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上海奥密克戎新冠疫情零死亡质疑

0

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上海静安区的一个测试点看着居民做新冠病毒测试。(2022年4月4日)来自美国之音

提要:在统计新冠死亡人数上,中国的算法和包括美国、香港在内的国际通行的算法是不一样的。如果中国按照国际通行的算法做统计,中国的新冠死亡人数一定会比现在中国自己公布的数目大得多。

根据当地政府发布的疫情通报,上海目前15万阳性,重症一个,零死亡。

按照上面的数据,这次上海爆发的奥密克戎新冠疫情,重症率和死亡率比一般的流感还低得多。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重症率和死亡率如此之低,当局为什么还不放开,与病毒共存?为什么还要严防死守,动态清零,搞得如临大敌,戒备森严,劳民伤财,鸡犬不宁呢?

老人是高危群体。上海市65岁以上老人有400万,其中有82万人超过80岁。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最近几周,上海浦东的东海老年护理医院至少有20名老人死亡,但没有透露死因。我们有理由推测,上海其实也是死了人的,只不过没算进新冠死亡病例。

3月18日,吉林新增死亡病例2例。3月19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介绍,吉林新增的2例死亡病例,其中1位是高龄,另外1位年纪也超过60岁,都合并严重的基础疾病;其中1位没有接种过新冠肺炎疫苗。焦雅辉说,这两人新冠肺炎的病情本身不重,是轻型,直接的死亡原因是由基础疾病导致。

焦雅辉这话的言下之意是,这两个死者其实都不该算进新冠死亡病例,因为他们都是老人,他们的直接死因是严重的基础疾病,他们得的新冠肺炎都属于轻症,连重症都不是。
这就揭示出上海零死亡的奥秘了。原来在上海这轮新冠疫情中,只要感染新冠而死的人,如果其直接的死亡原因是由基础疾病导致,那就不算进新冠死亡病例。
美国不是这么算的。在2020年4月8日的白宫冠状病毒新闻发布会上,白宫应对疫情小组成员德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说,有些国家报告冠状病毒死亡人数的方式不同,但在美国,如果你在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情况下死亡,即使有其他原因导致你死亡,你也会被算作大流行病的受害者。伯克斯说:“If someone dies with COVID-19 we are counting that as a COVID-19 death”。
很明显,美国的算法要比中国的算法宽泛得多。因此,同样的情况,照美国的算法,新冠死亡病例的数目会很大;而照中国的算法则会很小,甚至为零。
我们知道,在统计流感死亡人数上,中国和美国的算法就不一样。美国的标准很宽泛,除了流感死亡外,凡是因流感而加重病情导致的死亡也算流感死亡。比如一位肺病、或心脏病、糖尿病重症病人,死前患了流感,那么他的死亡就会挂在流感死亡的账上。中国则不然。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处呼吸道传染病室主任冯录召说:“流感会引起肺炎等严重并发症,也会加重患者本身的其它慢性疾病,这部分死亡的患者(在中国)不会将其归为流感致死,而是以其并发症为死因,例如会归咎于肺炎、慢阻肺、糖尿病并发症等。”
如果你光看中美两国公布的流感死亡的数据,你会发现,美国的流感死亡人数比中国大得多。中国一年死于流感的只有200余人,美国一年死于流感的多达2万-5万。考虑到美国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那么每年美国因流感死亡比率是中国的800余倍!但是这种比较是不说明问题的,因为两国对流感死亡的定义或标准不一样。如果中国按照美国的标准去统计,中国一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就远远不止200余人了。根据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课题组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在2010-2015年,中国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关的呼吸死亡。注意,这个将近9万例的年均死亡并没有包括流感引发死亡的另一个主因:心脏病。如果再加上流感引起的心脏病死亡,数目就更大了。据上海红枫国际妇儿医院官方网站披露:“中国疾控中心调查了中国流感死亡人数比例:每年因为流感引起的死亡人数,北方是万分之1.8,南方是万分之1.1。乘以13.6亿人,中国每年因流感引起的死亡人数在20万左右。”这就是说,如果按照美国的算法,中国一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其实比美国更多,即使按比例算也比美国更高。
在统计流感死亡人数上,中国的算法和美国很不一样。同样的,在统计新冠死亡人数上,中国的算法和美国也是很不一样。美国的算法是国际通行的算法,包括香港也是这么算的。这就是说,中国公布的新冠死亡数据,和其他国家与地区公布的新冠死亡数据,没有可比性。这也就是说,如果中国按照国际通行的算法做统计,中国的新冠死亡人数一定会比现在中国自己公布的数目大得多。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