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的统一之路(中)

0
 温骏轩 地缘看世界 2022-05-16 10:15

作者:温骏轩

朱元璋的统一之路(中)
1

信仰还是很重要的,不管是什么形式的信仰。元朝末年的遍地狼烟中,要说格局和野心,头裹红巾、喊着“弥勒佛下生”口号的红巾军表面看是最大的。无论“弥勒佛下生”还是“明王出世”的口号,打的都是建设一个新世界的旗号,都把元朝彻底描述为黑暗世界的代言人。

这样的初始设定,使得出身于红巾军系统的起义首领们,很难与元廷共存。要是哪个首领想学方国珍和张士诚,那他就得先向那些信徒们解释,自己怎么就“弃明投暗”了。
刘福通建立的“韩宋”政权,并不是红巾军唯一的共主。在二人挑动黄河天下反后,各地打着弥勒信仰、红巾军旗号举事的人很多,有些选择了自行其事,有些选择了背靠大树好乘凉。除了“韩宋”这棵大树以外,还有湖北人徐寿辉建立的“天完”政权。
“天完”这两个字很有意思,你仔细看是不是在“大元”的头上加了个盖,有力压大元一头之意。
不过虽然元史和明史里都记录着徐寿辉建立的政权叫“天完”,但其它史料和出土文物都证明,徐寿辉建立的政权也是以“宋”为名。这件事说起来有一点微妙。按刘福通的计划,是把韩山童宣传为宋徽宗的后裔,然后直接打出复宋旗号建国的。结果还没正式举事,韩山童就被收到消息的官府给扑杀了。
虽然韩山童的死,并不影响刘福通等人接下来的动作,但没了韩山单这个假赵宋皇族做招牌,正式的的国号一时就打不出来。一直到四年后,刘福通在徐州的山里找到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才在淮北的亳州拥立为帝,算是正式把国给立了起来(公元1355年2月)。此时距离徐寿辉称帝(公元1355年10月)已经过去了三年多时间。
元朝是异族出身,为大宋招魂可以笼络更多的民心。这个道理刘福通懂,布贩子出身的徐寿辉也懂。见刘福通这边失了先机,徐寿辉那边才赶紧抢了个先。为了把这两个抢夺大宋资产的政权区别开,后世研究者就把这两个红巾军建立的政权,分别称之为“韩宋”和“徐宋”。
至于说徐寿辉建立的政权到底是有个“天完”的别名,还是朱元璋授意这么叫的,这已经成为一桩公案了。从逻辑上说,朱元璋因为出身于“韩宋”政权,的确有动机不让徐寿辉的政权也叫宋,以免混淆自己的出身。遵循传统,也为了更好的区分,我们还是把徐寿辉这支红巾军称之为“天完政权”好了。
不管怎么样,元朝末年存在两个以弥勒信仰为纽带的红巾军主系统都是明确的。一般会分别把它们称之为“北方红巾军”、“南方红巾军”;也有认为称之为“东系红巾军”和“西系红巾军”更准确。

Image

按南、北方位来划分红巾军体系并没有问题。你要是去看两股红巾军的背景,会发现它们之所以各成体系,是因为依附着不同的水系。简单点说,韩宋政权可以说是“黄河红巾军”,徐宋政权的背景是“长江红巾军”。受韩山童、刘福通鼓动举事而愿意加入这个体系的红巾军,与受黄河水患影响的区域高度重合。这倒也很好理解,韩宋的煽动民意的童谣就是“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嘛。
像郭子兴、朱元璋他们选择归附韩宋,与北方红巾军捆绑在一起,也是因为淮河在元朝已经成为黄河水系的一部分。大家对因黄河而起的那些天灾人祸感同身受。
2

“挑动黄河天下反”这个口号在江西、湖南、湖北乃至四川这些长江流域地区,就没啥吸引力了。然而白莲教本就发端于南方,在宋元之际的南方有着很强的群众基础。这种情况下,南方的长江流域就有机会自己推出个代言人来争夺天下。

