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大秘徐鸣真正的罪名应该是“妄议中央”

0
41

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被提起公诉(Public Domain)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本周一刊登和播出的《主奴关系彻底错位的傅政华与孙力军》一文,分析和介绍了习近平当局指控傅政华的严重罪行之一是这位曾经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和司法部长“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形成严重安全隐患”,并预告了在本篇文章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具体分析,所谓“形成严重安全隐患”指的到底是什么。但因为日前,中共刚刚对外宣布了薄熙来大秘徐鸣被“提起公诉”的消息,所以有必要把对中共政法部门被迫“刀刃向内”的系列介绍和分析文章暂时中断,先在本次和下次节目里重点介绍一下徐鸣其人其事,以及外界最为好奇的徐鸣是怎样“妄议中央”的。

本月7日,中共最高检宣布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被提起公诉之后,中国内地众多网络媒体立刻以《“老虎”徐鸣被公诉:当上处长就开始敛财,曾是薄熙来下属》为题大肆渲染,说是徐鸣曾在商务部、重庆工作,仕途履历与落马“大老虎”薄熙来多有重合,担任过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

据检方指控,徐鸣涉嫌两罪——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检方还特别强调,离职后,徐鸣还利用原担任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等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大肆敛财。

出生于1958年的徐鸣,当年是和李克强同在安徽省凤阳县当知青。恢复高考后,李克强凭过硬的高考成绩进入了北大;徐鸣则凭自己父亲在县武装部的影响力,当了一个“后门兵”。不过,非常善于钻营的徐鸣当兵之后还是给自己觅得了到军队院校“进修”的机会,并因此有了学历。

转业之后的徐鸣在中共原国家经委、原国家计委、原国务院经贸办、原国务院经贸委及商务部工作。与薄熙来结识并成为其政治知己,都是在2004年2月,薄熙来调任国务院商务部长之后发生的。

当时,因时任商务部长吕福源罹患癌症、难以履职,中共中央决定薄熙来进京出任商务部部长、党组副书记。同年5月,在吕福源病逝后,薄熙来又接任商务部党组书记一职。

当时的徐鸣还只是该部的市场体系建设司的副司长。薄熙来到任半年后,即将他原地提拔为正司长;一年多后,又安排他在这个司的司长职务之外,再兼任该部的政策研究室主任。

2006年3月,徐鸣又被薄熙来安排调任商务部综合司司长。

当年有报道说,薄熙来在商务部任职期间的颐指气使令当时分管商务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与其交恶,并在2007年以“裸退”阻止薄熙来接任其副总理职位。

笔者并不认为当年吴仪的所谓“裸退”与薄熙来的升迁与否有什么必然联系,因为比胡锦涛和温家宝都要年长4岁的吴仪,到2007年召开中共十七大时已经是69岁,本该“裸退”。比她还年轻一岁的曾庆红,不也是在十七大上“一退到底”的吗?

不过,当年把薄熙来从辽宁省长和省委书记接班人位置上调任国务院商务部长,而薄熙来本人也欣然前往的幕后考量,确实是要朝向国务院副总理,然后再是接班总理的方向发展的。

图片: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薄熙来出席听取判决。 (法新社图片)

图片: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薄熙来出席听取判决。 (法新社图片)

持续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都知道,一直到2007年初习近平被安排从浙江省委书记调任上海市委书记之前,李克强都还是胡锦涛总书记接班人的第一候选人。而当时外界媒体在把关注点集中在“小胡锦涛”李克强身上的同时,也对薄熙来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按照维基百科的说法:薄担任商务部长所推行的政令显著抬升他的国际形象,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外表英俊、口齿伶俐、处事豁达的薄从市政官员擢升为中央政府官员,受到媒体的大肆夸耀,这提升了他的“政治明星”地位。薄的政治形象被认为背离了北京领导层的严肃和保守。年轻活力、亲近民众、受到女记者欢迎的薄在政治上的崛起,堪比美国前总统肯尼迪。

而按照徐鸣在重庆追随薄熙来期间在其朋友圈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当时的薄熙来是未来国务院总理的说法,至少在商务部系统里已经是无人不信。而薄煕来自己也是这样为自己设计的。

按照徐鸣当年的说法,薄熙来一直都认为与李克强相比,自己不具备年龄优势,最有可能的就是自愿屈居李克强之下,在未来的中央接班梯队里出任二把手。这就是为什么,当初的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在登门看望薄一波,并顺带与薄熙来谈话时,他非常愉快地接受了“中央安排”,从辽宁省长位置上调任国务院商务部长。

而为什么虽然比李克强年长两岁,但从政之后的级别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低于李克强的习近平居然“后来居上”,不是本篇文章所要重点讨论的内容。简单概括就是,当把习近平培养为总书记接班人成为“党内共识”之后,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原本为李克强安排的政治前景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如此说来,不是因为习近平的“后来居上”,断了薄熙来接班总书记的梦想,而是习近平取代了李克强的总书记接班人地位之后,也就断了他薄熙来接班国务院总理的可能。

回顾2013年8月,薄熙来在法庭上的抗辩内容。按照当时《纽约时报》的专题报道文章的介绍和分析:北京——一名旁听审判的人士书面记录的共产党倒台政治明星薄熙来的最后陈述显示,在审判的最后阶段,薄熙来否认自己试图颠覆党对最高领导人的选择,或为自己攫取广泛的新权力。他的这番言论尚属秘密。人们可以从这部分发言中瞥见权力斗争的场景,许多人认为,这样的斗争正是薄熙来于2012年遭到清洗的幕后原因。

