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仁卓嘎:1989年后中共反美宣传笑话档案

0

研究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我们不得不研究1949年以后中共官方媒体对美国议题的文宣与报道指针。中国外交部喊了多少年“美中之间要人文交流”,“合作对话”,“管控分歧”。中国官方外宣电视频道甚至与中文内宣宣传方针相反,在2018年-2019年美中贸易战导致中文舆论宣传指针已经明确指向“斗倒批臭美国”时,同时期在其英文外宣喇叭上释放与中南海内部权力斗争局势相左的虚假讯号:当时CGTN制作了多部邓小平与美国有关的纪录片,并邀请中国所谓的“国际问题专家”介绍邓小平的遗产。而事实上,邓小平家族早已在高层被斗倒了。

1950年代初,韩战期间,由于向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制播“主打客观公正报道”国际时事内容美国之音中文广播及时客观地报道韩战消息,美国之音在中国听众间颇受欢迎。彼时,上海的各家报纸已消失了民国时期可以直接翻译介绍丰富多彩的外文电讯内容的“外电稿件直译权”,以及披露官方失职行为的监督权,所有国际新闻内容一律转播新华社稿件(该新闻管控模式持续至今天,一直是中国报业的运作方法)。造成了美国之音的收听率在中国大增,动摇了官媒的洗脑作用。于是,中国开展了批判“美帝国主义喉舌”美国之音广播的运动。此后,至基辛格访华,美中关系有所改善时,中国也只是在宣传上把“反美”的调子调低,而不是关闭。

在美国广播内容的干扰工作上,大批判美国之音后至改革开放,中国长期在中国内地设置广播干扰装备,干扰大洋彼岸传来的自由民主的讯息。但是,干扰机的覆盖度不包括新疆和雪域藏区,因为一直以来中共没那个技术和资金把干扰机覆盖范围延伸到那里。直到1990年代江泽民筹划“西新工程”,到1998年左右新疆和藏区才开始实现干扰“民族语言敌台”。

已故中共元老万里就是美国之音的爱好者,1978年以后,当时中国政治形势走向纠正文革错误,万里不再担心因为收听美国之音被红卫兵批斗。他打开收音机后,发现喇叭里依然是“锣鼓喧天”,影响了他的收听效果。于是他当年下了指示“这个美国之音就不要干扰了,谁想听就听罢!”。万里命令停止干扰美国之音的往事,也成为了六四后强硬派指责“境外中文广播尤其是美国之音” “造谣煽惑”激化1989年天安门民运的一大原因。

随着改革派在党内失势,万里的命令被撤销。中国不仅重新干扰美国之音中文广播,并采用了更大的层级封堵后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广播信号。

1989年后,伴随着强硬派鼓噪“反和平演变”(具体怎么做的请读者浏览我在北京之春的专栏独家解密内容)。中共在对美宣传方针上重新回到了1950年代的那种偏见式地狂写负面内容模式。力图对中国报刊读者抹黑美国形象,因为中共惧怕美国民主精神征服中国的下一代。(事实上中国如果“西化”,是中国民众可望而不可即的福分,中国政治文明现在已经只剩下高于北朝鲜,土库曼斯坦了)

这一政策转向,并不是中国驻外记者们自己看到美国民主的不足之处而写出的客观公允的批评报道。而是服务于宣传机关的方针。

其实,1990年代,香港的政论杂志早已披露反美宣传战的真相。只不过中国人太年轻太天真,不了解罢了。笔者引述一下我存放的纸质档案,也是笔者曾经最爱看的香港政论刊物《争鸣》1994年5月1日出版的一期。

当时,香港杂志《争鸣》就报道了军方强硬派要对美国采取强硬立场的消息。因此,美中敌对不代表中国全部的民意。只是党政军强硬派的“民意”。

随着邓小平1992年交权后无法掌控后六四时期中国风雨飘摇的局面(当时中国失业率很高,公务员都已经欠工资了,如不是吃了2001年西方给予的“入世”恩惠,中国早就爆发内战“内乱裂变”了)。军方公然干涉中国外交和宣传指针。把美国抹得一片漆黑。

中共军委高级将领说:“根据美国称霸全球的战略,目前主要对手是中国,它干涉中国内政,颠覆中国国家政权和遏制中国的发展”。

接替阎明复的新任统战部部长丁关根谈了宣传工作“美国的反华战略在于扼杀中国的社会主义,使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国,美国以人权干涉中国内政,它以意识形态来论是非,是一种颠覆战略,美国支持并利用中国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从事颠覆和煽动活动”。

于是乎,中国官媒,无论内宣外宣,开展了一大波反美宣传战。自此,中国媒体上的美国从1980年代的美丽之国变成了“黑暗之国”,官媒尤甚,一遇到美国的有关报道就是黑暗无比,事实上,赤色国家的对敌宣传,永远以自己的真实侧写为方针。还记得当年炒作的“占领华尔街”,就是以中国贫富差距为侧面宣传为角度而写的吗?

1996年,“中国日报”一篇报道就没有任何根据地炒作“美国以黑人儿童来进行人体实验”。

1990年代,中国官媒还曾挑“美国离婚率比中国高”来说事儿,殊不知欧美国家妇女权益高于中国多少倍才有这种现象?!

当Covid蔓延全球后,当局再一次把1996年的老手法拿来再发一遍,别以为没有历史学者揭你们的短。

虚伪无知,跪承上意,不知道真假讯息的差别无脑就播,这就是你们中国“妓者”的真实写照。

【本文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