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65周年:被“钦点”脑后长反骨的右派黄万里(1)

0
13

黄万里塑像–2013 年塑於西南交大犀浦校区 (黄万里研究基金提供图片)

华盛顿 —

今年是已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主导大规模整肃知识分子和善意提出批评意见的党内外广大群众的“反右”运动65周年。反右运动被认为是中共建政后的一个历史转折点,对中国大陆的民主党派、学术界以及知识分子等各界人士造成了严重打击,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由毛泽东提倡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口号转为万马齐喑和个人独裁现实,为毛后来发动领导的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灾害浩劫种下了祸根。已故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近日接受了美国之音访谈,讲述黄万里被毛泽东“钦点”打成右派的往事以及那段历史回忆。

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到百万“右派”

1956年2月25日,即苏共20大最后一天,赫鲁晓夫发表了全盘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揭露了苏联肃反时期的大批杀人罪行和很多苏共及国际共运的阴暗面,举世震惊。

同年10月,中国当时的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匈牙利发生了革命事件,进一步让毛泽东感到同命相连,担忧失去他带领共产党打下的“天下”。毛决定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反对“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中共还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叫“双百方针”,鼓励知识分子畅所欲言,帮助该党整风。

2021年8月20日,黄肖路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2021年8月20日,黄肖路通过Skype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住在华盛顿近郊的黄万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黄肖路说,1957年2月27日,中共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4月27日又发文件号召党外人士参加运动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大院校、国家机关纷纷掀起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热潮。

黄肖路说:“那时候毛泽东说的是,党决定以正确处理矛盾的问题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还有一条规定,非党员愿意参加运动的,应该欢迎。这是4月27号。

黄万里《花丛小语》影响大

黄肖路介绍说,在这个形势下,她父亲、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决定参与帮助党整风,作诗填词《调寄贺新郎 百花齐放颂》,之后又写了3000多字的小小说《花丛小语》和续篇,先后发表在清华大学校报《新清华》五月号和六月号。

黄万里的这篇小小说里面有三个人物,即田方生、甄无忌和贾有道,都是清华人,分别代表了左中右知识分子,其中田方生就是作者本人。作者通过故事中的人物之口,批评了公路工程质量问题导致公交车无法正常运行给民众出行带来不便,提到了英国的海德公园可以辩论不同的政治观点,提到了美国纳税人用选票可以把他们认为不称职的官员换掉,还提到了联名写信给人大代表,要求监督政府官员并通过报纸回应公民诉求。这篇短文还涉及计划生育和黄河工程三门峡水库建设,并讽刺吹捧、逢迎党领导的“歌德派”和“但丁派”无骨文人等。

《黄万里诗选》中收录了花丛小语和花丛小语(续)以及他手书的自序。(秦伟平推特图片)

《黄万里诗选》中收录了花丛小语和花丛小语(续)以及他手书的自序。(秦伟平推特图片)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黄万里在《花丛小语》一文中讨论了两个重要问题:第一是社会制度的问题;第二是知识分子的责任问题。

黄肖路说:“(《花丛小语》 )直接指出了美国的民主制度优越性,纳税人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张票。我们就能决定市长、管工程的人、当政的领导人,市长、县长和state,就是中国的省,一级一级上去,都要由选民们来选来决定。上届干得不好,下届就别想上。他就把美国的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提出来了。这个到今天也不过时。”

联系到当前中国的政治局势,中共20大即将在几个月后举行,在党内外和国内外备受訾议的现任党总书记是否会打破两位前任曾遵守的规矩,干满两届交班退休,引起广泛关注和种种猜测。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严厉实行防疫动态清零政策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为博继续连任的图谋相关。

黄肖路说:“就说今天上海为了防瘟疫清零,一尊的清零政策就把整个上海shutdown(封掉),等于上海市没法有商业、金融、工业,街道上空无一人。飞机(飞行数量)限制国内外交流,这就造成了长三角地区(经济数据)二季度与去年比都下去很多。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极权领导人不是被民选上来的。他要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他底下有一大堆人给他提供一些虚假信息,他也喜欢虚假信息。这个我们看,他们都喜欢花丛小语阐述提出的歌德但丁派。这些人是他们的统治基础和施政基础。有歌德但丁派支持着,所以他们永远都作出错误的决定。”

歌德派和但丁派是黄万里在花丛小语中原创的两个词语,后来成为中国的政治术语,用来讽刺一昧对当局歌功颂德和但知盯住领导党员、随声附和的两类无骨知识分子。

王维洛:黄万里遭毛嫉恨,《花丛小语》触痛当今领导人神经

资料照片:王维洛博士连线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资料照片:王维洛博士连线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

王维洛博士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60多年前黄万里写的《花丛小语》,“如今还有深远的政治意义。这也是暨南大学出版社不敢收录《花丛小语》一文的真正原因,怕触痛当今政治领导人的神经。”

