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问题学者克里·布朗:坚持清零罔顾经济,习近平或被党抛弃,或与党同亡

0
习近平皇帝梦

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不惜代价地坚持“清零”防疫,引发民怨沸腾。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如果清零政策将中国经济增长拉低到5.5%以下、挫伤和惹怒中产阶级,社会动乱的爆发并非不可能;习近平虽极有可能在二十大后连任,但是他的政策若持续引发经济衰退,习近平或将被党无情抛弃,甚至和中共一同覆灭。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照片来源:查塔姆研究所智库网站)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照片来源:查塔姆研究所智库网站)
布朗教授在其七月即将出版的新书《习近平:权力的研究》(Xi: A Study in Power)中指出,习近平是中国共产党使命的真正信奉者,他彻底拒绝西方模式、专注于维护可持续的一党专政,阐明了中国要在世界上占据的地位和角色。习近平清除了前任领导人留下的模棱两可,实现了他们(包括毛泽东)未曾达成之事,去除了外界关于中共真实意图和运作方式的所有幻觉,甚至让美国害怕他。

“习近平是一个清除了所有反对意见的人,他完全孤独地屹立着,就像一个庞大的巨人,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上。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的一切都引起他的注意,并受制于他的法令。” 布朗写道。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即将出版的新书《习近平:权力的研究》(Xi: A Study in Power)(照片来源:亚马逊)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克里·布朗(Kerry Brown)即将出版的新书《习近平:权力的研究》(Xi: A Study in Power)(照片来源:亚马逊)

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2022年下半年在北京召开,被认为将推出新一任的中国共产党核心领导人名单。布朗强调,无法满足中产阶级的期待将是习近平面临的最大问题,而党内反对派、军队、民营企业和少数民族都不太可能撼动他的支配性地位。

布朗在书中指出,习近平最初的上位并非必然,至今充满神秘。他后来所做的一切都以党为中心,经济和市场全部受制于政治目标。 习近平的部分权威就来源于他要实现“让党的统治永久化”这个伟大的目标,一旦失败,将迎来彻头彻尾的灾难。

以下是采访的节选内容:

记者:习近平是一个怎样的政治家?

布朗:我认为习近平是一位信念坚定的政治家。我认为他有信念,尽管这些信念可能是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和欧洲,难以接受的。我认为他信奉强大的民族主义政治,这对于外部世界当然构成一个特殊问题,因为它看起来非常专横。

他可能还是一个具有少量话语权的保守派政治家。他不是那种想要在党的信仰和政策方针方面进行重大转变的人。他不像邓小平,后者在整个中国政治和共产党的政策制定方面创造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

最后,习近平可能是一个精英政治家。他出身于一个政治精英家庭,他的父亲习仲勋是前副总理,也是毛泽东和邓小平时期的重要领袖。 我认为这让他可能有一种权利感(sense of entitlement)。正如几年前他的同学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来自精英家庭的这一代精英领导人,他们要真正领导党,对党拥有所有权(have ownership over the party)。

记者:你认为仅仅把习近平看作为个人牟利的独裁者会错失更广阔的图景,为什么?你怎么解读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布朗:在中国似乎即将取得(强大)地缘政治地位的时代,我认为他是一个合适的领导人。就规模而言,中国很可能在未来几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现代历史上,中国几乎是首次真正成为整个地缘政治秩序的中心。由于它的经济规模和影响力,中国现在有足够的影响力来有意或无意地改变这种秩序。习近平这种自信的、非常专断的、沟通能力很强的领导风格很适合传递上述信息。

我之所以说习近平不是人们通常认为的真正的独裁者,是因为他汲汲营营自己的网络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因为他身处于一个权力和信息都非常中心化的系统,这就是为什么他需要以一种非常自信的方式与之沟通。我认为他的性格可能也对此有所帮助。这些因素共同塑造了习近平这样的领导者。

记者:中国的经济枢纽上海在严厉的封城政策下已经瘫痪好几周。你能否解释一下习近平清零政策背后的逻辑和心态?

布朗:中国共产党在疫情开始时做出了清零的承诺。当中共看到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死亡率和感染率都很高时,它认为这几乎是一种宣传机会,表明中国的制度能够比西方制度更好地照顾人民。

我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很难扭转这种局面。一个真正的问题是,如果中国在错误的时间放松防疫,可能会有非常高的死亡率,因为中国方面的疫苗似乎不如外国疫苗那样对奥密克戎(Omicron)有效。 像在香港这种地区,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数量众多,他们是一个非常脆弱的群体。所以我认为,(放松清零政策)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

上海一直是这场(清零)运动的中心,引起很多民怨。问题在于,这种情况是否会无限期延长并扩展到中国其他地区,比如正在出现苗头的北京,和几个月前的西安。如果这是一次全国性的尝试,那将在经济上造成相当大的破坏。对于中共的支持度而言,会产生很多愤怒和怨恨。

记者:清零政策是否越来越趋向文革2.0,会否危及习近平的统治?

