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板明夫:读《余英时评政治现实》一书

0

图片出处:Radio Free Asia

最近读了【余英时评政治现实】一书,内容集结了史学家余英时先生多年以来对政治的观察,字字珠玑。不得不佩服余先生,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预见到香港的困境。

对台湾人,他也语重心长地指出:「中共一直在千方百计地企图摧毁台湾的民主,台湾的人民和政府,都必须把警惕提高到最高的程度,民主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证。」

余英时先生对共产党的本质有深刻的洞察。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在「香港的政治变局与社会变迁」一文中,他提到了前新华社香港分社长许家屯,在回忆录中讲述的一段故事。

1983年,许家屯在向时任国家主席李先念汇报,香港民众在得知中共即将收回香港后,社会出现了大动荡的现象,「逃资」和「移民」两大潮流都值得担心。其间,李先念的唯一插话是「逃资严不严重,逃了多少?」显而易见,中共关心的只是香港的「资金」流失了多少,对于「人才」的外流基本不感兴趣。

「只要有贝之『财』,不要无贝之『才』,这是中共自1949年以来所表现的一贯态度」。余英时先生最后总结说,「李先念的一句话,真比千百万言的理论分析和实例研究还要深刻。」

看清了这样的本质,就不难理解今天上海封城的悲剧,以及小粉红对台湾叫嚣「留岛不留人」的背后,欠缺人道主义和人文精神的真正原因。

另外,关于中国人的大一统思想,从历史学家的角度,余先生也有非常深度的解读。

「(三国时期)文化鼎盛、人才辈出。分裂并不总是坏事!」「大一统之下,中国也是有付出莫大代价的:文化丧失多元,学术减少激荡,制度拘于一格,思想无法自由。中国把自己锁进单一模式。」

那些天天幻想着「只有国家统一、大家才能幸福」的两岸政治人物,真的应该好好读一读余先生的书。

关于未来,余先生也有精彩的预测。他认为,如果「焚书坑儒」式的暴政,可以维持政权长久的话,那么,中国今天应该还是秦始皇的天下。他指出「极权统治并不是铁打的江山,因为存在着内在的不可克服的致命因素。」

这两天,我们看到中共二把手李克强,突然跳出来主持了10万人的干部会议。会议中却绝口不提习近平、以及习主导的防疫淸零政策。

余英时先生说的「不可克服的致命因素」,似乎有一些显现出来了。今后的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脸书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yu-08052021031801.html/amp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