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亿,是个什么概念?

0
梳子姐 鸣鹤楼 2022-06-09 20:23 Posted on 四川
Image
何谓大老虎?
原以为是官高禄厚,今日方明白,如此理解过于浅薄。
老虎之大,实指吃相难看、胃口惊人。
今天上午,华电集团总经理云公民被判处死缓,并且减为无期徒刑后仍然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按说这应该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可是让人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云公民受贿财物,折合人民币足足4.68亿余元。
4.68亿,是个什么概念?
据说,如果秦始皇嬴政月薪两万的话,他要不吃不喝工作到2022年才能攒这么多钱。
全国有6亿人月收入1000元以下,云公民贪污的财产相当于3.9万人一年的收入。
通过主动交代未掌握的犯罪事实,积极退缴赃款,云公民最终得到了法律的宽容,得以苟活于人间,可是人心公理能够原谅他吗?
不管你们能不能原谅,反正我是无法原谅。
我承认人是有欲望的,是自私的,可是欲望也要有边际,自私也要有尽头。
敛财4个多亿了还不知畏、不知止,这样的贪婪连禽兽都不如。

 

法庭认定云公民受贿的4个多亿中,绝大多数与内蒙古相关。
内蒙古是他的发迹之地,那儿除了牧场和牛羊,就是埋在地下黑油油的煤炭。
靠山吃山,靠煤吃煤。
云公民把煤炭资源当成自己家的摇钱树,明目张胆,毫无底线,连手下的马仔都接受不了。
当年分管鄂尔多斯市煤炭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李世镕,是煤老板与云公民的中间人,他说“老爷子”的胃口太大,令自己这个中间人不好做。
除了自己亲自上阵弄钱,云公民还照拂着儿子云凯晨空手套白狼,当中间商赚差价。
云凯晨注册一家公司,没有员工,没有设备,没有资金,只需要签签合同就行。
煤老板先以超低价把煤炭批发给他,他再高价卖给第三方,整个过程由煤老板一手包办,除了坐地收钱云凯晨什么都不需要做。
拿着拣到的一桶桶黄金,云凯晨再去搞房地产,反正内蒙古的地盘上他想去哪盖去哪盖,房子盖好后云公民再让华电集团把房子团购买走。
这生意做的,想赔本都难。
云凯晨是个“老实”孩子,他说我哪会做什么生意,全靠着老爸打招呼开绿灯才一路畅通无阻。
并且,云凯晨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好兄弟云磊与他合伙做生意。
云磊何许人也?
其父云光中,年龄比云公民小10岁,也曾在煤海鄂尔多斯主政。
云凯晨、云磊,云公民、云光中,强强组合,就没有做不成的生意。
可以想见,当时的煤炭领域有多黑。
不是煤黑,是管煤的人心黑。
更可以想见,这样的人盘踞一方,除了狼狈为奸捞钱,他们哪会管煤矿工人死活,哪会考虑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哪会顾及造福人民持续发展。

 

大贪之人,无不强悍粗暴。
云公民素以蛮横著称,非常强势,每到一个地方都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哪怕退休仍受贿不止。
主政太原时,他带队到南方参观,仅仅因为欣赏当地长官的一句话,一个指示回到太原,要求所有局长第二天全部飞到南方集合。
主政华电七年,人尽皆知有个“内蒙帮”,而他就是带头大哥。
所以,云公民虽然贪了4.68亿,可造成的损失和危害却以十倍、百倍计。
抓到一个贪官,收缴些许赃款,并不是人民的福音,而是社会的伤疤。
整个内蒙古,有问题的也不只云公民、云光中。
通过对涉煤问题倒查20年,共查处腐败案件736件1023人,其中厅局级69人、县处级243人,查处涉煤经济案件57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39人,追缴挽回经济损失523.88亿元。
他们这些人有多肥硕,国家和人民的损失就有多惨重。
到底该如何惩治这些巨贪大腐,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2011年前后,腐败的死刑门槛是1亿元,现在已经涨到了至少10亿元。
除了赖小民,鲜见有谁因贪丧命。
这种惩治力度恐怕很难震慑贪腐行为,甚至会从赎买演变成变相纵容。
云公民贪了4.68亿,被判死缓,这个结果让人高兴不起来。
没人在乎收缴的那些赃款,只在乎贪腐者是否瑟瑟发抖。
真正的大快人心,是毫无退路的严厉惩罚,包括死刑剥夺生命。
他们都已经无所顾忌地贪婪,都以亿计地侵吞,还有什么好怜恤,好姑息的呢?
寡廉鲜耻,无所忌惮。
除了生命的代价,敲破脑壳也想不出第二条惩治大贪大腐的法子。
河水越清澈,越难以容忍些许污浊。
对老虎的宽容,就是对人民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