布朗:我猜这两者有相似之处,执行封锁的一些团体就像红卫兵一样。最近的视频显示,两种不同衣着的卫生工作者互相殴打,看起来就像文革中的红卫兵团体。

但今天的中国在经济上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政治上还有各种其他差异,所以应该警惕将其与文化大革命相提并论。文革开始时,习近平大约16岁,也许更年轻只有13岁,作为青少年去过山西、云南那种革命根据地。我想他们会很清楚,文化大革命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复制模式。从表面上看,这种分裂和文革时期很相似,但我会非常谨慎,避免建立太深的联系。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斗争,中国政府试图对可能失控的流行病采取某种措施,几乎有些恐慌并且下了重手。但这并不意味中国政府无法控制局面,只要它不会无限期地延长封锁,并且扩大到全国其他地区。

对于习近平和他周围的领导层来说,最困难的问题和最大的威胁仍然是经济问题。他们不像以前的领导层那样对经济(增长)痴迷和感兴趣,比如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但现在的中共领导层,和过去的一样,如果无法在稳定或改善物质生活水平方面做出贡献,就会出现问题。如果封锁确实严重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并使其远低于预计的 5.5%,这将对中产阶级产生重大影响。如果多达五亿人的中产阶级觉得自己正在失去积蓄、无法赚钱、现在的生活比以往更糟糕,这会对中共的领导造成巨大破坏。因为对于习近平的领导地位、共同富裕和其他理念来说,中产阶级才是他试图真正吸引并获得支持的群体。

记者:习近平将“清零”置于经济和公众舆论之上,还能坚持多久?中国经济会否陷入深层危机,并引发大规模社会动乱?

布朗:有一些中国传染病专家的报告建议应该有更加软着陆的方法。也有人表示,中央政治局已经开会并决定继续“清零”政策。我想这将是一场为老年人接种疫苗的斗争,以及取决于上海和北京等地的封城是否真的有效并且不会完全破坏经济。

我设想中国政府在某个时刻会放松“清零”。如果一直继续“清零”几个月并持续到明年,将对中国经济增长、物流和全球供应链产生巨大影响。这不会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图景。在习近平治下,中国政府还有很多控制人民的事情要做,但它不能控制一切。我认为那是事情变得更糟的时候。现在还没有到达(动乱)那一步,还有一段距离,但当然不能完全忽略这种情况。

2022 年 5 月 17 日,上海居民们在疫情封锁期间通过封闭住宅区的围栏缝隙向外张望。
2022 年 5 月 17 日,上海居民们在疫情封锁期间通过封闭住宅区的围栏缝隙向外张望。

记者:中共二十大召开之前,除了上海封城危机,习近平周围还有什么干扰因素?

布朗:现在对于习近平来说,在某些方面对他和同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人民的期望。中产阶级和农村阶级的期望不同,他们想要良好的交通、干净的水、空气、好的住房和负担得起的商品。如果这些期望受挫,他们就会不满。 在历史上,最绝望的阶层通常不是问题,我认为人们基本同意,中产阶级才是问题。这群人会变得非常吵闹和愤怒。我认为习近平花了很多时间思考中产阶级的期望,他可能无法满足这些期望。这会是他今年晚些时候参加二十大时最大的问题。

此外,党内可能有人对他的领导风格感到不安,但这方面的证据并不多。(习近平时代)不像邓小平或江泽民时代,存在乔石这样的人。胡锦涛必须配备总理温家宝,温家宝在攀爬权力的末期变得非常挑剔。 目前,习近平似乎没有这个问题。尽管再次有传言说李克强现在可能会更有权势,王岐山已经失宠,这些潜在的分歧总是存在的。但看起来这些似乎没有威胁性,因为习近平是如此地占据主导地位,没有人拥有他的人脉和声望。如果他决定在今年 10 月或 11 月退位,谁能接手呢?习近平在建立个人性格、地位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很难想象如何在不制造很多不稳定的情况下取代他。

还有其他团体,例如非国营企业可能对最近的待遇感到非常愤怒,比如滴滴出行和阿里巴巴受到粗暴对待。军队则不太可能(反对习近平),因为军队已经被反腐败运动清洗了,在政治上非常忠诚。 新疆、西藏和内蒙古当然有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对他不满),但是会威胁到习近平在全国的领导地位吗?不太可能。

现在,我认为中产阶级才是大问题,才是大多数问题的来源。政治精英可能是第二个(干扰)群体,但是很难看出目前是否会有任何行动。一旦中产阶级不高兴,政治精英就会介入,麻烦就来了,但我认为这个顺序不会颠倒过来。

记者:在习近平预计的第三任期内,会有什么计划、优先事项和挑战?