当时《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文件记录了这番言论,以及未出现在庭审记录中的其他一些内容。薄熙来在证词中,否认自己图谋成为总理。这份记录了薄熙来最后陈述的文件是前述庭审列席者凭记忆写下来的。当局邀请了大约110人旁听,此人便是其中之一。前述了解庭审情况的人士证实,这份文件的确是列席法庭的人写的。当时,这份文件在一小群同庭审列席者有联系的人当中流传。

“说我有做总理之心,”文件称,64岁的薄熙来说,“这完全是不实的。众所周知,十七大以后,党中央已经确定,由李克强同志担任总理。”

这时,法官打断了薄熙来的发言,显然是意识到薄熙来触及了敏感内容。

《纽约时报》当时的这篇文章还分析说:正如薄熙来所说,李克强是总理人选的事实在2007年年底的十七大上即已得到体现。十七大前后,薄熙来在包括25名成员的政治局获得了一席之地,并被党领导人选为中国西南城市重庆的市委书记,人们普遍认为,此举是为了不让他在2012年竞争精英机构政治局常委会的席位。

日后有人认为,《纽约时报》当时的这篇分析报道文章中所谓“了解庭审情况的人士”不是薄熙来的大秘徐鸣,就是薄熙来的兄弟姐妹。而笔者认为,当时的庭审有薄氏家人被允许参加是肯定的,但当时已经被从重庆调回北京,出任了粮食局副局长的徐鸣应该不会被允许到场。

不过,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也确实有消息人士告诉笔者,当初徐鸣在自己的家人都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前提下,仍然愉快地接受了薄熙来的“建议”,跟随薄熙来到重庆任职,就是因为薄熙来原本计划的从国务院副总理再到接班总理的晋升之路已经被断绝,外放重庆5年后回到北京,也不会再去染指国务院。意思是,他徐鸣如果继续留在国务院系统,薄熙来已经是爱莫能助。但是,如果他徐鸣愿意去重庆的话,其政治前景完全是薄熙来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的。

薄熙来是在200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并被任命为重庆市委书记的。半年后徐鸣前往,先是被委以重庆市委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职务,具体扮演的角色其实就是薄熙来身边的一秘。按照商务部人士的说法,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薄熙来在重庆任职期间,每次回北京开会,无论随从多少,徐鸣和张晓军都是必不可少的。张晓军就是那个薄熙来夫人薄谷开来毒杀自己英国洋情人海伍德的从犯。

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Public Domain)

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Public Domain)

2010年6月,薄熙来下令让时任重庆市委常委、秘书长范照兵改任市委统战部长,将徐鸣提升为重庆市委秘书长,并继续兼任市委研究室主任和市直属机关党工委书记。半年后,中组部批准晋升徐鸣重庆市委常委,官至副省部级。

薄熙来倒台之前的2011年12月,薄熙来又令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兼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的翁杰明与徐鸣进行职务互换,目的是给徐鸣的从政简历再添光彩,为晋升正省部级做政治热身。

照理说,薄熙来于2012年初倒台之后,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兼秘书长翁杰明比已经不担任这一职务的徐鸣更容易被直接牵连,但就是因为张德江到重庆接替薄熙来市委书记职务后,识时务的翁杰明不但第一个表态要与薄熙来划清政治界线,而且还抢先揭发,甚至不惜编造一些薄熙来“意图抢班夺权”的黑材料,并因此促使习近平下定了将薄熙来“一棍子打死”的决心。

而当时的徐鸣则不然,虽然在常委会上也是以“自己和薄书记只是正常的上下级组织关系”来开脱自己,但他一口一个“薄书记”触怒了主持会议的张德江,当场提醒他薄熙来已经不再是“书记”了。但被张德江警告之后的徐鸣仍然是一口一个“薄熙来同志”,并称中央决定只是“停止薄熙来同志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所以重庆市党的会议上也应该仍然称薄熙来为“同志”。

而这正是当时的重庆市委秘书长翁杰明能够被继续保留市委常委职务,而徐鸣则被张德江逐出重庆市委常委会的最直接原因。

而日后的徐鸣被调回北京,虽然被任命为一个只是副部级建制的粮食局副局长,但被特别宣布保留副部级,足以证明当时的徐鸣虽然“态度不好”,但确实没有被张德江及中纪委找到与薄熙来有所谓“非组织关系”的任何证据。

众所周知,当年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王立军和徐鸣是他手下的“哼哈二将”,前者负责“打黑”,后者主抓“唱红”。

现如今,王立军已经在监狱里服刑10年,而徐鸣才刚刚进去。王立军的罪名是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和受贿,合并执行的刑期也只有15年;而如今的徐鸣虽然只有一项受贿罪,但一句“数额特别巨大”,即已经预示着他面临的下场是轻则无期,重则死缓。而且经济犯罪如果被判死缓的话,必定还会附加“终身监禁”。

不过,因为曾经的薄熙来大秘的敏感身份,如今的徐鸣虽然被以受贿的刑事罪名起诉,但我们不能不怀疑,他真正的“罪行”应该是“妄议中央大政方针”才对。具体的分析内容,留待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