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午集团资产遭低价拍卖 孙大午之子向习近平发公开信

0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    法新社视频截图

河北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去年七月遭中国当局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并在近日传出资产遭低价拍卖。孙大午之子孙福硕以及大午集团全体集资参与人日前相继发表公开信,引发外界关注。

孙大午的次子孙福硕在一封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公开信中,描述他们近年来的遭遇是场“噩梦”,以及他疑惑“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为何被夸大、异化为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指这种敏感化、政治化、妖魔化的背后,是否隐藏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午集团航拍图。(微信@李寻的酒吧)

大午集团航拍图。(微信@李寻的酒吧)

司法机关“杀鸡取卵、赶尽杀绝”

根据维权网刊载的信件内容,孙福硕在公开信中写道:“对于大午案有中央领导批示的传闻,虽然我坚决不相信,然而,我却无法解释大午案被政治化敏感化妖魔化的魔幻现实,以及大午遭遇的种种不同寻常的对待。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给您写信,请求您的关注”。

孙福硕在给习近平的公开信中,指他们面临高碑店法院勾结河北新发地公司,借执行为名,以整体低价贱卖的方式,意欲鲸吞大午资产的绝境。

上周二,河北高碑店法院发出拍卖通告,称将在4月14日对大午集团的资产进行拍卖,而集团至少51亿人民币的资产,估价却仅为6.86亿人民币。集团内的管理人员曾对本台表示,大午集团28家子公司只被评了3.4亿,此外集团无形的资产都没有被算进去,外界异议这是官方强夺大午资产,出于政治目的打压民营企业。

大午集团全体集资参与人在4月5日也就此发表声明,表示对于大午集团被低价拍卖“深感震惊、痛心和担忧”,坚决反对法院以整体贱价拍卖的方式处置大午,呼吁法院紧急叫停4月14日的拍卖,并指司法机关采取“杀鸡取卵、赶尽杀绝”的强制执行方式,不仅是对企业和员工的极度不负责任,也损害了集资参与人的利益。

在澳门大学前教授程铁军看来,这些呼吁无法对孙大午案带来有效的帮助,结果并不乐观。长期关注孙大午案的他接受本台访问时说:“这样做的结果,我们也只能预期,不管你抗议也好、发公开信也好,有实力也好,都没有用……”

孙福硕在公开信中写道,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被有关部门收监,会不会被“寻衅滋事”,但唯有通过公开信的方式,才能把声音发出去。对此,程铁军也对孙福硕以及全体集资参与人的安全感到担忧: “因为这个公开信被抓,那随便找个理由,可以啊。(当局可以说)干扰法院依法拍卖,你干扰这个行动,本身就违法……(当局)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个像样子、自圆其说的法律,随便拿个法律,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

民营企业家的尽头

在他看来,大午集团在河北发展成功,不仅声誉好,也受到当地民众爱戴。孙大午除了敢言,更是注重劳资共和,且为人正直、不愿行贿官员。孙大午曾仿照“三权分立”模式,独创“私企立宪”,建立“私有、共治、共享”的私营企业,实现有差别的共同富裕理想。程铁军说,大午集团即便在发展中可能出错、不够完善,但都不是铁罪,但当局用如此“蛮横”的方法,将使中国民营企业走下坡。

“这种不明不白、违法任意、胡作非为这样来拍卖,所谓打个司法的旗号把一个民营企业毁掉,对全国就是一个坏示范,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后遗症。”程铁军说。

2021年7月,孙大午被河北高碑店市法院以“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等8项罪名判刑18年,并罚款311万人民币,并曾传出他遭到酷刑对待。此外。他的儿子、两个弟弟及集团19名员工也被判刑。同时,企业被法院判处3亿元罚金,并被追缴14亿元。

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认为,孙大午是改革开放最好的模范,但显然中国当局无法忍受,一个民营企业家具有如此的资产、民望,同时还有如此的思想。

“孙大午案也不是一个孤案,中国民营企业家被判罪的比例非常高,也就是说明,民营企业家的境地是非常危险,随时政府可以找一个名字,把你送进监狱,然后把你的资产抢了。”曹雅学告诉本台。

曹雅学在去年曾撰文,指大午案注定具有时代标志性质,“2003年,中国的统治者似乎还需要孙大午这样的民营企业家继续搞好企业。到了2021年,也许他们在用不同的眼光打量民营企业家。 ”她感叹,孙大午案告诉社会,“民营企业的尽头就是孙大午”。

记者:陈品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