布朗:(国内)政策上的问题是共同富裕,他要处理(财富)不平等,处理公正问题,确保更平衡的经济模式。

我认为第二个事项是双循环,使中国减少对外部技术和市场的依赖。中国不能生产半导体,但仍然希望在未来几年内拥有这种能力。

在国际关系方面,台湾问题当然对于习近平变得更加紧迫和重要。我认为未来五年内中国不会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但肯定会持续专注于让台湾承受更多的压力,看起来与中国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记者:习近平之后,谁会是潜在接班人?

布朗:中共中央政治局有24名成员,其中一些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退休,一些人将继续工作。所以大约有一半的人可能具备未来的领导潜力,这是一个相当小的群体。经常被提及的人物,比如胡春华、汪洋都年龄合适,经验丰富。但是习近平确实打破了一些规则,年龄限制似乎不再那么重要了。退休年龄是68岁,明年习近平就70岁了。如果他继续担任党委书记,这条规则就不再真正适用。

二十大很重要,可能会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谁能得势和受到好评。接下来的五年内, 他们会更加做好准备,因为习近平不可能长命百岁。但现在我看不出他会在今年晚些时候交权。也许会有一个大惊喜,但我认为中共不喜欢冒险、不稳定和惊喜。如果习近平有可能下台,早就已经发出信号了。

如果你问我谁将成为总理,李克强很可能会退休,我真的无法给你一个好主意。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被说成是潜在接班人,但上海最近的管理可能会破坏他的机会。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大会堂出席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式。(2019年3月15日)
资料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大会堂出席全国人大会议闭幕式。(2019年3月15日)

记者:你在新书的结尾说,“习近平是消除歧义者”,这是什么意思?他消除了哪些模棱两可?

布朗:我认为习近平是一个有立场的政治家。我们知道他对中国的状况以及在世界上的角色的看法。比如“一带一路”倡议,意味着中国希望在世界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知道他拒绝将西方思想引入中国。我们知道他认为最重要的国内优先事项,就是实行可持续的一党专政。胡锦涛过去从没有真正谈论过中国在世界上的愿景。

我认为习近平因此是一个分裂性的人物。许多人认为强大的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领导人,其他人认为他是一尊独大的独裁者。这些极端意见都不能捕捉到习近平究竟是什么,他介于两者之间,更为复杂。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还有一个模糊地带,那就是党是什么、习近平是什么。习近平完全吞并了中国共产党?还是党仍然是关键性存在?我认为,党仍然是关键,习近平只是一个合适的领导人。但在其他问题上,习近平的立场并非不清楚。我们知道他的立场是什么。

记者:你在书中写道,“习近平就是今天的党,更重要的是,党就是他。但他应该而且必须记住,总有一天,他会消失。中国共产党必须继续。如果党能在毛泽东之后存活下来,它就可以在任何人身上存活下来——包括习近平。”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的界限在哪里?

布朗:我认为问题在于,他的统治风格是否会损害共产党继续执政和垄断权力的能力。如果习近平继续连任并且实施的政策制造社会动荡,他本人就变成问题所在,那么党和他将发生冲突。

我不认为这是毛泽东和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冲突。毛有威信,也有能力和党迎面作战并获胜,他做到了。我不确定习近平能否获得这种支持。中国共产党现在更善于照顾自己的利益。当习近平的政策被看作是鲁莽的,并且不利于党及其继续执政的时候,他可能就会遭到反对和处理。我们今天还看不到这种局面,但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无情的实体,它无情(统治)的时间比习近平要长久得多。

记者: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习失败了,会否面临致命性后果?

布朗:他们想要的就是长期以来一直所说的,让中国成为一个富强的大国。但如果出现严重经济衰退,并且被归咎于习近平的一系列政策,特别是疫情封锁和打击私营企业,就会造成不确定性。习近平就变成了问题所在,而不是解决方案。 中国共产党的愿景是要由党领导中国获得强大地位,习近平在这个愿景中工作,这个愿景从毛泽东时代就存在。习近平在掌权期间曾帮助中国变得更富强, 但如果他不能继续这样做,那还有什么意义呢?党和国家认为这不是他们所需要的。

那么就可以由其他人取代习近平成为领导者,这是比较温和的选择,但可能会有破坏性的内战;中共政权和中国的崩溃也是可能的,由截然不同的政府体制取而代之。共产党在中国掌权并非不可避免,虽然是历史事实,但可以改变。

最可能预见的结局是习近平设法掌权并处理所有这些问题,向未来过渡。 最难以预见的结局是中共政权的彻底崩溃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全世界的问题,这种不可预测性将是巨大的。作为潜在的世界最大经济体,中国的分崩离析可不是开玩笑。我们必须记住,这是当下中共独裁领导的一种可能替代方案,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