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疆:新疆7名高中教师被证实入狱

0

新疆的一所学校的学生在上课。(AFP)

据当地一名警官和学校员工表示,中国当局至少关押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三大城市一所高中的七名教育工作者。消息人士称,这七名被监禁者是伊宁市第八中学的 10 多名曾经被捕教师中的一部分,这些教师是在 2017 年开始在动荡地区加强对维吾尔人的镇压中被捕的。此外,新疆官员称当局支付维吾尔人在喀什清真寺表演舞蹈的费用,而舞蹈则是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预期的访问之前进行的。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报道称,伊宁市第八中学前校长迪力木拉提.阿不都热希木(Dilmurat Abdurehim) 被拘留在该市,据伊宁市教育官员和一名提供阿不都热希木失踪信息的流亡维吾尔人称,这位前校长近一年前失踪。

伊宁市维吾尔族高中校长迪力木拉提.阿不都热希木Dilmurat Abdurehim。(听众提供)

伊宁市维吾尔族高中校长迪力木拉提.阿不都热希木Dilmurat Abdurehim。(听众提供)

因害怕中国政府报复而要求匿名的流亡维吾尔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发现第八中学至少有 10 名其他教师已被当局逮捕,并提供了阿不都热希木和另外两人的名字,他们是尼艾买提与雪合来提。

通过致电当地警察和学校员工,自由亚洲电台证实 10 人中至少有 7 人目前在监狱中。

当自由亚洲电台致电与第八中学位于同一地区的当地派出所时,一名警员称,约有 20 至 30 名教师被带到“再教育中心”,其中七八人被判入狱。

他还说,另外两个被监禁的人是艾尔沙提和尼艾买提。该警官说,

“有 29 名教师被捕或被拘留。到目前为止,已经释放了大约 20 人。差不多七八个人被捕。一个人的名字是艾尔沙提,他大约40到50岁; 另一个是尼艾买提。”

伊宁市的第八中学有大约4000名学生,其中差不多一半是维吾尔族,另一半是汉族,以及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汉语教师在内的200名教职工。自 2010 年以来,它提供了所谓的“双语教育”,要求以普通话作为学校的主要教学语言,维吾尔语言和文学作为教学科目。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的一名学校官员承认,一些教师已被当局拘留,但表示他不认识他们,也无法提供细节,因为这是“国家机密”。他说,学校的人事部门将有更多关于被监禁教育工作者的信息。

当被问及阿不都热希木、尼艾买提和雪合来提是否在被捕者中时,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联系市教育局官员。

该校人事部门的一名员工表示,她无法提供被捕教师的信息,因为她对在那里的职位相当新,但她并不否认一些教育工作者已被新疆当局逮捕。她说,

“如果我知道所有的名字和细节,我会告诉你,但由于我是新人,我没有这些细节”。

一名学校安全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三名哈萨克教师被带到“再教育营”,但后来被释放并继续在高中工作,他说,

“有些哈萨克教师被带去接受再教育。约麦尔、努尔江 和艾瓦则力被带到再教育营,后来又回来了”。

第 8 中学成立于 1934 年,是当时伊宁市仅有的两所高中之一。 1949年后,学校以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总统阿合买提江·哈斯木(Ehmetjan Qasimi)的名字更名。1944年在前苏联的帮助下,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民族在今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1949 年,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和其他东突厥斯坦共和国领导人在飞往北京与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领导人进行政治磋商时,死于一场神秘的飞机失事。

现在土耳其的独立维吾尔研究员阿卜都热希德·尼亚兹(Abdureshid Niyaz)在 2021 年的一份报告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针对新疆的教师和知识分子是因为他们是维吾尔社会的大脑,也是传递维吾尔文化和身份的最重要来源。

您正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我是陈爱祯,与您一起解读新疆。据了解,喀什当局付钱给维吾尔族穆斯林男子,让他们在新疆地区最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外跳舞,以庆祝斋月的结束,这一表演由官方媒体拍摄并发布,随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预计这个月将到访。

