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人间世——这个叛徒

0


我在美国业余时间除了踢足球,也会打羽毛球。为了方便约球,加了一个洛杉矶本地的华人羽毛球微信群。虽然美国并没有什么言论限制,但华人圈跟国内的某些潜规则是一致的:那就是”只谈风月,不谈政治”,准确的说,是不谈批评国内的政治

群里有个青年大概三十出头,从他平时的聊天中看得出来,在美国打拼也有一些年头了,但过得并不好。在美国驾照就是身份证,车就是腿,而他既没有驾照也没有车。每次来打羽毛球,都是骑自行车来。
但他却很有热血,是群里为数不多乐于谈政治的。每当国内有刷屏事件,他总会站出来吼上两句,激愤之情,溢于言表。但很不幸,几乎每一次,都会换来一堆”不要再说了”、”闭嘴吧”之类的回应。甚至有人直接说:

你这是在反华!

慢慢的,他学会了沉默。

我的朋友圈里面有为数众多的读者。有很多可能价值观并不契合,仅仅是因为一两篇文章觉得还不错,又或者觉得我讲故事还行,还有一些朋友的引荐,就这么进入了朋友圈。一些人呆了好几年,虽然只是点赞之交,但也算是熟人了。其中有一个在洛杉矶呆了十几年的女士,本身是武汉人。在前年武汉疫情之时,我连续写了多篇评论文章。她有一天忍不住破口大骂:

美国到底给了你多少钱?你他妈的到底是怀了什么样的阴暗心理,要这样诋毁武汉?诋毁国家?!

像我这种经常背负骂名的人,见过的奇葩很多,出于习惯并不会因为她的脏话不快,但是却因为这样的骂声来自一个武汉人感觉特别刺耳,我说:我这不是在帮你的家乡说话吗?

她说:不需要!你这个叛徒!

我看着她往常在朋友圈天天炫耀的洛杉矶的岁月静好,哑然失笑,默默删除。

一个来自上海的年轻女白领也在我的朋友圈呆了很多年。我感觉我对于她,就像是一个吴哥窟树洞,经常发来很多倾诉,生活、工作、思考……出于基本的礼貌,哪怕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我一般也不会拂面,能回应就回应。

有一段时间她特别急着想出国,成天追问我出国的途径。我并不是专业人士,出于谨慎原则,从来不愿意乱说误导他人。但本着能帮则帮的原则,我还专门查询了一些资料,针对她的情况提出了一些建议。但我不知道的是,她是穆斯林。

某次我在朋友圈针对塔利班残害女性写了一段评论文字,她留言大骂:

想不到你对穆斯林怀有这样的偏见!你不了解我们的信仰根本没有资格评论!

我心平气和的说,塔利班残害女性是事实,我为此说几句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你这样的群体在站台,哪里来的偏见?

她气急败坏的说: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叛徒!

我想起她急切想出国的那副面孔,竟然无语。没等她长篇大论的骂完,就悄悄的删除了她。

有三个女士来自某个读书群。分别来自香港、日本和上海,通过我妻子的关系,进入我的朋友圈。那时候我还在国内,朋友圈的内容也比较含蓄,多以摄影作品为主。这几个妇女没有少点赞和恭维。

我到了美国后开始专心写作,朋友圈里的文章就多起来了。可能某些文章刺激到了三人,居然在一个大群发动群众举报我。有人看不下去,就截屏通知了我的妻子。妻子勃然大怒,愤而质问,结果就是被拉黑了。

我倒是没有特别的愤怒,但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我翻看了一下这三个妇女的过往朋友圈,一个是为了留在日本不惜嫁给老头子的,一个是内地读书去了香港工作但天天骂香港的,还有一个是在上海的美资企业工作的。也就是说,三个人其实都是妥妥的拿着海外收益的”离岸爱国”。

就这种人,义正辞严的说我是”卖国贼”。我羡慕她们还有东西卖,而我不卖身体不卖灵魂,也没有什么国可以卖。

出于大家都可以理解的原因,我在国内的写作平台被封频繁,我经常需要跟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朋友借”公众号”来发表文章。有一次有个读者爽快的答应了,但很快又反悔,他发来了一大堆聊天记录,是他就这件事咨询另一个朋友的。

总之,那个朋友坚决要求他和我划清界限,不要引火烧身。其中有几句话几乎把我说成罪不可赦不可接触的反贼。

拒绝我这个事情我并不会生气,甚至我完全可以理解。但让我觉得啼笑皆非的是,他和朋友某种程度上都是我的读者——虽然平日恭维的话不一定是真心,但是白瞟过我的不少文章是肯定的。我不介意你不点赞不转发不打赏,但我真的介意你白瞟完说我脏。

一面是喜欢看我的文章,一面是内心里避之如瘟疫,唯恐有任何关联。我说其实你不用解释,你拿回去就好。有些话说得越多,就会越没有分量。

因为已经在美国呆了两年,所以我的朋友圈也有了很多美国华人。我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岁月静好是华人圈的绝对主流,其浓度远远超过国内的圈子。不管国内多么轰动的事件,通常在华人圈都很难获得一致的关注。如果说他们不关心政治,那又不见得。每当逢年过节,伟大祝福不绝于耳,凸显家国情怀。而且每当美国政府有什么争议性的政策出来的时候,他们也会奔走呼号,破口大骂。

我想起孙文当年在国内被满清通缉,长年累月在南洋、欧美游说华侨的情景。要知道,一点都不夸张的说,同盟会之所以能成事,全靠海外华人的鼎力支持。当年很多海外华侨倾家荡产毫无怨言,把毕生血汗用来支持孙文,甚至很多华侨青年还舍弃一切,投身革命——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有一大半是来自海外的热血青年,其中不乏衣食无忧的富家子弟。

如果,仅仅只是如果,孙文穿越一百多年,来到现在,面对如今的海外华人宣讲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人群里也许只有一个声音:

你这个叛徒!

2022/1/16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