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7:19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按:李洪林是八十年代中国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推手之一,而不是邓小平之类独裁者,这个历史是非,至今并不清晰,这也是「邓小平神话」没有破灭的原因。胡耀邦也是这段历史中的一个重要角色,邓小平就是从抛弃这个「好人」开始,跟赵紫阳决裂,并启动了一场延续至今的新集权,而这个历史细节,又被杨尚昆记录下来。 】

2005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举行座谈会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90周年。 11月18日到116月21日,中央党校、中央理论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召开「胡耀邦同志诞辰90周年研讨会」,开了四个下午。会上首次公开了杨尚昆日记档案、公布了胡耀邦病危期间与杨尚昆的谈话档案。这一切,可以从杨尚昆日记中得到印证。

关于杨尚昆日记

1997年11月,杨尚昆就自己的日记,向中央政治局请示:「我身体极度虚弱,有可能去见马克思,如何处理有关我的日记资料档案?」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告知杨尚昆:「现在工作繁多,也很复杂,还是你保管好。」

1998年3月2日,在中共第十五届第三次全会后,杨尚昆又提出有关资料问题。中共中央主席江泽民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杨尚昆说:「常委和部分政治局委员都看过,还是由你保存比较合适,考虑到多个方面:党内团结、党的形象、邓小平同志功过评价、等方面。」

直至杨尚昆逝世后,他的日记一直由中央政治局属下的机要局保管。

2009年3月,中共对杨尚昆日记作了启封,有限范围作党史研讨,不作政治结论。

胡耀邦住院期间,邓小平拒往探视

1989年4月8日上午9时,胡耀邦在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7次会议时,突感胸闷难受,经过一时抢救后住院,直至4月15日突然逝世。在这七天中,中央医疗小组先后在4月12日、4月14日和4月15日发出三次病危通知。

1989年4月13日,邓小平在家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李鹏和乔石提出:「小平同志能否安排到医院探望一下耀邦?」

邓小平迟疑一下说:「我可不是大夫。他的情况我了解,不是大病,住几天医院就好了。」

1989年4月14日,在医院第二次发出胡耀邦病危通知后,江泽民,李鹏,乔石,杨尚昆等联署上书邓小平:「盼小平能到医院看望自己五十年的战友。」

邓小平委托邓林传话:「我从不勉强别人,也不希望别人来勉强自己。」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

19日,中央政治局请示邓小平的意见:「是否出席耀邦同志的追悼会,是否由邓小平致悼词?」

邓小平口述指示:「不要唯心,也不要勉强」、「紫阳致悼词便可,我身体不好,就不便去了」。

4月22日邓小平在卓琳的劝说下,还是参加了胡耀邦的追悼会。

1988年7月13日—8月24日,杨尚昆去胡耀邦家六次,每次长谈约五个小时。

胡耀邦道出历次历史事件的真相

以下是杨尚昆日记中,有关胡耀邦与杨尚昆谈话的部分摘录:

1988年7月14日:「耀邦告诉我,没想到小平同志这么霸道,听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见。竟然搞垂帘听政。很后悔采用卑鄙手段搞倒华国锋,扶持邓小平。耀邦说,西单民主墙就是在邓小平的怂恿下搞起来的,目的就是搞臭华国锋,让邓小平上台。但没想到,邓小平上台后便把民主墙封掉了,把魏京生也抓进了大牢。」

1988年7月19日:「耀邦告诉我,1976年四五事件也是邓小平怂恿他搞起来了的。他已经与作家师东兵在88年3月和4月两次谈过四五事件的来龙去脉。是秘密地在家里与师东兵见的面,连家人和秘书都瞒住了。耀邦告诉我,76年1月15日,邓小平在周总理追悼会上致完悼词后。找到我,说,今天我给总理致悼词,或许我们死后就没有人给我们致悼词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搞点行动。3月中旬,邓又找到我,说他的孩子听人说,4月5日清明期间,有人决定去天安门给总理送花圈。这是个好机会,要想办法把事情搞大,给主席一个刺激,证明并不是人人都听他的。耀邦又说,小平让我找几个干部子女,让他们去工人中间鼓动一下,把矛头对准江青和张春桥。但有个别人把矛头对准主席,这也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另外,那些人又大搞打砸抢,打伤了许多解放军,小平后来也很生气。认为这是让他下台的直接导火线。这也是后来我们没有给四五高调平反的原因。因为如果那几个人如果不把矛头对准主席,不搞打砸抢,主席根本就不会让小平下台。而他就会在政治局会议上反击江青和张春桥了。

76年4月5日邓小平专门坐车去了天安门一趟,观察广场的动静。回来后,透过家人对我说,广场人很多,干得好!但他谎称是去北京饭店理发的。其实邓小平一直都是让北京饭店的师傅去他家理发。 」

1988年8月5日:「又和耀邦见了一面,耀邦说,小平是过河拆桥式的人,你要当心。同时,耀邦又向我透露了一件大事,说这是他最见不得人的事件,不说出来对不起自己的良心。80年4月,我们当时以清理『三种人』为理由,将北京市公安部门24名科级到处级的干部骗到云南大理秘密枪决,当时还派了王震去现场观看。我问,为啥子秘密枪决他们,他们犯了啥子罪?耀邦说,他们当时掌握了我和小平是76年四五事件幕后指挥的证据。另外,有些人也掌握了邓榕和其他的高干联动成员是1966年8月5日打死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凶手的证据。当然,还有人也掌握了联动成员于66年8月在北京大兴县杀死大批所谓的『黑五类』人员的证据。我说,我知道这件事,杀人的主谋高福兴和胡德福不是当时就被判刑了么?耀邦说,是呀,可高福兴和胡德福在75年9月突然翻供了,说是联动成员干的。他们是冤枉的。但75年9月小平同志已是政治局常委,把这件事压下来了。83年小平指示我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我便照着做了。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几个干部秘密向这些『黑五类』人员的家属通风报信,结果这些家属便起来闹事,反对给高福兴和胡德福平反。小平很震怒,指示我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这几个干部也作为三种人秘密杀掉。我听了后很震惊,说我们现在讲法治,怎么可以这样随便杀人,四人帮也没有这么干过呀?耀邦说,所以我内心有愧呀。但我已经指示将这24名干部作为因公死亡处理了,也给了他们的家属抚恤金。其中五个干部也授予了烈士称号。」

1988年8月6日:「耀邦说还有一事很后悔,凡是群众给他写信攻击邓小平的,他一律转给公安机关,要求严厉查处,并将查处结果告诉他。结果有300多人被判刑,其中60多人自杀。」

—作者脸书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159996145154253&id=855144252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