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回应邓朴方给两会代表的十五问(4)

0

网络图片

文/高峰

邓朴方在给两会代表信中的第四个问题是:面对中央屡次出现重大错误,党员提意见是“妄议中央” ,民众提意见叫“煽颠” 。请问代表们,我们的国家又究竟是谁的国家?这个问题问出了14亿国民的心声。

中共在取得政权前,始终把“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当作政治口号;在取得政权后,又说党是领导一切的;如今的中国,习近平还要定于一尊当皇帝,他依仗手中军权,不仅绑架了14亿老百姓,而且还绑架了9000万中共党员。

中共建国前,毛泽东为取得国民的信任和拥护,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1949年9月,中共召开了中国人民政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共同纲领》。它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 (1)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 。(2)人民依法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权” 。

中共政权稳定后,毛泽东又说,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党。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 党要领导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军队和政府。”此后,宪法赋予给人民的选举权、被选举权、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等自由权被中共全面取消。

邓小平时期,中国的一切权力落入到“八老” 手中,全国人大就是一个摆设。“八老”即: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杨尚昆、邓颖超、彭真、薄一波、王震为首的中共元老。六四期间,邓小平对《求是杂志》说:“我们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关键看三条:第一看国家政局是否稳定;第二看能否增进人民团结,改善人民生活;第三是看能否得到持续发展。”意思是说,人民不要妄谈国家权力和公平公正,只要人民生活能改善就行。

江泽民时期,他为了摆脱“八老干政” 的阴影,有意抬高了全国人大的政治地位,依法治国也被提到了议事日程,目的用民权和法权来对冲老人干政。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会上说:“国家事务的重大决策应该由全国人大决定。党要尊重和支持人大依法行使职权,尊重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地位。国家事务的重大决策,凡是应该由全国人大决定的事项,都要提交全国人大经过法定程序变为国家意志。地方也应该如此。我们要支持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履行人事任免权,党员遵守宪法和法律就是遵从人民的意志”。

胡锦涛时期,他延续江泽民政治路线,表面上还是保持了全国人大的政治地位。胡锦涛在首都各界纪念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50周年大会上多次提到:“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途径和最高实现形式,是中国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重要制度载体。”

习近平时期,他剥除中共的伪善外衣,彻底露出了独裁者的獠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政治权力再次被习近平彻底剥夺。2018年3月20日,习近平在全国人大年度会议闭幕式上公开喊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中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该宪法从 1954年9月20日施行起,这一条款始终未变。可见,国家宪法在中共眼中就是一个摆设,因为中共本身就是一个毫无信用可言的黑社会团伙。

如今的习近平为维护其独裁统治地位,在党內大搞一言堂,并把“妄议中央罪” 当作消灭党内异己的利器,把“煽颠罪” 作为社会维稳的法宝,许多仁人志士为此打入监狱。更可怕的是,两会代表在大民大会堂开会时,习近平还派军队进入会议现场搞会务维稳。作为手寸铁的两会代表,明知习近平是一个盗国贼,但面对荷枪实弹的军警,大家又能做什么呢?

下期预告:邓朴方在给两会代表信中的第四个问题是:武汉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时间?又是否向公众隐瞒了疫情真相?我们该不该给全世界人民有个交待?谁又该对这次疫情失控负主要责任?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