑暗中徘徊。这句话对于邓所代表的中共党人而言乃大实话。仿此,我们也可以说:没有华国锋,我们至今很可能还在“四人帮”极左路线统治下备受煎熬。

根据华国锋,李先念的回忆,吴德的口述,还有熊蕾(熊向晖之女)的文章,都说是华国锋最先提议解决“四人帮”问题,经由李先念向叶剑英转达,得到早有此意的叶剑英的赞同。 9月21日,叶剑英到华国锋住处,商讨解决“四人帮”的方式。两人商定采取隔离审查措施。征求了李先念等人的意见。 (参见《李先念传》下)

上段第二行起首“华国锋最先提议”句中,“最先”二子重若千钧。纵使至今还有人对华持某种负面看法,但谁也无法否认华在历史关键时刻所思所想的那个“最先”起的作用。历来中共宣传遵义会议毛的角色,均使用“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的说法;我们不妨套用此一字样,称华(及叶,汪)之出手“挽救了中国挽救了民族”!华国锋时代自此开启,这是当代大陆历史崭新的一页。华一人担任三职务: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

华时代起自1976年10月6日,终于1981年6月28日(十一届六中全会)。胡耀邦继任中共中央主席,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主席,赵紫阳担任国务院总理。华退居中央副主席。

对于华的退位,中共以往宣称的是缘自他搞“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但2008年华去世时,中共中央发布《华国锋同志生平》,其中已删去“两个凡是”的字样。因为,事实上搞“两个凡是”(甚至四个“凡是”即“四个坚持”)的是邓小平。而华抓捕“四人帮”显然与“两个凡是”正相违背。

非但如此,我们必须重提华时代的若干其他重大举措:

一是1978年主持中央工作会议(11月10日-12月22日)和十一届三中全会(12月18日-12月22日),充分发扬民主,通过决议把中共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其后决定实行改革开放;

二是平反1976年4月天安门事件;

三是平反冤假错案,解放了党政军大批重要干部,包括习大大的老爹习仲勋和薄一波等所谓叛徒集团案的受害者;

四是为全部地,富分子摘帽和对五七右派进行改正;552877记录在案的右派除96人外,全部获得改正,占99.9998%;

五是为刘少奇,彭德怀等走资派平反;

六是支持真理标准大讨论,解放思想;

七是率先走出国门,访问中东和西欧。

上述乃荦荦大者,其中第三,第四和第六由胡耀邦具体操作,他全力支持。

这里对第七项补充几句。

1978年8月16日-21日华国锋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罗马尼亚;8月21日-29日访问南斯拉夫;8月29日-9月1日访问伊朗。回国后介绍了南斯拉夫的“农工商联合企业”;国内有的公社加以效法,办起了加工厂,这就是后来的社办企业的开端。

1979年10月15日-11月5日,华国锋又率团先后访问法国,西德,英国和意大利,取得圆满成功。这是大陆中国领导人首次踏足西欧,具有历史性意义。香港《大公报》名记者朱启平奉命随行作了详细报导,使国内读者对西欧的面貌与发展有了较前准确的初步了解。

还应提一件事,尽管他退位后很少露面,深居简出,但在党内依然受到尊重,是唯一一个全票在中共十五大上当选中央委员的候选人。后来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悼念华的文章里,深情地回忆了自己的父亲跟他的情谊并写道:我在十五大选中央委员时投了你一票。

该届中委里只有两名年过七十的,华是一个,另一个是江泽民。两人作风品格迥然不同。江恋栈嗜权而华澹泊谦让。 2007年10月,华出席了十七大,翌年辞世。

综上所述,可见号称“高瞻远瞩,洞察一切”的毛晚年已力不从心。他把权交给他认为“不蠢”的华,只不过出于平衡左右两派的心态。实际上他打算由江青接手,但江人望实在太差,故不得不让华充当过渡人物。谁知华深沉稳重,不能忍受飞扬跋扈的江之颐指气使,遂与大内总管汪联手,跟军内元老叶帅结盟,以“强硬”方式解决“四人帮”问题。

和毛一脉相承而较毛年轻11岁的的邓小平素来干纲独断,岂能屈居华之下? 1989年5月31日(六四前夕)他说“华国锋只是一个过渡,说不上是一代,他本身没有一个独立的东西,就是‘两个凡是’。”这段话前半部符合事实,但末尾称华“就是‘两个凡是’”却大谬不然。邓自己搞的“四个坚持”才是“两个凡是”的新版;他抱持极权制度不放,跟毛如出一辙。但他悍然出动坦克,以机枪镇压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学生和首都市民,这是希特勒和斯大林都没有做过的事,比法西斯还法西斯!他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实质上跟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毛没有什么区别,是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秤(称)自己。在忠厚老实的华衬托下,邓屠夫和毛魔头原形毕露!

现在习大大倒行逆施,极力替毛,邓的罪恶洗刷,把华时代及其同事从历史上抹掉,这样做只会欲盖弥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习班子炮制的《历史决议》终将被历史淘汰。

杜甫诗云:汝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奉赠予习大帝岂非再合适不过吗!

(202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