王维洛认为,“黄万里成为毛泽东的钦定右派分子,原因有四:第一:黄万里反对黄河三门峡工程,而这个工程又是毛泽东提议要建设的,特别是圣人出,黄河清,三门峡工程的建成,标志着毛泽东这位“圣人”的出现;第二:《花丛小语》击中政治体制弊病的要害;第三:毛泽东嫉妒黄万里的诗词才能,而黄万里又不肯吹捧毛泽东的诗词;第四:毛泽东十分憎恨不肯向他弯腰的知识分子。”

三门峡水库的修建早在1955年7月全国人大会议的报告中被上升到了政治高度。报告称, “黄河清,圣人出。圣人出而天下治”。 表决结果是,全体人大代表一致举手通过修建三门峡工程。该水库建成30年后,一如黄万里当年所警告,终于因长期泥沙堆积酿成下游水患和灾害不断而被废弃。

黄万里中“阳某”被毛“钦点”为右派分子

黄肖路在回忆反右运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那时候清华、北大等中国所有高校的情况非常热烈,每天都有很多大字报出现。

文章提到,《花丛小语》 发表后,引起了清华、北大两校轰动,北大“好事者”把清华校报贴在学生布告栏上。

文章指出,北大的当年被打成右派学生姚某某回忆起当年盛况说,北大学生只看北大大字报,对清华的没兴趣,认为理工科的大字报水平不高,大鸣大放时都是清华的去北大看大字报,但自黄的《花丛小语》出笼,北大一大批学生跑到清华来看大字报了。

反右时期兴起的大字报和大鸣大放曾得到毛泽东的赞许 (资料图片)

反右时期兴起的大字报和大鸣大放曾得到毛泽东的赞许 (资料图片)

随着大鸣大放大字报的热烈发展,一些知识分子和党外人士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批评言论越发深刻尖锐,毛泽东感到了恐惧,决定实行反击镇压。

黄肖路指出,当时响应号召畅所欲言发表看法和批评意见的人们并不知道,毛泽东在5月15日开始写反右文章《事情正在起变化》,后来还公开抛出了“引蛇出洞”的“阳谋”论。

记述“反右”运动的书籍《1957年的夏季》作者朱正指出,“为了让知识分子走到顶点,不但举行各种各样的座谈会,尽量使他们吐出一切毒素来,还让他们在各种报纸刊物上发表文章。”

黄肖路说:“到了5月15号,毛泽东的意图就起了变化。他亲自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但是这个文件,当时也只在党的各省市高级干部里面传达了。他说什么呢?整风运动的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右派正在猖狂进攻……还说,右派只占群体的1%、3%、5%到10%。认为右派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改邪归正,一条自取灭亡。”

在这篇中共内部传达的文件中,毛泽东提出“毒草共香花同生,牛鬼蛇神与麟凤龟龙并长,这是我们所料到的,也是我们所希望的”。

从那时起一直到十年文革结束,“毒草”和“牛鬼蛇神”就成了右派和受到大批判要“斗倒斗臭”的一大批人的代名词。

资料照:一名男子走过宁夏银川街头郊区的一处描写中国文革的宣传画。(2007年4月25日)

资料照:一名男子走过宁夏银川街头郊区的一处描写中国文革的宣传画。(2007年4月25日)

毛泽东还在此文中为右派列出了两条出路,“一条,夹紧尾巴,改邪归正。一条,继续胡闹,自取灭亡。右派先生们,何去何从,主动权(一个短期内)在你们手里。”这篇文章被认为实际上在党内发出了肃清右派的信号。

黄肖路说,她父亲黄万里正是由于这篇《花丛小语》而被毛泽东批评“这是什么话?”中了毛的阳谋,被打成右派分子,文革时仍未“摘帽”。

“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标本”

据黄万里的妻子丁玉隽回忆,1956年,黄万里不同意苏联专家提出的“三门峡”规划方案,坚决反对上马“三门峡”工程。他在大会上说:“你们说‘圣人出,黄河清’,我说黄河不能清,‘黄河清’,不是功,而是罪。”

丁玉隽在接受《成都传媒》采访时提到,1957年春,黄万里在清华校刊《新清华》发表短篇小说《花丛小语》,批评“三门峡”工程。清华大学多次开会批判他。校党委向他宣布划为右派分子的处分决定时,他说:“伽利略被投进监狱,地球还是绕着太阳转!”。

1957年11月27日,黄万里、丁玉隽夫妇合影纪念结婚20周年。当时黄万里教授已被打成右派分子。(黄万里研究基金)

1957年11月27日,黄万里、丁玉隽夫妇合影纪念结婚20周年。当时黄万里教授已被打成右派分子。(黄万里研究基金)

黄万里被打成右派后,先是在密云水库工地劳动,直到1960年才回到清华园。文革爆发后,在那个“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的年月,黄万里被红卫兵抄家并遭殴打、羞辱、批斗。1969年下放到江西血吸虫病疫区,后又被下放到三门峡水库打扫厕所,疾病缠身。“四人帮”垮台后,他回到北京治病。1978年,清华大学三大右派之一的黄万里在全校最后一个摘掉了右派帽子。他因自己不屈不挠的经历而被称为“二十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标本”。

(未完待续,受访者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