人都是需要有搭档的,河北人韩山童选择和了淮北人刘福通合作;湖北人徐寿辉则选择了和江西人彭莹玉合作。彭莹玉这个人是很值得一提的。天完政权的创建者与其说是徐寿辉,倒不如说是彭莹玉。
朱元璋是半路出家,彭莹玉则是一出生便被送到了寺庙,十岁时正式出家,十五岁起,就开始以行医为掩护,传播弥勒信仰。虽说白莲道人不用出家就能做会首,还能结婚生子代代相传,但彭莹玉作为一个自幼生长的寺庙的出家人,传起教来肯定比韩山童要更有信服力。
出来做大事,要么有理想,要么有野心。如果说朱元璋有的是野心,那彭莹玉则更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看起来是真的想建立一个佛国。早在公元1338年,彭莹玉就已经在老家江西宜春(时名袁州)搞过一次五千人规模的起义。比刘福通他们还早了13年。这次首义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起事者前胸后背都写着一个“佛”字,以求弥勒佛保佑。
起义失败后,彭莹玉带着信徒辗转江西、安徽、湖北、湖南等地传教,又策动了几次起义,都以失败而告终。不过影响力倒是越来越大,他的跟随者在当时被称之为“彭党”。为了增强凝聚力,到淮西传教后,彭党骨干都在名字中间加了个“普”字,什么赵普胜、邹普胜、况普天。你要在那段历史中看到名中带“普”字的人物,肯定都是彭莹玉的门下。
之所以说彭莹玉是个理想主义者,是因为他每次举事都不自己称王,只做助攻。比如在老家那次,扶植的是自己的信徒周子旺做首领,国号则叫作“大周国”。徐寿辉在湖北举事时,彭莹玉正在淮西传教。听到徐寿辉举事的消息后,彭莹玉当即带着信徒前往支援,一起建立了天完政权。
初创时期的天完政权,说是“徐家天下彭家党”并不为过。从意识形态到组织结构,都是彭莹玉帮着设计的,主要官员也都是“普”字辈的彭党,比如太师邹普胜、太尉欧普祥,连最最高行政机构都叫作“莲台省”。
元朝的最高行政机构叫“中书省”,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然后再把全国划分为若干“行首”(行中书省),作为中书省的派出机构,在地方上行使职能。朱元璋后来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把这个汉代就有的中央机构给废了。“省”在中国遂变成了地方行政区的代名词。不过在日本,还是遵循从唐朝学去的传统,把中央行政机关叫“省”。比如日本的“外务省”就是外交部。
彭莹玉把中书省改名为白莲信仰味道浓厚的“莲台省”,说白了就是希望建立的是一个政教合一的佛国。不管这个理想现不现实,会不会搞成后来类似太平天国模式,但彭莹玉的确显得跟其他起事者不同。金庸老先生在《倚天屠龙记》里面,还特地为彭莹玉安排了个明教五散人的身份,为人作派也是描绘得很正派。
3

至于说为什么群众基础如此雄厚的彭莹玉,这次选了徐寿辉做共主,而不是彭党自己的成员。说出来你别笑,是因为徐寿辉长得好。按明史的记载就是“奇寿辉状貌,遂推为主”,因为惊讶徐寿辉的样貌,方推为共主。

颜值即正义这事,可不是今天才有的。以前的书生考进士,长得不好看殿试真会被皇帝刷掉。你说没道理也有道理,看相的常以“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来形容一个人长得有没有富贵之相。长得有“官相”的人,做起管理来的确更容易唬住人。
不过具体到做皇帝这件事,尤其是草根皇帝这件事,这“状貌”的标准可以就点跟大家想象的不太一样了。比如朱元璋的画像,一直以来就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一个真的可以说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另一个则是一言难尽,奇形怪状的。按东北话说,跟个鞋拔子似的。

