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锡辉 : 时代的悲剧

0

刘锡辉(国军退役上校)

广东省兴宁县水口镇石塘村,名实相符的穷乡僻壤,八年对日抗战没有遭受到灾难,却在1949年9月,突然发生了一个幸福家庭,被战败的国军违法乱纪毁灭的悲惨故事,17岁的少年刘锡光从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他的父亲刘展文,时年41岁的公教人员,被抢夺粮食的败军枪杀,他自己被抓当兵,未穿军服即被赶赴金门岛古宁头战场,两岸从此分治,老家突然变成「匪区」,音讯不通,生活在两个互相敌对的环境之下。

刘锡光自此之后为求生存,就读陆军军官学校第二十五期,以全期总成绩第一名毕业,变成职业军官,被改名为刘锡辉,参与金门八二三炮战,立下战功,在炮战中几乎殉职,幸运地逃脱劫难,但返回台湾的承平时期,却遭受到军中暴行,身受重伤,住院疗养一年,乃弃武就文,就读国立成功大学机械学系及研究所, 变换职业从事高科技工作,参与国防科技尖端武器研发,突破飞弹技术瓶颈,成效杰出,获得国家颁发等同作战有功的云麾勋章。开放大陆探亲,却受到公职人员的管制,饱受煎熬,童年的美好回忆反而变成痛苦的负担,为探亲而急流勇退,举家移居美国。因为战乱被迫离乡背井,终身背负「杀父之仇」的枷锁, 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随着国家的发展所给予的机会,让他能够逆流而上,在人生旅途中,以不平凡的人生遭遇,历经沧桑,从大陆到台湾,再从台湾到美国,堪称不枉此生。

个人与国家密不可分,时代不能分割,从1949年到2022年整73年,刘锡辉的人生旅途中,从大陆到台湾,象征了两岸关系不能分割。中华民国国军缺粮缺兵,掠夺粮食残杀了中华民国平民,强迫被害人的儿子当兵,一个月后在金门岛打了胜仗,保住了中华民国。可是,这个中华民国却在1999年颁布《国军军事勤务致人民伤亡损害补偿条例》,该条例第2条规定本法适用之时间及地点之范围,本案事发地点为广东省,不在条例范围内,这是法律的错乱。民主进步党执政制订《促进转型正义条例》,把1945年到1992年定义为威权时期,是历史的错乱。在行政院设立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平复白色恐怖受害者时,竟将经过军法审判的匪谍一起除罪,这是历史和法律的双重错乱。

近几年来,刘锡辉在媒体刊出的有关文章,对所谓「转型正义」的不公不义,发出「为何而战」、「为谁而战」的感叹!

2013年出版回忆录《大变动时代的沧海一粟──刘锡辉回忆录》是偶然,2018年再将疗愈文字汇集出版《锡辉文集──沧海一粟的余波荡漾》是必然,2020年再出版《从荒谬的年代到吊诡的年代》,作为纪念先父刘展文受难70周年献礼,期盼先父的无辜牺牲能化作对民族的大爱长留人间世。前些日子,将马忠良教授和曾建元教授惠赐序文,再于《睑书》贴文,以表示感谢。

蔡荣根博士《狼烟未烬》去年底出版后,深受好评成为畅销书。王汉国将军大作〈狼烟未烬知几许〉评论是「一部课本上没有教的民国简史」;也是「一段艰辛却甜美的流金岁月」。说蔡荣根写老兵刘锡辉的故事,是以他的生花妙笔,一字一泪地道出了老兵生不逢时、有志未伸的不幸际遇。但又道:「其实,当年随政府来台的老兵又何止刘锡辉一人呢?」

《青年日报》是国防部的喉舌,王将军所言「当年随政府来台的老兵又何止刘锡辉一人呢?」,很明显不是蔡博士原著作的意思。如此断章取义是否有转移话题的用意,不得而知。但笔者读后难免觉得王将军有「顾左右而言他」之嫌?笔者确实「生不逢时」,但「有志未伸」则未必,先父「冤死未伸」则是此生之遗憾。

诚如网友刘新生先生留言:「领导阶层的争权夺利、明争暗斗,挑起战争,战场上的老兵不死永远效忠国家:但衍生的家庭破碎生离死别更是很多老兵们最难承受的,如有轮回来世,恐怕只有当国家领导者才有可能真正体会时,也不会生不逢时了。 」

笔者在《东森新闻云》发表〈你有所不知道的故事--胡琏在江西和广东境内征兵的实况〉,文中叙述胡琏部队违法抓兵及枪杀逃兵的残酷手段;古𡨴头战争后克扣士兵薪水的事实,经张友骅先生公开证实,未见社会上有何回应。

笔者另外在《脸书》发表〈历史上的今天──1950年舟山群岛撤退〉,叙述1950年5月17日军队全部离开舟山,历时一周。根据国防部舟山撤退档案,撤退共撤出舟山军民14万8千人。就此推论,还有8千名左右的公教人员以及部分百姓,也跟随撤退的军队到达台湾。但同时,这场秘密撤退对舟山百姓来说,不啻为一场大灾难。为了顶补部队中早已存在空缺,也为了不让年轻男子留下来为共产党所用,整个舟山群岛的男丁被疯狂的军队疯狂地抓兵。国防部舟山撤退档案资料的撤出官兵「13674人,以及义民3000人」中,其实包括了13521名被抓的舟山壮丁。这场秘密撤退让上万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全岛哭声一片。此外,依据曾建元与吴靖媛〈国共内战后期撤台国军拉伕行为之法律评价〉一文记载,1950年5月舟山大撤退时,当时被强征的全舟山壮丁将近1万6千人,而抗拒拉伕强征来台从军被枪杀者,则有240余人。

曾建元教授大作宣读于民国106年11月12日台湾政治学会和国立政治大学政治学系假国立政治大学综合院馆举办之2017年台湾政治学会年会暨《民主成长与民主赤字:台湾解严三十年的省思》国际学术研讨会《追寻中的正义》场次。似乎像一颗小石子丢入大海中,未曾产生涟漪一样。这些舟山撤退13521名被抓的壮丁,及其他拉伕而随着国军来台的受难者,如今逐渐凋零,却从未获得一句道歉,至今中华民国政府也未曾正视这段历史,遑论其他。社会上如何看待此历史上的伤痛事件呢?只用四个字「时代悲剧」就遮掩过去了。悲乎? ?可悲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