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听闻光传媒YouTube被封号,我的反思

0

自从智能手机进入人类生活,手机和互联网就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疫情开始以来,现实生活的社交接触大幅度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网络社交。学生可以通过网络上课,白领可以通过网络开会。网络是一种虚拟的工具,入门简单易懂,只需一只手机、一根网线就可以上传自己的想法、言论、视频,传播自己的理念,看似谁人都可以利用网络,实际上却是所有人被网络利用。

科技带给生活便利,同时也控制人的生活。网络上有无数言论,为了在最短时间抢占流量实现盈利,很多观点和输出都以“短”、“快”著称。这就导致人们渐渐习惯吸收简单、短小、粗略的内容。这样就造成三种不良后果:1 为了抢占流量,内容大多是为了博人眼球,这样做某种程度上扭曲或隐藏了部分事实,让人无形之中远离真相。2 习惯被简化的内容以后,久而久之就难以再深入而专业化的思考,对事情的观点容易流于表面,缺乏反思。3 互联网信息过多,难以筛选和分辨有意义的信息,导致人的时间都被无关紧要的事占领。

以上三点浮于表面的问题早已被多人点明,在此不再赘述。鄙人想要提出的重点是,与日俱增且无法在忽略的互联网巨头对使用者暗示、引导、控制的问题。谁能决定自己的YouTube首先会出现什么?作为互联网巨头Google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会通过Google账号持有者的基本信息做第一次筛选,90后喜欢的内容和70后喜欢的内容完全不同。其次,通过用户Gmail邮箱使用记录或者在Google上的搜索记录,演算出该用户可能喜欢的视频类型。最后,还可能渗透使用者在设备上的APP,例如相册、游戏等,通过这些信息,互联网公司能够成功掌握一个人的喜好,及时做出推荐。这样的推荐服务成功提高每一个使用者的操作体验,能够准确又轻易地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鄙人曾经多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我打开YouTube,我发现首页推荐的视频我都不感兴趣,于是我刷新首页,但是依然出现和之前差不多的内容。多次刷新之后,只能妥协点开其中一个视频。在点开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被操纵了。多次刷新都获得相似内容,实际上在暗示我:除了这些并没有别的东西可看。或者是一种鼓励:每次都刷到这些,不然就点开看一下吧。

我以为我是在使用YouTube,实际上是YouTube在使用我。被YouTube操纵,最好的结果就是通过输出我可能喜欢的视频,把我变成忠实用户,增加我和他们之间的联系,此后不管我是观看他们的广告,还是充会员免去广告,都是为他们创造盈利。最坏的结果是,YouTube本身或其他有心人利用这些平台输出自己的世界观,他们会刻意隐藏或删除不同观点,并输出自己认同的观点,然后通过推荐的形式,暗示、鼓励人们点开某些视频,这些视频都在输出他们的观点,潜移默化地收服人心,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上个星期,听说光传媒官方YouTube账号被永久移除,原因是违反社区规则。从前没有很了解这个频道,现在反而好奇是什么视频违反社区规则。原来仅是“红色帝国的崩溃瞬间”这样的视频就能成为证据。这让人很难不相信YouTube已经被共产党渗透,此后每每点开YouTube,都在担心这些内容又想暗示哪些“红色思想”。

作为反对“红色共产主义”的人,面对这些审核目的性强、沦为中共喉舌的平台,很想干脆地说一句“老子不用就是”。有很长那个一段时间,坚持不用WeChat、淘宝等中国APP。而现实却是,没有了微信,又是YouTube。YouTube之后,还有无数个坑防不胜防。

当然,YouTube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大到YouTub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平台,小到外卖软件大都会以计算客户信息暗示和鼓励用户的选择。在智能手机时代,网络给人类带来便利,人们利用这些平台足不出户就可以和千里之外的人沟通, 以前开会要安排场地、时间,现在只需一台手机。人类与电子产品之间生出难以间断的羁绊之后,隐藏在网络的政府暗卫、商业巨头顺势收线,使用者尽收入其中。

反过来想,大部分人都和电子产品生出羁绊,我可以为了避免被洗脑而拒绝使用电子产品,代价就是被社会边缘化、孤岛化。

在用于不用之间,鄙人依然支持利用使用电子产品的长处,以便更有效开展各人手上的工作。只是建议各位,追逐互联网便利的同时,也考虑依赖互联网带来的坏处,两相对比,把互联网作为工具来开展工作,而不是向互联网上交自己的生活。狡兔三窟,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迫害可能从实际生活中来,也可能从互联网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