Image

Image

结合明朝后来皇帝的画像来看,大家觉得长得特别有官相的这个才是真的。不过鞋拔子脸那个,也是官方画像,是用来发给重臣们放在家里供奉的,在明朝的相关记录里就有,并非是坊间传说清朝丑化的。之所以要这故意这么设计一下,是因为当时的人不觉得这是丑,而是认为这是异相。朱元璋和徐寿辉他们的出身实在是太草根了,这种异相能够让他们有天选的感觉。
好了,我们把注意力从脸上转回来。搞清楚天完政权初创时的“徐家天下彭家党”属性之后,这个政权后面发生的一些事情就很好理解了。天完政权的基本盘是在湖北、江西,淮西南部这些长江流域区,考虑到下游江南是全中国最富庶的地区,并且关乎大都的粮食安全,所以一开始彭莹玉就把江南作为了主攻方向,并且亲自领军突破。
公元1352年,彭莹玉手下的赵普胜、李普胜等淮西籍将领,渡过长江为天完政权拿下了江西北部及安徽南部,甚至一度攻下江南重镇杭州,形势可以说是一片大好。
Image
只可惜枪打出头鸟,徐寿辉的称帝以及彭莹玉在江南地区的攻城掠地,使之成为了元军的重要征讨对象。这个时候脱脱还没死,元朝还没乱到崩盘的地步。在元军的反攻下,天完政权旋即被迫退出江南,回到淮西和江西地区。不幸的是,冲锋在前的彭莹玉本人意外在江西战死。
彭莹玉是公元1353年初战死的。这么一个被很多信徒视为弥勒佛下生的人物,就这么死了,很多人是难以置信的,以至于后世有许多关于他其实没死的传说。不过彭莹玉肯定是死了的,刚诞生不久的天完政权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连被定为国都的湖北蕲水都被攻破。徐寿辉也只能带着残部在湖北江西交界处打游击。
好在第二年,张士诚就把元军主力的火力给吸引走,脱脱和他所整合的百万元军也因为内斗而做鸟兽散,这让包括天完政权在内的各地义军,都获得了喘息之机。
4

彭莹玉的死,昭示着天完政权1.0时代的终结。刚才我们说了,徐寿辉能当这个皇帝并不是能力有多出众,只是因为长得特别像个皇帝,天完政权一开始的实际操控机构,就是彭莹玉设立的莲台省。

由于彭莹玉的弟子,大多数是江西人和淮西的安徽人,所以特别有动力东征。结果彭莹玉一死,天完政权逐渐为湖北籍将领所控制。包括陈友谅取而代之后,留任的百官之首,彭党属性的太师邹普胜也是湖北黄州人。
徐寿辉个人能力不突出,只是因为先发优势被拥立的话,那他本人此后的命运就只有两种情况:要么继续当傀儡;要么直接被取代。
其实对于徐寿辉本人来说,这两种命运的最终结果都一样。纵观历史,但凡这种不是凭着自身能力,只是因为时势需要被推上大位者,在失去价值后都难逃一死。远有被项羽明着授意害于江中的楚怀王;近有被朱元璋暗中指示溺死江中的小明王。无非是什么时候死。
公元1355年正月,见元军主力在高邮前线瞬间瓦解,脱脱也被发配边疆,天完军在统军元帅倪文俊的率领下,攻陷了武昌、汉阳等湖北重镇,徐寿辉也被迎至汉阳再次称帝。这一举动同时标志着天完政权正式进入倪文俊掌权的2.0时代。
倪文俊是湖北黄陂人,渔民出身。从湖北人的角度来说,如果要扩张的话第一选择并不是东面的江西、安徽,而是南面的湖南。2.0时代的天完政权也的确是先向南拿下湖南。然后再沿长江两上下游扩张。其中负责向东面,也就是江西方向扩张的是倪文俊的部将,同样是湖北人(仙桃人),也同样是渔民出身的陈友凉。
拿下两湖地区,认为自己已经掌控天完政权的倪文俊,动了取而代之的念头。公元1357年九月,倪文俊在汉阳发动政变。然而天完已经立国六年,内部派系林立,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倪文俊培养出来的。因此这次政变以失败而告终,倪文俊则带军前往汉阳之东的黄州,准备与驻军于此的陈友凉合兵。
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倪文俊有这心思,陈友谅同样有。直接就伏杀了老上司,并了他的兵马,并借着这件大功成为了天完政权最有权势的人,把天完政权推进到了3.0版本。
三年后(1360年),陈友谅拿下了整个江西,并准备和朱元璋决战。志得意满的陈友谅索性就在初战告捷后,做掉了已经被他裹挟成孤家寡人的徐寿辉,自立为“大汉皇帝”,正式终结了天完政权。
5

