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疆:中国针对维吾尔人推动“宗教中国化”

0
10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 美联社图片

据研究人员分析,中国官方针对维吾尔人在新疆推动“宗教中国化”,旨在消除西部地区伊斯兰教和维吾尔文化。《皇家亚洲学会杂志》最近的一项研究称,中国化政策和辩论早在 1949 年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就已经存在,该研究将其定义为“所有非汉人或汉化人进入中国领域的过程。 无论是作为征服者还是被征服者,最终都不可避免地被同化为中国人”。但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长达十年的统治下,强制同化的步伐加快了,不仅在新疆,在西藏、内蒙古和其他少数民族聚居地也是如此。本期节目中,我们就来进一步了解这个情况。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在斋月结束的开斋节圣日之前,参观了乌鲁木齐最大的清真寺,他借此机会宣传北京在遥远的西部地区的同化政策。

正如新疆日报 4 月 30 日的一篇文章所引用的,艾尔肯·吐尼亚孜在洋行清真寺说,“按照自治区党委的部署和邀请,我们要坚决抓紧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规划,积极带头推动伊斯兰教融入社会主义社会”。

虽然这座 19 世纪的清真寺在技术上是开放的,但该建筑群被栅栏和铁丝网围起来。近年来,中国当局从这座乌鲁木齐最大的清真寺建筑,也被称为塔塔尔寺的入口大门上方,移除了阿拉伯语“清真言” shahada,即清真証詞。清真言是伊斯蘭教的信仰基石。

他们还在大门旁边安装了一个安全检查站,穆斯林信徒必须通过面部识别扫描仪来验证他们的身份,同时,身穿制服的警卫会看着他们。

在艾尔肯·吐尼亚孜发表声明的前几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就中国在该地区的政治战略发表评论,在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报纸《人民日报》4月的一篇文章中,再次强调了“中华民族的共同归属感”和“民族融合”的概念。

马兴瑞建议加强新疆的同化政策,同时通过伊斯兰教中国化进一步收紧中共的宗教政策。

在新疆,消除文化差异的努力是通过庞大的高科技大规模监控系统、粗暴的基层警务和大规模再教育营来实施的,这些再教育营的目标是 1200 万维吾尔人中的相当一部分。

习近平于 2017 年 10 月 18 日在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首次提出这一概念。当时,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正在加紧进行一场有据可查的镇压运动。维吾尔人是被迫同化的一部分。

陈全国和他的继任者,2021 年底被任命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马兴瑞,执行了“宗教中国化”和“树立中华民族共同归属感”的国家政策。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新疆视察期间,就“深入推进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

中国政府不仅对新疆的穆斯林,而且对全国的藏传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信众都大力执行其政策,要求宗教团体坚持和支持中共的统治与意识形态。

根据新疆再教育营维吾尔族幸存者的证词,对穆斯林来说,这项政策意味着被迫放弃他们的伊斯兰教信仰。当局强迫维吾尔人吃伊斯兰教禁止的猪肉,收集并焚烧古兰经,并限制男性留胡须,限制女性穿长衣和戴头巾。

穆罕默德“Muhammad”、阿伊莎“Ayishe”和穆阿吉德“Muhajid”等维吾尔名字已被禁止,如果这些名字被用来给儿童取名,当局实施了非常严格的政策来改变这些名字。申请护照和出国旅行一直是被拘留在再教育营的原因,这意味着维吾尔人已经失去了去麦加朝圣的权利,而这是所有穆斯林一生中至少要进行一次的麦加朝圣。

根据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 (UHRP)于 2021 年 5 月发布的题为“被剥夺伊斯兰教的人:中国对维吾尔伊玛目和宗教人物的迫害”的报告,中国当局自 2014 年以来拘留了 1,000 多名伊玛目和神职人员,因为他们与宗教教义和社区领导有关联。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执行委员会副主席、维吾尔宗教学者图尔洪江.阿拉乌敦说,

