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中国崩溃论”的正确理解

0

墙夷待访  / Matters

要在保证自己被发达国家收割的同时建设处几块发达国家标准的王道乐土,这不就是吃伟哥吗?如果你看北京,那你肯定不会相信所谓中国经济会崩溃这种谣言,可是你要看看东北,那你会觉得其实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

上两篇文章中,我阐明了两个问题:为什么我认为东北并不贫穷;为什么东北人又要去关内逃荒。

这两篇文章概括起来就是美国和拉美的关系。老共控制的中国关内核心地区就相当于美国,边疆地区就是拉美。如果从资源上来说,老共控制的华北和长江中下游地区可以用赤贫来形容,长期的开发已经完全耗尽了那里的地力和资源。就跟陕西和甘肃一样。其实,在几千年前,陕西和甘肃一带是自然条件非常好的一个地区,否则中国早期王朝的中心也不可能设立在长安和洛阳,秦始皇也不可能仅凭关中和巴蜀的力量就可以统一东方六国。但是上千年的开发把这里从关中沃野糟蹋成了黄土高坡,到了今天成为中国最贫穷的一个地区。

同样,中国政治中心逐渐东移以后,华北和江淮地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所以他们必须控制周边地广人稀资源丰富的地区,用边疆未开或者半开发地区的资源来维持内地社会的运转。关于这一点对于中国稍微了解的外国人只怕都能说出几样伟大的工程,什么三峡,什么西电东送,什么三北防护林,什么南水北调。

所以,东北的贫穷和人口外流是与东北的资源外流正相关的。可以说东北的资源越丰富,东北就必然越凋敝,恰如南美的资源越丰富,美国对于他们的掠夺就会越恨,相应的他们的衰败凋敝程度也就越厉害。东北人口外流全国第一,主要是因为东北有伪满和苏联援助的基础,城市化水平全国第一,所以人口素质比较高,流出去的人留在外地的比例也就高。相应的,贵州广西这些地方流出去的主要是民工,而这些民工很难在城市里站住脚,还要回到老家。所以你看贵州和广西的人口出生率要远超东北,不是东北人不能生,是东北人跑出去的回来的太少了。


那么有人或许会说,你分析的头头是道,但是你又能改变什么呢?东北就是被内地殖民了,人家就是掠夺你,你又能怎样。你没本事,考不上好大学,连被收割的资格都没有在这发牢骚,又有什么用?你不过是在逃避罢了。

所以在上一篇文章的结尾,我阐述了第三种观点:老共这套体系其实很难长久维持下去,早晚是要出问题的,我留在东北主要原因确实是我无能,但另外也是出于一种避险的考虑。

其实这种特大都市,并不是老共的首创,全世界发达国家都这样。最典型的就是日本的东京都,很显然老共发展北京的模板就是东京都。但是这里有个前提:无论是大东京,大巴黎还是大纽约,这些特大城市全都是在发达国家,人家那个人均收入和经济水平,至少也得是韩国和台湾那个水平。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吸血是全球吸血,而且主要吸外国人的血。比如日本人吃的蔬菜主要是中国进口的,人家周边的农民搞的是精品农业,所以日本农民比城里人有钱。

但是中国不是这样,中国没法吸外国的血,或者说单纯依靠吸非洲和拉美的血,根本不可能建造北京上海深圳那种规模的大都市圈,他只能吸自己的血。

我们以台北为例,假如大陆要建成台北那种规模的城市,光靠两千万人和两万平方公里土地是不可能实现的。大陆要发展出那种规模的城市最少需要一个省的力量,而且是耗尽全省之力才有可能。大陆一个省,就是几十万平方公里,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人口。

比如东北,发展程度能和台北相比的也就三个城市:沈阳、大连和长春。哈尔滨够呛能比得上。但是东北人口超过一个亿,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才发展处这么三个城市。如果以中国的模式去发展台北的话,那么就是把高雄和台南变成无人区,也是不够的。台北居然才两百多万人口!大陆地区人口不过1000万都不好意思叫中心城市。为什么老共不给沈阳中心城市地位,因为沈阳人口才八百多万!

所以大陆这种发展模式,就是一个中心站起来,周围一圈都萎缩。很多大陆人一定知道一个词“环首都贫困带”大陆的发展逻辑是啥呢?

