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习近平推行“妄议中央罪” 其本身就在犯罪

0

多少中共高官因“妄议中央”入罪——此罪何其大也! | 中国| 365解.密

 妄议中央罪 是习近平时代的一大政治特色。习为了确保到站不下车,5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再次下发《关于加强新时代离退休干部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中办要求离退休干部党员严守纪律规矩,不得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不得传播政治性的负面言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违者将按党纪论罪。该文件下发后,在国內外引起巨大反响。

习近平到站不肯下车祭出“封口令”

当今中国,所谓的妄议中央罪 其实就是妄议习近平罪。这种恶法在古代封建王朝叫妄议朝政罪或欺君之罪。习近平上任之初,首先是禁止在职官员、党员、专家、学者、律师和普通网民不得妄议中央 ,为此,许多党内外人士被判刑入狱。今年是中共换届年,也是习近平能否继续连任的关键年,为确保顺利连任,防止中共元老干政,于是,他又对中共元老祭出了妄议中央罪

据中共內部人士在海外放出爆料,今年5月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参会者有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及部分已离休党政军要员。在这次扩大会议上,与会者对习近平过去10年倒行逆施并大搞个人崇拜的行为表示不满,尤其是对习近平亲俄反美、新冠疫情封城清零、一带一路 项目烂尾、大搞国进民退等政策予以否认。这次会议针对习近平形成了一个集体决议:提前交权、到站下车、平稳过度、不追责任。然而,习近平本人对这个决议非常不满,他的本意是要继续保留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让出总书记一职。会后,习为了达到保权、保命、保财的目的,一边调兵进京拱卫,一边对这些“多管闲事” 的中共元老祭出“封口令” ,同时还对元老们实施“严管” 。

有网友说,如果把中共比作一个黑帮组织,习近平就是帮主,其它政治局常委就是长老,中央委员就是堂主或分舵舵主,原政治局离退休常委就相当于太上长老。依照帮规,一个不得人心的帮主若到任不肯下台,长老和太上长老都是有权干涉的。如果帮主要仗着手中权力对长老和太上长老们禁足封口,这种黑帮组织很快就会分崩离析,这个帮主离死也不远了。

习近平借妄议党中央罪 打击异己

权大于法,在习近平时代表现的淋漓尽致。中共建政后,妄议一词是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首次出现。20141023日,习近平在发言时说:一些人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如此等等。有的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

其后,中纪委在部署反腐工作时,就把妄议中央 作为对官员的定罪依据。201510月,在习近平的指挥下,又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了修订,把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作为一条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列入其中。从此以后,在法院的判决书中就经常会看到妄议中央 这个新罪名。

从习近平反腐打虎的定罪依据来看,官员贪腐可抓可不抓,但官员妄议中央 就必须要抓,而且还要判处重刑。如: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重庆市委书记孙政财、国家粮食局副局长徐鸣、天津市委书记黃兴国、北京市委副书记吕锡文、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孙怀山、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司法部长傳政华、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等上百名中共部级高官的罪名中,其中都有妄议中央 这个罪名,而且凡是有妄议中央罪名的都获得重刑 据中纪委20151月公布的反腐败成果显示,2014中纪委查处了37名大老虎(省部级官员),其中有34名都存在妄议中央 行为。

近10年来,中国公民因言获罪者比比皆是。贪官在面对“妄议中央”罪名是敢怒而不敢言,因为他们本身就罪恶累累。作为没有在党政机关任职的普通党员和平民也会因言获罪。如:任志强、许志勇、张盼成等一大批民主进步人士都是因为批评习近平的执政行为而获罪入狱。

不准妄议又何来国家进步?

不准妄议何谈社会创新?不准妄议又何来国家进步?习近平为实现其长期执政的皇帝梦,一方面祭出妄议中央的紧箍咒让党内外鸦雀无声,一方面又说要提倡科技创新,指望科技创新能为其提供先进的军备武器,实现其威震世界的皇帝梦。然而,在中共的绝对控制下,官民被封口、思想被束缚、互联网被防火墙阻挡,在这种政治环境下又何谈科技创新呢?

口里说一套,手里做一套是习近平惯用的政治伎俩。2013年初,习近平在河北视察工作时对当地干部说: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可当习氏妄议中央罪 出台后,党內党外又有谁敢去批评习近平呢?当独裁者权力失去制衡时,其卖国、盗国、祸国殃民就会成为一种政治常态。在这种环境下,偌大一个中国必然会被他推向绝路。

独裁者都犯有反人类罪

纵观当今世界,民主、自由、人权是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观。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其国家法律都赋予了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力,政府禁止官民言论自由其行为本身就是犯罪。

到目前为止,类似妄议朝政这种复古式罪名只有中国才有。尽管中国宪法也赋予了国家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力,但独裁者却视国法如儿戏,肆意剥夺公民权力,把妄议朝政罪作为政权维稳的定罪工具。尤其是习近平执政以来,许多中共官员、专家学者和网络大V都因言获罪,而这种超越法律给公民定罪的行为本身就是犯罪。

因言获罪是人类社会之耻。对照200271日生效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也称国际公约),独裁者都犯有反人类罪。因为独裁者为了一己私利结党营私,建立专制制度、制造社会不公,剥夺国民政治权力,将本国人民置于他们的压迫奴役下,使国民失去了应有的公平、自由与尊严而沦为独裁者的工具和牺牲品。独裁者的存在是对人类尊严的践踏,对公平与自由的蹂躏,对正义与真理的侮辱,是人类最大的不幸与耻辱。因此,当习近平推行妄议中央罪 时,其本身就在犯罪。

 

(本文立场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光传媒无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