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7:18 上午

 二爷ALEX 一头驴的夜航船 2022-05-25 15:13 Posted on 美国

Image

我儿时生活在父亲的单位大院里面。一个院子的住户都是同单位的人,所以邻里之间是很熟络的。大院里有两个很和善的退休老头,每次见了邻居都会热情的打招呼。但是我注意到,这两个老头之间,从来不说一句话,哪怕是擦肩而过。完全陌如路人,甚至明显感觉杀气腾腾的。

好奇心驱使下我问了老爸。老爸说老头A在运动时期不幸被划为右派,屡屡遭开会批斗。其中有次批斗大会上,被革命群众双手反扭,成所谓的“喷气式”,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右派的大牌子,十分痛苦。就在这节骨眼上,老头B为了表现牢记阶级泪、不忘血海仇,专门找了一根极为沉重的大铁棍,加挂在老头A的大牌子上。可怜的老头A,几个小时的批斗会下来,脖子几乎都吊断。而其实两人平素来往较多,关系本来还不错,根本没有什么过节。后来老头A平反后,两人还在一个单位,但是再无一句话可言。老头A曾经抛下一句狠话:到死我都不会原谅他!

一根临时加挂的大铁棍,不仅断了交情,还留下一世的仇恨。我知道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都是时代的伤疤,过去了就过去了,应该朝前看……如果你听到有人这么说,你一定要离他远点,免得被雷劈着。

我是很欣赏老头A的,因为我认为他不原谅是对的。这个事,绝不是小肚鸡肠放不下那么简单。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犯错甚至犯浑,有些是年少不经事、有些是认知有缺陷、有些是沟通上的误会……但有些,就是纯粹的人性之恶。这种恶不是人人都有,也不会时时发作。老头B临时起意为朝夕相处、深受迫害的同事加上的那根大铁棍,就是这样的恶。即便是当时不正常的社会环境下,其实也没有人指使你或者逼你这么做。你可以说参加批斗是迫不得已,但是你还要别有用心的狠狠跺上一脚,这样的锅,再烂的时代和环境都背不动。

这样的人渣啊,某天如果风云再起,他一样敢为非作歹,不管在什么样的时代。

我想起这个往事,是因为一则新闻。5月23日,乌克兰法庭对受到战争罪指控的俄军中士、年仅21岁的瓦迪姆·希希马林(Vadim Shishimarin)作出终生监禁的判决。这是俄乌开战以来乌克兰审理的第一起战争罪案件。

Image

·希希马林受审

希希马林承认2月28日在基辅以东大约320公里丘帕夫西卡的一个村庄,奉命向一名骑单车路过的62岁的乌克兰平民Oleksandr Shelipov连开数枪,直至将其打死。希希马林在被乌军俘虏后交给法庭以战争罪起诉。尽管他表示后悔,并在庭审过程中多次请求受害者的遗孀的宽恕。但他并不认为完全是是自己的过错,因为他在“奉命行事”。他说当时上级告诉他,这个骑单车的老头正在打电话,可能是通风报信,所以下令其开枪。

一句“执行上级命令”,是不是就可以把罪恶撇个干净?这就像说,我是一条狗,咬谁那都是主人的意思,要找你找主人去——可是,没有你这条听话的狗,主人何以作恶?

在中国流传甚广的一个关于“枪口抬高一寸”的故事,是关于东德士兵射杀翻越柏林墙的无辜青年的。据说法官在审判这个士兵的时候说,执行命令是你的天职,但是把枪口抬高一寸是良知所在。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故事有虚构的成分,但大部分是真实的。原型故事是:在两德合并后的1992年,26 岁的前东德边防警卫英戈·海因里希(Ingo Heinrich)并提起公诉,他在1989 年2月5日奉命射杀了准备翻越柏林墙的20岁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Chris Gueffroy)。他在法庭上的辩护:“当时我正在遵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法律和命令。”和上面提到的俄军士兵本质一样——我只不过是个小兵,执行法律和命令,错不在我。这个案子的主审法官西奥多·赛德尔(Theodor Seidel)最后判了他三年半,在判决词中并没有枪口抬高一寸的说法,他的原话是这样的:“在代表权力结构杀人时,没有人有权无视自己的良心”,“并非所有的法律都是正义”,“并非所有合法的事情都是正确的。”

Image

被射杀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

赛德尔法官的话换个说法就是,你作为权力代表执行了一个恶法,为虎作伥成为罪恶的一部分,自然要承担责任。

所以无论是我开头说到的那个积极迫害同事的老头B、还是奉命残忍射杀路过平民的希希马林、抑或在法律名义下击毙翻墙青年的海因里希,他们虽然在时代中体制中只是一颗螺丝钉,但也确实是庞大的权力机器的一部分,这个机器正是凭借万千个这种顺从甚至积极的螺丝钉的支撑,得以无所顾忌的犯下滔天罪恶,然后还能把罪责互相推得干干净净。

你们都无辜,那么有罪的是谁?是万千的冤魂自己活该撞在时代的钢板上了吗?还是有人天天拿枪顶住你的脑门要你执行命令?

毕竟,即便在万马齐喑的时代里,也有很多无奈的普通人,即便卑微如尘土,但终究没有扭曲如蛆虫。还是有人选择了坚守良知这条艰险的道路。也就是说,在沉默和从恶甚至作恶之间,你还是有选择的。

我们生活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人,正常的环境中,岁月静好。但一旦当他发现自己终于也有那么一点决定他人自由甚至生死的权力后,会迸发出想象不到的恶,其凶残可能更甚于位高权重者。用鲁迅在《灯下漫笔》中的话来说:奴性极重的人,对同类一定极其凶残。因为,它们从奴隶主那里失去的自尊,需要从同类中得到补偿……

这样的恶奴,怎么可能无辜?就算没有主人的指使和命令,他也是人渣一枚。

所以啊,作为小人物,在时代的洪流中,命运如齑粉,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这样的窘迫中,我劝你要善良。即便你戴上了红袖章或者穿上了大白服甚至端起了枪,有了那么一点影响他人的权力,你要知道,你也不过是一个供人使唤、无足轻重的棋子,地位和处境随时可以在转瞬之间调转。当你可以有少许选择的时候,看看那些无助和绝望的眼神,想象自己某天身临其境。本质上,你和你面对的那些可怜的人是一伙的。一掷千金的上海资本大佬刘益谦,2021年胡润百富榜,刘益谦财富355亿元。曾经用2.5亿将鸡缸杯收入囊中喝水……结果现在也只能在朋友圈哀叹“作践自己吧”。大佬如此,小人物就更应该看清自己,别胡乱作践自己和同类。

Image

富豪被关两月也一样憔悴不堪

我几年前曾经写过一篇《不作恶且苟活》,说的是乱世中的普通人的坚持和选择。今天这个时节,我觉得依然是适合重提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不要因为多数人跪着,就要弯下自己的膝盖;不要因为同情有危险,就要走向违背良知的方向。

中国人一辈子能够真正活得像个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哪怕是在一时一地坚守住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点原则和善良,那么可以说,就已经超过了无数的同辈。至少将来你可以跟儿孙吹牛逼,老子这辈子堂堂正正,没有害过一个人,这就够了。

2022/5/25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