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集体主义害集体,社会主义反社会(微论集)

0
9
【主义化】社会、国家、民族都不能主义化。她们只能作为爱的对象,不能成为政治主体,不能本位化,否则就滑入集体主义范畴而滑向社会、国家、民族对立面。所有集体主义性质之政治无不恶劣,其国家无不衰灭,原因在此。故吾尝言,社会主义害社会,国家主义害国家,民族主义害民族。一句话,集体主义害集体。曾有学者自诩“在中南海向中央提出坚持集体主义的重要性”云。作为学者,居然不知道集体主义是坏东西,导邪导恶,实在可耻!在政治意义上,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相对。两者皆非儒家,但有正邪之别。个人主义是正而不中,不够好;集体主义是邪而不正,极端坏。儒家在政治上以民为本,民主义,以个体性为主而兼具集体性,有个人主义之优点而无其不足,故特别正确特别好。
【大击蒙】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好东西,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假的。这种说法,出自苏联完蛋之前可以原谅,出自苏联完蛋之后难以理解;出自普罗大众情有可原,出自精英群体和自由人士,理无可恕,愚不可及。一言以断之:马主义在宪,实行党主制和公有制主体,就意味着真正的社会主义。不仅马家社会主义,所有社会主义都不是好东西。没有好的社会主义,就像没有善良的邪教一样。
【文化眼】论文化和文明,中华为仁本主义,西方现代为人本主义,西方传统为神本主义,伊家为恶性神本主义,马家为物本主义。中马、中伊之别是正邪之别,中西之别是高低之别。这是吾对古今中西几种文化体系和文明模式的基本定位,自有中西经典依据。西方人文主义的对立面是神学专制,即神本主义和专制主义。个人主义的对立面是集体主义,人道主义的对立面是所有非人本的思想和政治。故人文主义、人道主义、个人主义可以视为人本主义的不同侧面,也可以纳入人本主义的范畴。哈耶克在其名著《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集体主义不能容纳自由主义那博大的人道主义,它只能容纳极权主义的狭隘的门户之见。”“人道主义的真正概念,因而也是任何形式的国际主义的真正概念,完全都是人的个人主义观点的产物,而在集体主义思想体系中,它们是没有地位的。”
【哈耶克】1992年3月23日,92岁的哈耶克与世长辞!这是今天微群里悼念哈耶克的一段话:“哈耶克用尽一生向世人证明:人类的繁荣、幸福和尊严来自个人自由,而不是任何集体主义;乌托邦体制践踏私产、无视基本人性,在无尽的匮乏、混乱与奴役之后,其结局是经济崩溃、道德沦丧、真理消亡”云。乌托邦是空想社会主义社会的代称。乌托邦体制改为极权政治更合适。践踏私产、无视基本人性和无尽的匮乏混乱奴役,是所有极权暴政的不谋而合特征,经济崩溃、道德沦丧和真理消亡是它们不约而同的结局。
【明辨之】许谷群友言:“坏人可能比好人聪明。集体主义很容易让大多数人变得愚笨”云。两个观点一对一错。集体主义道路最方便剥夺民权民财,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信奉集体主义的弱势群体,无不奇蠢。“坏人聪明论”则有误。大坏蛋往往都是大蠢蛋,虽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它们的聪明属于邪智,可用于争权夺利侥幸一时,不足以立德立功保身保家。
【历史眼】小金朝禁马列著作,这不能证明小金朝背叛了马列,只能证明马列特别坏。这是逆子弑父,思想上弑父夺位。弑父者断绝不了血统的传承,思想弑父也断绝不了思想的一致。金家无论怎样变易,不变的是唯物主义、唯党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培养出这样的弑父者,恰好证明马列之邪。注意,若是去马之邪,另归正道,那就性质大异,那是干父之蛊,可贺可歌。当然,小金朝弑马列之父,有其不得已。因为马列主义虽然穷极邪恶,但只适合党天下,不适合家天下。欲明目张胆赤裸裸地搞父死子继的家天下,就必须在名义上抛弃马列并禁止之。明修金主义,暗用马主义。这叫去其名义取其精神,又叫削肉还中俄,剔骨还马列,马列血统暗中传。
【历史眼】马家善变,充满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如旭厅友所言:“观百年共运马学思想变化史,一变再变,一至于众说纷纭、随意涂抹、各自标樟,甚者势同水火。一至于马学本义面目全非。虽马学祖师晚岁亦自道‘吾马姓,著马学,不敢自称马主义者’,其不自信其道也如此。”但马家无论怎样变化改革,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三原则不变。这三原则是马家文化和政治三大支柱。注意,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渗入了私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因素,与计划经济大不同,但公有制本质没有变。三原则若彻底改变了,就不成其为马家了。去马归儒,就是去此三原则,归于唯仁论、新礼制和民有制。
【历史眼】传南怀瑾先生曾提出,到中国大陆投资应该具备四个理念:“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经营,中国文化精神。”这就是中了马毒的征象之一。首先,物本主义哲学、社会主义道路、公有主义经济、共产主义理想是马家极权的四个标配。有了共产主义理想,思想品德都会异化,就不可能准确把握中国文化精神。其次,健全的福利,只能建立在以民为本的王道政治或以人为本的自由政治之上。而社会主义是社会本位,缺乏人本和民本精神,不可能重视人权和民生,所建立的福利制度必然假冒伪劣,自欺欺民。