“伊斯兰教中国化就是消灭伊斯兰教”。

2016年,中国当局开始拆除新疆的清真寺和旧墓地,2018年破坏达到高潮。

据维吾尔人权项目称,自 2017 年左右以来,由于政府政策,多达 16,000 座清真寺(约占所有清真寺的 65%)被摧毁或损坏。大约 30% 的伊斯兰教圣地,如清真寺、墓地和朝圣路线已被拆除,另有 28% 被损坏或改变。

宗教领袖和普通维吾尔人在家中私下实践他们的信仰,都被指控犯有各种罪行而遭到拘捕,也不允许儿童从父母或附近的宗教领袖那里了解他们的宗教信仰。

陈全国在 2016 年 8 月就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时表示,“去极端化工作是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重要因素,也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穆罕默德·萨利赫·阿吉(Muhammad Salih Hajim)是第一个将《古兰经》翻译成维吾尔语的人,他是被拘留的维吾尔宗教精英之一。他于 2017 年 12 月被安置在乌鲁木齐的一个再教育营时已经 80 多岁。大约 40 天后,他在那里去世。

中国的宣传试图将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和其他人描绘成“感染了宗教极端主义和残暴恐怖主义的思想,因此需要治疗”,暗示他们在意识形态上“病了”。为及时救治所谓的“病”,当局认为有必要在各地州、县、市、区建立“培训中心”,提供免费“治疗”。

新疆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 2017 年 3 月批准,并于同年 4 月 1 日正式实施的《新疆去极端化条例》。蓄胡和头巾被禁止,宗教活动受到限制,尼卡或伊斯兰婚礼仪式的阅读被禁止。

清单中还包括在食品和饮料广告中使用“清真”一词、故意破坏身份证和鼓励儿童对宗教的兴趣。

在再教育营和其他政治教育中心,中国政府试图用对共产党政府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忠诚来取代宗教信仰。这是继毛泽东之后,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二次要求这种表扬。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 的图尔洪江.阿拉乌敦 (Turghunjan Alawudun) 说,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在今年 4 月 1 日至 5 月 1 日的斋月期间禁食、祈祷和背诵《古兰经》,而中国政府利用这段时间向维吾尔穆斯林灌输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就像过去五年一直在做的那样。

阿拉乌敦说,他们在整个地区的城市和乡村为男人和女人加强了活动,包括饮酒比赛、时尚比赛和旨在传播共产主义思想的政治教育活动。阿拉乌敦指出, “中国政府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基本意图,是消除维吾尔人的宗教活动。 一旦他们的宗教信仰消失了,维吾尔人就和中国人一样了。为此,他们也想消除他们的语言和生活方式,强迫他们使用汉语。因此,把维吾尔人变成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也是通过种族灭绝来消灭这个群体的一种方式。”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兼政治观察员伊利夏提表示,中国官员正在通过其他措施将新疆的伊斯兰教中国化。他表示,近年来,中国当局强迫维吾尔人在清真寺内外升起中国国旗,通过周五祈祷时的礼拜宣传国家政策,并在做祈祷时向习近平祈祷。

伊利夏提并说,中国当局还收集了维吾尔语的古兰经副本,将它们重新翻译成汉语和维吾尔语,同时进行了各种修改并出版。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政府正在利用伊斯兰教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工具,这是对穆斯林世界、乌玛或信徒团体的侮辱和践踏。”

伊利夏提指出,中国当局针对所有维吾尔精英而不仅仅是宗教人士,以消灭维吾尔社会的领导人,加速维吾尔人的同化。他说,“通过消灭文化领袖,他们想把所有维吾尔人置于一个愚蠢的状态,他们打算从这种状态中消灭这个群体”。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说,“中国政府故意迫害维吾尔精英,包括学术精英、文化精英和商业精英,”滕说。 “他们拘留了学者、阿訇、大学校长和其他知识分子,以及维吾尔企业家和商人。这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旨在消除或限制维吾尔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影响。”

滕彪并说,“他们想让维吾尔人在政府消除维吾尔人的民族和宗教身份后,无法承认他们自己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