一般的地级市要发展,是以农村空心化为代价。而中心城市的发展是以中小城市的萎缩为代价。

大家看大陆人自己做的收缩型城市的名单,为啥东北的城市这么多?因为东北一般的中小城市不但要被大连、长春和沈阳这种区域中心吸血,还要被天津北京这种城市吸血,四个大都市圈一起压榨,啥样的城市顶的住啊。

所以,大陆的这种所谓中心城市建设,这种资源和人口的集中,完全是病态的。你没有发达国家的命,却一定要学人家发达国家,那你的代价只能是吸干周围的一切!不然你靠啥发展呢?!你这个国家 精英哗哗哗地外流,女人宁可嫁给外国老头子也不嫁给中国小伙子。那你大城市的人口从哪来啊?靠着海外移民不可能啊,只能收割其他地区。所以,地级市吸干农村,大城市吸干地级市,就这个策略。我们这城里孩子基本跑光了,填充今天的全是村里的,那村里呢?村里就剩下老爷子老太太了,村里的光棍子别说媳妇,看见女人眼睛都放光!

那么大家想想看,这种模式有可持续性吗?这不是大跃进的模式吗?你把全村的麦子都集中到示范田上,然后告诉毛主席:咱们亩产一万斤!这能不出事儿吗?

没错,大陆21世纪头20年的所谓城市化,其实就是大跃进的翻版,一种带有浓厚共产党特色的运动。大家记住,共产党干啥事儿甭管好事儿坏事儿都是大跃进模式。大跃进,计划生育,严打,包括现在的抗疫都是一个模式:上边一发神经下面就干疯了。当然这里有些事儿,出发点其实不错,但是实际操作上,就有问题。比如,严格执行医院进出制度,结果,孕妇在外面流产了。

但是啊,跟孕妇流产相比,老共的城市化建设的后遗症可就不是死几个人那么简单了。其实老共现在的房地产危机和地方银行暴雷就是一个表现。

本来很多小城市,他觉得依靠吸纳本地农村人口可以保证房地产市场高位运转二三十年,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拿锦州来说,西边是北京,东边是沈阳,不出二十年本地人口被吸纳的一干二净,地产商欠了银行一屁股烂账,最后只能暴雷了。最后只能是央行注资,这才救了回来。等于说是老共中央不能不管,拉了锦州一把。

可是,如果仅仅是锦州这种中小城市还还说,恒大那种规模的,你咋办!所以,现在大陆,出现了一个人类文明史上,空前绝后的名词“恶意降价”他要保住楼市,但是绝大多数三四线城市的楼市已经撑不住了!人都跑干净了他拿啥撑楼市?可是地方政府又要靠着卖地吃饭,至少要避免锦州银行包商银行那种情况,所以他就不许你降价,于是就发明一个词:恶意降价。但是,你这样做,又有啥用?看看尔多斯鬼城,铁岭鬼城,东戴河鬼城,全国有多少这种新区鬼城?!一个锦州好办,都朝着锦州的趋势发展,你怎么办?


为什么我说很多逃亡内地的东北人就是难民呢?因为本地已经不行了,已经彻底完了!建的新区都是鬼城,当然要逃离这里了!这里还有什么发展?已经被周围的大城市吸血吸的一干二净了,就是一具僵尸了!城里不是老人就是孩子,连年轻人都看不见多少,再过二十年这批孩子里又得跑一半,到时候索性全成鬼城!

可是,很多人似乎忽略了一点:你们去的那些大城市不也是吸血建立起来的吗?所以我现在有个论断:东北的今天是内地其他小城市的明天,老共这种一党专政的集权政党不可能放弃大中心主义,所以这种吸血的过程是不会停止的!相反,他的城市规模越大,需要的养料越多,他吸血吸的越厉害。比如北京把吸管都伸到湖北去了!之前在张家口的官厅水库,密云水库,十三陵水库,都不够用了。只能从湖北调水!老共要建设海南,要把海南建设成香港。人家香港可以吸纳全世界的人,你海南只能吸纳东北人。东北现在的人口增长率是负数,那未来海南怎么办?对了,还有千年大计,雄安新区。这新区的人口从哪来?从保定来,不可能啊!只能从其他地区来!

