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习共的灭火时代

0

葵阳:习共的灭火时代

援引来自“BBC NEWS中文”网站的消息:“有迹象显示,中国网络审查人员正设法删除与北京大学万柳学区5月15日晚一场抗议活动有关的网络内容。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研究生宿舍上百名学生试图阻止校方修建围墙。北大副校长陈宝剑教授曾到场交涉,最终围墙被拆除。北京近日防控新冠病毒病疫情措施日趋严密,社会紧张与不满情绪有升温趋势。”

在网络上可以看到一些关于此次北京大学万柳学区5月15日晚这场抗议活动有关的视频。

此次的学生聚集活动,规模不算大,群情不算失控,总体还算是一次温和的民意表达。而北大校方和当地政府却对此如临大敌,做出了相当快速和重视的反应。

中共政权一贯注重防民之口,因为当权者明白其甚于防川。所以自毛时代始,历经邓江胡时代,中共核心权力层无不是对民间的抗议、反对、示威甚至只是相左的声音防范有加。

尽管如此,中国社会在邓江胡时代仍然会不定期地出现对执政府的反对之声。其中主要来源便是学生和知识分子群体,而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学运活动,便是其间的巅峰时刻。

中共对于民众的公民权诉求、思潮的迸发、民主宪政的呼声,一贯采取的是主动打压的方式。从核心人物入手,威胁、抓捕、监禁、谋杀。然后以此震慑其它的参与者,把民意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共在这个领域劣迹斑斑、罪行累累。

进入习近平时代之后的中共,不但延续了曾经密不透风的民意防范路线,还进行了新的加深、巩固。

互联网防火墙的屏蔽效应在习时代达到前所未有的严密。如果说江胡时代尚有一些“漏网之声”见诸于公众网络空间,那么习时代的中国网络空间是“异常干净”。所有的向公众开放的影音文字空间,都变成中央政府的传声筒,只剩下一种声音—共产党希望民众听到的唯一声音。

如果说江泽民时代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是共产党恐惧民众聚集的典型案例,那么习近平时代对民众人身、言论、思潮聚集的戒备就更加的严苛与变态!

习近平时代中共严防民众聚集,他们中断了很多已成惯例的群体活动,其中甚至包括曾经对他们有利的一部分活动。他们严防死守网络言论、思潮的汇聚,所以关停了很多曾经网民聚集发表言论的网络平台。他们刻意地把中国人细分成不同的范畴,让群体在自我认知散沙化之后变得毫无凝聚力。

一切种种,都是习共对中国民间反抗力量的汇聚表现出的恐惧。他们惧怕罗马尼亚式的“人群之中一声吼”,他们明白自己摇摇欲坠的统治是何等的脆弱。

此次北京大学万柳学区5月15日晚的抗议活动尽管规模小声势弱,但足以让中共当局表现得如同惊弓之鸟。

在习近平时代,中共对一些带着正向意义的标签群体(如大学生、知识分子、领域专家、著名媒体人、文体精英等)防范尺度非常紧。

共产党深谙中国人的人性,那是一个非常从众而且容易被煽动情绪的族群。所以他们要杜绝任何反抗的火花,尤其针对那些具有很高社会影响力的高光标签群体。

“北大学生抗议”,这在习共政治经济、内政外交、减灾防疫多重大山的威压之下,又适逢“八九六四33周年纪念日”的迫近,看似是星星之火,实则对中共当局是炸药引线。

所以,习共对民意聚集趋势的此类应激反应,便不足为奇了。

当下的中共,各种危机都处于爆炸的临界点。火种遍地,一触即发。而习近平当局已然不具备面面俱到的灭火能力,等待习共政权的,便是那最后的致命一击。

葵阳写于2022年5月16日美西时间10:25,于美国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