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妮雅.斯寇尼柯:历史不断重演——我的犹太成人礼之旅

0

历史不断重演:我的犹太成人礼之旅

原文写于2022年1月19日

作者:桑妮雅.斯寇尼柯(Sonia Skolnik)

译者:塔什肯.多莱特(Tashken Davlet),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

(图片解释:在2022年4月28日傍晚,维吾尔人权项目与犹太会堂的成员们一同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示威。抗议活动在母亲节前举办,因为许多维吾尔家庭因面临种族灭绝而四分五裂、悲痛欲绝,佳节时光也只能黯然神伤。如同人们悼念在犹太大屠杀中被摧毁的家庭,我们也哀悼被中国政府撕裂和摧毁的维吾尔家庭,并透过行动追求改变,期许破碎的家庭能早日重逢。本文作者桑妮雅也有参与抗议活动,并授权维吾尔人权项目对她的文章进行翻译与转贴。)

第一次听闻「维吾尔危机」时,我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对维吾尔穆斯林或他们所面临的压迫所知甚少。中国政府一直刻意将这些强制关押维吾尔人的集中营虚假的贴上「再教育营」的标签。关于这个种族灭绝,我只听说过迪士尼的《花木兰》真人版电影争议,因为该电影在距离维吾尔集中营仅几英里的地方进行拍摄。

当我开始学习关于这方面的资讯、了解这场人权侵犯暴行的真正严重程度后,光是想到维吾尔人所遭受的可怕经历便使我作呕,且我对于如此极端紧迫的大问题竟然没有被更多人所熟知和愤慨而感到震惊。这使我意识到,「协助让更多人了解维吾尔种族灭绝」正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决定将此主题作为我的犹太成人礼项目。

「种族灭绝」涉及对某少数群体的一系列人权侵犯行动,其目标是使他们在群体层面的消亡。纳粹大屠杀(The Holocaust)是二战期间针对欧洲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与当前的维吾尔种族灭绝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两个群体都因为宗教而遭受迫害。在纳粹大屠杀期间,约有 6 百万名犹太人遭到谋杀。自 2014 年维吾尔种族灭绝开始大规模进行以来,维吾尔人的出生率大幅下降,人口增长也锐减 84%。我们不能再继续忽视这两场世纪悲剧间的相似之处了;我们不能让历史重演。

尽管若非因为我的犹太成人礼,我可能根本不会参与这个项目,但我现在将它视为我与犹太教经验连结的根本核心。它帮助我与犹太会堂的信众社群有更多的联系,使我更强烈将自己定义为一位犹太人,并在整体上让犹太教的诸多面向对我来说变得更具意义。

这个犹太成人礼项目的部分内容是,我参加了好几次每月在中国大使馆外提倡维吾尔权利的和平抗议活动每次的抗议都会从维吾尔种族灭绝中选择一个特定方面作为该次活动焦点。 (例如,其中一次便以维吾尔妇女和她们遭受的强迫绝育和堕胎为关注焦点。

我也向仍在使用维吾尔奴工的公司发送电子邮件和打电话、在我的中学举办了一场唤起大众关注种族灭绝议题的演讲活动。我前些时间的主要任务是协助「维吾尔危机应对小组」筹办定于 10 月的抗议活动,该活动的重点是抵制北京 2022 年奥运会。令我惊喜的是,经过我们 10 月的抗议活动后不久,美国政府就决定外交抵制北京奥运会,而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1936 年,希特勒利用奥运会作为纳粹价值的宣传平台。而今天,奥运会对于主办国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公关机会。我觉得除了支持外交抵制,也应鼓励奥运会的主要赞助商改变他们的路线——可口可乐、Visa公司、Airbnb(或译「爱彼迎」)、英特尔、欧米茄、宝洁、三星和丰田等赞助商都在与中国的经贸往来中赚取了少说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我的母亲,玛莎.贝伦基(Masha Belenky)和我一起参加了几次这样的每月抗议活动。她在 18 岁时从前苏联移民过来。作为犹太人,但在当时统治俄罗斯的共产主义政权下,他们没有宗教自由,就像今天在中国的维吾尔穆斯林所面临的一样。当我的祖父母申请移民后,他们成了「被拒绝者」(refuseniks)。当时还小的母亲无法向她的任何朋友阐释到底发生什么事。我的祖母是一名科学家,但仍被骚扰、视为「流氓」(hooligan)。

有时当我母亲落入情绪低谷,他们会试着在小型收音机上调频播放美国的电台。当听到美国人民为苏联犹太人所面临的困境进行抗议时,他们总能感到极大的慰藉和喜悦。

这些在世界另一端、与我母亲他们根本素未谋面的人,都在为苏联犹太人和争取他们的移民权利而抗议。这给了我母亲力量和希望。听了我母亲的故事,我的内心更加坚定,并将持续参与在中国大使馆前每月举行的示威活动。

我母亲和她的父母是他们家庭中第一个离开苏联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无从得知许多亲近的家庭成员是否也会获得出境签证。他们不知道彼此将来是否还能再度相见。我的母亲和祖父母到了美国后也持续参加诸多抗议示威活动,以期能帮助解放他们的亲戚和所有那些受苏联压迫的犹太人们。

母亲的故事在我心中回荡着。我知道无论做什么,只要是为正义和人权而战,绝非无足轻重。写一封信或参加一次抗议活动,也许无力直接改变全局,仍然能够有所贡献。积沙成塔、滴水穿石,无论多么微小的事物,最终将成为促成改变的一份力量。
桑妮雅.斯寇尼柯(Sonia Skolnik)是华府 Alice Deal 中学的 8 年级学生,也是犹太会堂 Adas Israel Congregation 的成员。该会堂的「维吾尔危机应对小组」每月将择日于下午 6 点左右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

原文:https://www.washingtonjewishweek.com/history-repeats-itself-my-bat-mitzvah-journey/

维吾尔人权项目博客:https://chineseblogstg.wpeng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