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虎狼

0

【按:我在《鬼推磨》中,特别写了「人与坦克」一节,提到邓小平一个讲话,今天居然出现在网络上,证实了我对他的「虎狼」定性:他运筹在先,失踪十四天,去调动野战军和坦克机枪,杀进首都血洗长安街,却第一次露面,就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声称「坦克压过去」如何如何,此谓虎狼也!共产党统治中国,一向暴虐之后施笑脸,然后涂抹历史,消灭证据;再往下,就要发展经济,「把生活搞上去」,这次邓屠夫更胜一筹,搞起「韬光养晦」,连带把欧美也一道哄骗至今,中国快速成世界超强。顾炎武称「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肉食者,即虎狼也。 】

六四大屠杀后第五天,一九八九年六月九日,邓小平首次露面,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他有一个讲话,其中特别提到“坦克压过去”,他说:

『这次平息暴乱中,我们那么多同志负了伤,甚至牺牲了,武器也被抢去了,这是为什么?也是因为好人坏人混杂在一起,使我们有些应该采取的断然措施难于出手。处理这件事对我们军队是一次很严峻的政治考验,实践证明,我们的解放军考试合格。如果用坦克压过去,就会在全国造成是非不清。 』

这个细节刺目地披露,即便是决策杀人的屠夫,也在顾忌“坦克会不会碾人”;或者他已经被告知镇压中发生了“坦克碾人”,而故意在第一时间欲盖弥彰?

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出身,后来成为“六四”屠城研究开拓者的吴仁华,亲身经历了极恐怖的场景。 6月3日夜晚他留守在天安门广场,与千名学生面临屠杀之夜,“广场枪声不断,天空就像放烟火”,直至清晨6点,他随学生由广场撤退到西长安街六部口一带,遭遇戒严部队坦克从后面追赶上来,“坦克行驶的声音非常大,地面都在震动。大家都说‘坦克来啦,坦克来啦’。”吴仁华回忆,他们快速地翻过路边铁栏杆,逃过坦克追碾,却也有一些落在后面的学生,躲避不及,被坦克当场辗死:

『我看到很多学生遗体躺在自行车上,现场非常血腥,非常震撼,太让人愤怒。我当时想,如果手里有原子弹,我一定抱着它冲去跟决策者同归于尽。 』

他清楚记得,那辆坦克的编号是106号。吴仁华早上10点钟回到政法大学,看到教学大楼前摆放五具血淋淋的学生遗体。他跪下放声痛哭,这一刻,塑造了他的后半生,他将余生用来发掘真相、追讨凶手,三十年里完成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三部著作。

由肖强主持的《中国数字时代》的“六四档案”收录一篇署名“雨源”的文字《“六四”坦克碾人真相》,记录“六部口毒气弹,五个被碾死的学生”,恰好是吴仁华目击的一个旁征:

『我隐约能听到六部口对面的哭声。我壮着胆子从最西面的坦克前绕了过去,来到了六部口十字路口的西南角。当时到处都是哭声,待我走近一看,我一下子呆了,眼泪就象流水似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坦克附近的情形太惨了,我实在控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五个被碾死的学生横乱地躺在靠近人行道的柏油马路上。最西面的一个离人行道二米多远,头朝着西北仰面躺着,脑袋中间开了个大洞,象豆腐脑一样的白脑浆,参杂许多红血丝向前刺出一米多远。另外四个倒在他的东面更靠近人行道的地方,其中两个被压到了自行车上,和自行车黏到了一起。 』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1月29日报导,加拿大国家图书馆和档案馆最近解密了大量有关1989年“六四”时期的文件。加拿大解密文件中一批外交备忘录,描述了该国驻华使馆官员掌握的部份屠城情况,当中包括一名老妇跪在士兵们面前为学生求情反被杀害;一名男孩拖着一名抱着两岁孩童的女人逃走时被坦克辗过。根据记录,军队一度杀红了眼,“士兵不断开机关枪,直到弹药用尽”,甚至“有坦克掉头,将示威者辗成肉酱”。

人与坦克,成为「六四话语」中最为血腥、也最为本质的内容。北京体育学院学生方政,也在六部口被坦克碾断双腿,1989年6月4日凌晨,他和一个同校女生正从广场和平撤退:

『忽然传来很多的爆炸声,正好在我身边也有爆炸物爆炸了,然后就升起一团来两三米直径的浓烟,事后我才知道这是一种毒气弹。我身边的女同学就站立不住了,摔倒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她往路边,人行道那边转移。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余光看到,有辆坦克很快地向我们开过来,正对着,很快得逼近了我。坦克前面的炮管,都快到我头上了。速度很快,想躲闪就已经来不及了。我自己就感觉到一种很沉重的压力在身上,整个身体有一种紧缩的感觉 ,被轧上了。当时还有点意识,坦克的履带绞住了我的腿和裤子,拖行了我一段,震动了几下以后,我从坦克上掉下来,滚到了马路边,后来就没有知觉了。 』

1989年6月4日,长安街上,一名中国男子,身着雪白的衬衫、手提两个购物袋,独自一人,只身阻挡迎面而来的十几辆坦克。

《美联社》摄影记者魏德纳(Jeff Widener),此刻正在附近一家酒店的阳台上,立刻按下快门,捕捉到这一对峙画面。当时坦克试图转向绕过坦克人,但距离很近几乎要从他身上碾过去。有关这一交会瞬间的影像,成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照片之一,“坦克人”成为六四事件和八九民运的象征,他也在全球范围内成为自由和反抗的象征,在照片、电视节目、海报和T恤中成为永恒。

但是直到三十年后,“坦克人”仍是一个谜。 “正是坦克人的神秘使他得以永久存在——这让他成为许多西方价值观与希冀的符号。”美国路易克拉克大学(Lewis & Clark College)副教授珍妮弗•赫伯特(Jennifer Hubbert)说。

中共“六四”大屠杀死亡人数至今是谜。去年6月,香港《壹周刊》在翻查当年美国白宫的机密档案中,发现华府曾透过中方戒严部队线人,获悉了中南海内部文件,评估“六四”死伤民众多达40000人,当中10454人被杀害。

华府的机密档案点名称,中共第27集团军要为流血负责,“六四”凌晨这支军队持最具杀伤力武器,在天安门广场见人就杀。

2013年4月,前苏联关于中共“六四”档案解密文件显示,“六四”大屠杀死伤 3,000人。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