喀什本地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正如中国新闻网近日在油管发布的视频所示,5 月 3 日,人们不被允许在艾提尕尔清真寺祈祷,而是被组织在开斋节上跳舞。可以看到汉人游客在广场上观看舞蹈和拍照。

艾提尕尔清真寺。(资料图片)

艾提尕尔清真寺。(资料图片)

喀什库木德尔瓦扎街道(Kumdarwaza)警察局的一名警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自 2016 年以来,艾提尕尔清真寺就不允许祈祷。他说,舞蹈是由中国共产党组织负责监督中国城镇的邻里单位居民委员会组织的。这位没有提供姓名的官员说,

“我们几个同事去广场见了居委会官员并告诉他们,他们带人来表演萨玛舞”。

这位官员补充说,吾斯塘博依街道和东湖街道居委会派出了大约 500-600 人来表演萨玛舞。”他说,

“在节日前几周,居民委员会创建了一份名单,上面列出了参加 萨玛舞的人的姓名。 在一份名单上,我看到我们大楼的一层有四到五个我认识的人。”

拍摄的舞蹈可能是中国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访问之前的最新努力。维吾尔维权组织已敦促巴切莱特访问该地区,并发布一份逾期报告,该报告内容有据可查,指控当地民众遭受酷刑、强迫劳动和其他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这位警官还说,东湖街道居委会向去喀什跳舞的人支付了120-150元(18-23美元)的费用,因为他们至少需要半天时间。喀什一个普通工人一天的收入在250-300元左右。

他说,吾斯塘博依街道居委会没有付钱给占该社区 90% 居民的维吾尔跳舞者。该官员说,

“没有人可以拒绝居委会的要求,特别是在维吾尔人居住的社区。我看了视频,我猜有些人错过了跳萨玛舞,因为他们已经六年没跳了。有些人试图表现出自己活着和快乐,这就是居委会想要的。” 他补充说,

“此外,在 2017 年之后,人们开始担心接近清真寺,现在已经没有跑去跳萨玛舞的事了。这就是他们付钱给跳舞者的原因。”

2017 年,中国官员加大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镇压力度,将数十万人关押在一个由政府运营的再教育营网络中,中国称这些再教育营是旨在防止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职业培训中心。

曾被拘禁的维吾尔人早木热·达吾提说,她被政府官员强行绝育,她表示,如果居委会成员通过电话通知人们到特定地点出现,他们必须在 20 分钟内到达现场。现居美国的达吾提说,

“当调查人员到达时,参加组织活动的人有时会得到报酬。例如,当我父亲去清真寺时,他在清真寺逗留一天的报酬是100元。”

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买买提土赫提.伊敏说,他从新疆的熟人那里得知,一些表演萨玛舞的维吾尔人是由居委会支付酬劳的。他说,

“他们中的一些人是被囚禁的维吾尔人的家人。他们被迫参加并被警告说,要不然他们将无法在屏幕上看到他们的亲戚。”

居住在美国的维吾尔政治观察员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 Kokbore)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大部分是男人在这座历史悠久的清真寺外的广场上跳舞。一些看似中国游客的女性也在跳舞。伊利夏提发推文说,

“仔细观察镜头前一群穿着法式制服的年轻人,他们不仅不会跳萨玛舞,而且还环顾四周,显然是安排好的演员!” 伊利夏提推文并说,

“联合国人权高专还没有踏上东突厥斯坦的土地,‘中国制造’的表演已经开始了!如果人权高专终于能成行,他们会看到一群维吾尔人随风起舞,流着幸福的泪水,喝着西北风,唱着赞歌,感谢党国!”。

据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报道,2021 年 5 月,新疆地区政府邀请来自超过 15 个国家的外交官在新疆的几座清真寺(包括艾提尕尔清真寺)观看开斋节直播庆祝活动。报告说,

“这是新疆地区政府首次举办开斋节招待会,邀请外国外交官观礼——官员和观察人士表示,此举显示了该地区在外界诽谤中的诚意和开放,因为新疆没什么好隐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