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镇安:中共这次真的是要打死香港记协了!

0

中共这次真的是要打死记协(香港记者协会)了!

中共认为香港的新闻自由实在太过份,必须尽快严加整顿;所以,2020年7月开始有了《港区国安法》便大开杀戒!结果,去年(2021)六月至今相继被杀或被自杀、查封、倒闭、停运或终止新闻相关工作的香港传媒,按死亡时序包括:苹果日报、852邮报、立场新闻、香港独媒新闻、IBHK网络媒体、众新闻、癫狗日报、够薑媒体、聚言时报、至少共九家!

但是,中共认为仍不足够,所以除了《港区国安法》,还要立《假新闻法》,双管齐下;有点可笑的是,最多发布假新闻的,偏偏就是中共自己,如果真的立了《假新闻法》,中共自己又继续发佈假新闻,不但习近平和李克强都会感到尴尬,而且还会令香港的执法部门和司法机构,陷于两难局面,分分钟“偷鸡唔到蚀渣米”,所以《假新闻法》已经胎死腹中,惟有加强整顿传媒工作者!

2021年9月13日新任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在接受访问时,强烈批评“香港记者协会(记协)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HKJA)”并非由专业新闻工作者组成,必须向全港市民交代!9月15日“记协”主席陈朗昇,在《立场新闻》附近的一个公共空间(骏业街游乐场 InPark)举行露天记者会,就邓炳强对“记协”的批评,逐点反驳。

2021年9月18日新任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出席警察结业会操后见记者,同样强烈批评“记协”并非由专业新闻工作者组成,质疑其专业程度,批评其对持不同意见传媒“选择性失聪”;批评“记协”成员全为不专业或以政治凌驾专业的传媒工作者,他们自己应该认真检讨。“记协”随即作出回应,认为萧泽颐的批评,内容跟邓炳强数日前的言论同出一辙,重申“无稽之谈,不会因反覆背诵而忽然铿锵。可惜的是,官员似乎不解此理,一而贯之无视回应,恍若选择性失聪下重弹旧调。人贵在自重,盼各官员细思”。“记协”又罗列过去就新闻界权益发出过的声明,涉及多个不同媒体,包括:大公报、东方日报、中通社、环球时报、无线新闻等。

虽然“记协”主席 陈朗昇 多次表示,坚决不会效法其他民间团体和职工会,坚决不会解散,但是,“记协”是否真的要解散,仍然是未知之数!

2021年5月16日星期日,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在其网志中表明,《香港国安法》第九条及第十条所提到的社会团体,包括根据《职工会条例》(第332章)登记的职工会,而有关职工会的教育、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的责任,便是劳工处(包括“职工会登记局”)的职责。如果有职工会不按照“劳工处”的劝喻而作出改善,不排除会根据《职工会条例》取消该职工会的资格和登记。就算是全港最大的单一行业职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也不例外!结果,不足三个月,“教协”就已经选择自杀身亡;既然“教协”现在已死,中共的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记协”!

2022年1月18日星期二,“职工会登记局”终于去信“记协”,要求“记协”于2月4日或之前,就其涉嫌与《职工会条例》或会章不符的活动,提供资料,信中的具体问题如下:
01)本局收到投诉,指控贵会没有严格按贵会的章程来招收会员,又容许不合格会员继续保留会员资格,是否属实?
02)贵会是否有执行任何措施,以确保现有会员全部皆是合资格会员?
03)请解释贵会facebook专页为何发帖文反对修订《逃犯条例》?
04)请解释贵会facebook专页为何…05)…06)…07)…08)……

2022年1月21日星期五,“记协”主席陈朗昇称“无事不可对人言”,会详细回答“职工会登记局”的查询。

很明显,“职工会登记局”是打算以下列两条罪,来取缔“记协”:
1)滥收会员,涉嫌违反了自己的宗旨与章程,也涉嫌违反了《职工会条例》。
2)从事一些跟“行业待遇、权益、福利与发展”无关的事情,涉嫌违反了自己的宗旨与章程,也涉嫌违反了《职工会条例》。

首先,全港工会都归“职工会登记局”监督和管理,全港工会(包括记协)都有定期向“职工会登记局”递交监督和管理所需的所有文件,“职工会登记局”每年亦都会派遣副局长探访全港所有工会(包括记协);笔者必须质疑,“记协”1968年成立至今已经54年,难道这54年间,“职工会登记局”都没有发现“记协”违反了自己的宗旨与章程吗?都没有发现“记协”违反了《职工会条例》吗?如果“记协”真的违了规,“职工会登记局”为什麽不一早出声?“职工会登记局”每年探访“记协”时,为什麽又隻字不提呢?为什麽突然间今天才提出质疑呢?

是否因为中共要打死“记协”,所以“职工会登记局”必须要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本来冇红线,也要画出条红线,也要重新釐定犯法的准则,所以今天才提出质疑呢?

如果“记协”真的违反了自己的宗旨与章程,为什么八百多个“记协”会员,都没有一人要求召开特别会员大会,群起而声讨之?是否因为“记协”不但根本没有违反自己的宗旨与章程,而且还得到会员们的普遍支持呢?

“职工会登记局”今次既然要霸王硬上弓,为何不直接以“欲加之罪”把“记协”取缔之?为什麽还要“记协”自我评估、自我招认呢?还是痴心妄想,期望公众会误以为政府做得合情合理吗?

“教协”已死,相信“记协”也命不久矣!问题是,特区政府必须要详细交代死因,中共也必须要详细交代死因,违规准则为何?红线在哪?否则,势必引发新一轮的职工会自行解散潮(半年前“职工盟”已经率先解散!),不但阻碍小市民依正途争取劳工权益,更加不利特区管治,削弱香港的繁荣与稳定,中共和特区政府,必须三思!谢谢!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选民:侯镇安
2021.1.24
(本文为公开信,并无版权,欢迎自由转载和广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