所以还是我上边的观点:其他地区不行了,那么这些大城市,未来可咋办呢!老共这种模式的必然崩溃在经济上是显而易见的。现在地方上连恶意降价这种话都喊出来,这些中心城市一旦养料断绝,不奔溃还等什么呢?大跃进完了就是大饥荒!这是必然的,老共不是神仙啊,客观规律他是改变不了的。疯狂吸血二十年,只吃不拉,饭量一天比一天大,这种无限制的饕餮盛宴,需要地方和农村不间断的输入资源和人口填充。但是这种吸血恰恰又干掉了地方的基本造血能力,吃的越猛,地方造血能力越弱,地方造血能力越弱,越是不能满足需求,越是要打响诸如楼市保卫战,金融保卫战这种大型会战。战火硝烟中,这些吸血吸的饱饱的中心城市要独善其身,可能吗?


很多人背井离乡的去外地,是付出很大代价的,青春的代价,建康的代价,经济的代价,情感的代价(两地分居,留守儿童)他们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奋斗十几年,二十几年,在大城市站住脚,自己后半生,以及自己额子孙后代就万全了!

呵呵,哪有这种事儿!!!!

这些人天真的以为,他获得的所谓财富是自己创造的——你一不种地,二不做工,也没啥技术,就是靠着投机倒把,就是靠着第三产业,积累起来的财富咋是你创造的呢?还不是从周围掠夺来的!只不过这些掠夺来的资源一小部分流入你的手里一样,这就象是我们这矿区周围的那些歌厅一样,矿工用命换来的钱,有一小部分被歌厅里的小姐挣了,你能说小姐创造财富吗?小姐用啥创造财富,用摩擦生热发电啊?

所以我虽然啥也没有,但是,我这些年啥也没付出!我没有努力过,我也没拼搏过。人家哥们早晨六点起床上班,我在家想睡到几点就是几点。人家上班挤一个小时的地铁,住地下室,我好坏住的是楼房,而且,我出门不用挤地铁——也没有地铁。

这就是躺平的心态:横竖没有好,没有希望,你再怎么努力,有啥用啊!所谓房地产泡沫不过冰山一角,极其表层的一个问题!深层的问题,墙内是不敢谈的。比如地方债务,地方债务的本质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债务问题,是你本地的造血能力不行!为啥造血能力不行,人都跑光了,谁给你造血啊?!人都哪去了?都去北京都去海南了,你能说北京海南不对吗?你能说北京资源太多,给我们分分吗?你能说海南自贸区是扯蛋吗?不能吧?

所以现在的政策生二胎,生三胎。。。你这个发展模式,谁敢生孩子啊!连个稳定的窝都没有,不是在老家烂掉就是在首都飘零,咋生孩子啊?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你还民族伟大复兴。。。一个连生育都谈不到社会,哪有什么希望可言呢?


今天很多人讲中国崩溃论,其实很多人就是为了黑而黑,他们完全不知道中国如果崩溃,问题究竟有可能处在那。我觉得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地方经济的衰败。换言之,老共这种高度集权的体制在经济上造成的效果是要比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资本积累和资源掠夺效率高更高的掠夺与积累。这种模式是根本难以长期维持的,因为老共很难全球收割资源,只能是对内收割,要在保证自己被发达国家收割的同时建设处几块发达国家标准的王道乐土,这不就是吃伟哥吗?

现在,伟大领袖倡导共同富裕。。。这个共同富裕啊,不是你打掉两个漏税的明星,或者惩罚几个大企业就可以的。你必须在整体的税收非分配上和产业布局上真正做到公平和平均。而不是把村里的资源边疆的资源都拿你手里,这种收割模式怎么可能做到共同富裕呢?

老共的所谓的共同富裕,就是我把你的钱都收上来,然后我在给你统一分配。比如,东北,我也给你修高铁啊!你也有大学,你也有机场,就是一切的基础设施我都给你修!所以东北的基础设施,并不落后于内地,你也不能说老共不管你。但是这种分配模式就导致人不可能留在地方:何苦你分给我呢?我直接找你去,不是更方便吗?所以地方的衰退和中心城市的人满为患是不可逆的两种趋势,直到总崩溃的那一刻。如果你看北京,那你肯定不会相信所谓中国经济会崩溃这种谣言,可是你要看看东北,那你会觉得其实中国经济已经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