【历史眼】唯物主义自绝于天道信仰,社会主义自绝于人本大义,共产主义自绝于大同理想。以物质为第一性,自然容不下天道了;以社会为本位,自然不可能人本位了;大同是同德同仁,建立仁本主义共识,不是共产。把共产主义化,把共产主义理想化,充满了物质主义的臭味。
【历史眼】有一篇题为《“个体本位”是社会主义价值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文章说:“个体本位是社会主义特有的一种价值理念,是社会主义价值观发展的必然产物 ,对于促进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个体本位只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才能存在, 是集体本位逐步发展的产物。个体本位就是从个体自身出发 ,肯定个体的存在 、尊重个体的地位 、实现个体的需求 、维护个体的利益的一种价值本位理念。”东海曰:用意不错,但只能是空想。要从社会本位的基本制度中发展出个体本位来,就像从粪坑里发展出大米饭一样难。何况在马家体系中,社会本位又要归结于党本位。所谓社会主义,其实是党主义。真正的个体本位是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也可以从仁本主义中导出来。王道政治以民为本,这里的民兼具集体性和个体性。
【历史眼】说马帮曾经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毫无问题。不仅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徒选择了马帮,那些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反儒主义、爱国主义者,精神和本质上也是倾向马路的。民国的社会土壤、道德氛围、思想气候和国际环境,无不适合马帮成长壮大和成功。作为当时社会共业恶化所结的最大恶果,称之为历史和人民的选择,不亦宜乎。
【历史眼】有人说:“这几天,网上关于教材的讨论,主流的声音,都是“防止境外势力、帝国主义的渗透”。说实话,比起受“资本主义思想的腐蚀”,我更害怕我的孩子,在他义务教育阶段,人生最容易塑型的青春期,忽视对常识的学习,缺乏最基本的思辨能力,成为一个在网上留个言,都是去别人那里“复制黏贴”的工具人。最后成为一个,思维混乱,逻辑缺失,对未来充满迷茫和无力感的青年。”东海曰,说得对,但有必要说得更明确点。比“资本主义思想的腐蚀”更可怕的是马列主义的腐蚀,唯物主义、社会主义、公有主义、共产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国家主义、国际主义这些东西才是思想剧毒品。中其毒者,轻则沦为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利己主义之龌龊小人,重则堕为极权主义之邪徒恶棍。
【答客】今天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无执厅友提了有关法西斯的三个问题,不无意义,分别简答如下。问一:希特勒创建的纳粹党,全名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有社会主义,有工人,又红又专,但希特勒却极度反共,这是什么原因?答:苏联和纳粹都实行社会主义和党主制,都是现代极权主义,但性质大同中有大异。纳粹是社会主义、种族主义、国家主义的统一,苏联是社会主义、民粹主义、国际主义的结合。极权势力本好内斗,何况互不隶属的两股势力,更加互不相容。一旦条件合适,你死我活就具有逻辑的必然性。
【答客】问二:朝鲜目前是最纯粹的社会主义国家,但却禁止马克思主义传播,1992年就把马列主义删除了,这是为什么?答:政治上、思想上弑父是现代极权主义难以摆脱的一大恶习。小金朝删禁马学就是思想弑父。但断绝不了金家思想对马列主义的基因传承。形异实同,此之谓也。虽是弑父逆子,仍是马家孽种。
【答客】或以为社会主义有好坏之别,瑞典是民主社会主义,印度把社会主义写进宪法,英国工党本意应该是民主社会主义工人党……这些都是好的社会主义。东海曰: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是自由主义左翼。或者说,这些社会主义都属于自由主义下位法,是在信奉人本主义、自由主义五常道的前提下使用社会主义这个概念。这是缺乏择法之眼、明辨之功而造成的一种学术误解和政治误用。西方学界政界,既不乏清醒的一面,又常有糊涂的时候。
【东海律】真理有真伪之别。马家所谓的真理,是假冒伪劣产品。唯物主义哲学,拜物邪说也;社会主义道路,极权邪路也;共产主义理想,民粹空想也。故马家人好起来很有限,坏起来没有底。任何势力、政党和国家,一旦马家化,必然邪恶化,不堕落到二十九层地狱停不下来。
【教材】中纪委网站强调:“教材决不能搞动辄欧风美雨、言必称希腊那一套”云。东海曰,教材更不能搞动辄马风毛雨、言必称唯物主义社会主义那一套。欧风美雨固然有偏,马风毛雨却是大错,其提供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和历史观,统统大错特错,对官德民智民族精神的伤害至深至重。人文教材必须以中道文化为指导思想、第一学科和主要内容,弘扬仁风义雨,重塑中华之魂。2022-6-7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