政治就是这么残酷,你说陈友谅做的事能做吗?能做,但做的时间点很重要。称王称帝早了,不仅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还容易造成内部分裂。相比之下,朱元璋就聪明的多。渡江之后的朱元璋,曾经在徽州觅得一个与他同姓的谋士朱升,后者向他提出了著名“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策略。

遵循这一低调策略,朱元璋在政治上一直很低调。在灭了陈友谅之后,方给自己弄了个“吴王”的称号;灭了张士诚后才在南京称帝,而且还很讨巧的用了个乍一听跟“明王出世”相关的“明”做国号。不去背溺杀小明王的锅。
与朱元璋相比,陈友谅就要短视的多。事实上,纵观整个天完政权的将领,在彭莹玉之后都显得没什么大志,都没有看到统一天下的雄心。倪文俊为了割据一方,甚至一度考虑过名义上归顺元朝。只不过这个想法就像我刚才所分析的那样,实在与红巾军创业理念有结构性矛盾,真落实的话风险太大,后来就不了了之。
2.0时代的天完政权,除了经略江西方向的陈友凉以外,还有一个能与之抗衡,并且后来也独立建国的将领——明玉珍。
明玉珍和陈友谅都是倪文俊的部下。公元1357年,明玉珍受命在三峡一带劫掠元朝的粮船。收到巴蜀兵力空虚,官员不睦的消息后,顺势逆流而上攻陷了重庆、成都。倪文俊想谋逆被杀,对明玉珍倒没什么影响,依然替天完政权在四川盆地攻城掠地。但陈友谅把徐寿辉杀了,把天完变成大汉的操作,就没办法让明玉珍忍了。
巴蜀所在的四川盆地本来就易守难攻,自成一体。你站在明玉珍的角度,羽翼丰满后自立为王的都是可以的。现在陈友谅把天完这块经营了十年的神主牌位给扔了,那明玉珍自然就顺势接了过去,更没有理由去做陈友谅的部下。
因此明玉珍收到徐寿辉的死讯后,当即把长江三峡给封了,奉天完为正朔,给自己安了个“陇蜀王”的称号。两年之后,明玉珍见自己在巴蜀的统治已经稳定,便在谋士刘桢的建议下在重庆正式称帝,以恢复华夏为名建立“大夏”政权。为了最大限度得到红巾军的政治遗产,明玉珍的这个大夏国以弥勒教为国教。
要是套用三国时代的政治格局,明玉珍占的是益州、陈友谅得的是荆州。当初刘备两州在手时,可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光占着荆州和益州,那最多也就是刘表和刘璋的结局。
明玉珍自己也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刘备和诸葛亮的本事,所以入川之后主要是向云南方向扩张,完全没有争雄天下的野心。公元1366年春,年仅38岁的明玉珍在重庆病故。死前叮嘱臣下用心辅佐自己的儿子,守住这份基业。五年后,北伐成功的朱元璋,从北面和东面两路派兵入川,很顺利的就拿下了这个偏安的小朝廷。
为了和历史上那些同明政权区别来,后世把明玉珍的大夏政权称之为“明夏”,陈友谅的大汉政权为“陈汉”。于是在公元1362年这个时间点上,我们在整个长江流域可以看到四个独立政权,依次排开分别是:覆盖四川、重庆的“明夏”,以明玉珍为帝;覆盖湖北、湖南、江西的“陈汉”,以陈友谅为帝;以安徽为基本盘、南京为根据地,接受“韩宋”政权册封的朱元璋部;拿下江苏、浙北,次年自立为吴王的张士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