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掀起「六四」的新篇章(二)

0

墨尔本民运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图/张伟强提供

中共坚持独裁与反动

33年后的今天,世界在进步,在改变,中国却依旧原地踏步,甚至于倒退,又回到了君临天下的终身制。中国的政治,自古无宪法可依、无规则可循,以人治为核心,以君权圣意为治世根本,亘古不变。过去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如此,昨日的毛泽东、邓小平依葫芦画瓢,今天的习近平、李克强依然是如出一辙。漫漫五千年的中国历史,经历了多少人和事、风和雨,翻过来倒过去,从来就没有法制与规则。在专制独裁的国度里,在暴力淫威下,自由、民主与人权永远不见天日,没有出路。中国人始终未摆脱千年铁锁的「家天下」与「党天下」,得以步入开明阳光的「民天下」。

玛格丽特·鲍斯(Margarete Bause),是前德国绿党国会议员,在联邦议会负责人权工作。正如她说的,「怀念天安门大屠杀,我们也与藏族和维吾尔族以及中国所有被压迫的少数民族站在一起。我们谴责中国政府在西藏和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呼吁结束对这些民族的文化认同的酷刑、野蛮压迫和根除。」

台湾驻德国谢志伟大使说道:「我在这一阵子的拜会、演讲、致词或采访里,常常指出:这两年来,台湾是同时受到两只病毒的侵袭。一只是新冠病毒,另一只是中共病毒。这样的比拟,我想,当然不仅仅是对台湾有效,对中国人、西藏人,维吾尔人及香港人,应该也都是有效的。」因为这是我们大家共同应该面对的生死存亡问题,「今天,比以往人数更多,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民族、种族、社群、更多元的团体的朋友们聚集在网路上,共同悼念『六四』,是一种对『六四』死难者的哀悼和告慰,也是一种对中共政权吊民伐罪的宣示。」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格桑坚参表示:「八九学运,从起始就引起了西藏流亡政府的高度关注,及关心中国学运的发展趋势,特别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更是关注中国学生为民主、为自由进行的非暴力抗争。」

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表示:纪念「六四」之际,「我们也不应该忘记,1959年中共军队对西藏人民的大屠杀;也不应该忘记1967年中国派军队到内蒙古,对内蒙古人民的大屠杀,有34万余蒙古人被关押和打残;也不应该忘记今天在新疆集中营里关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也不能忘记中共通过『返送中』对香港人民血腥的镇压。」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西藏之页主编蒋扬次仁表示:「当前,世界正朝着一体化的趋势前进,而达赖喇嘛尊者也为了人类的一体化和福祉、世界的和平、全球各宗教间的和谐、以及全球暖化的问题和佛教的兴盛,不辞辛劳的在世界各地倡导他的人生四大使命。」他还说:「我们西藏人没有遗忘『六四』事件,更没有忘记过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西藏的所有重大历史事件中遭中共屠杀的藏人同胞。因此,让我们吊念那些为争取民主和自由而牺牲与奉献的所有人类兄弟姊妹。愿民主和自由的光芒早日照耀遭受苦难的人们。」

前香港《开放》杂志主编蔡咏梅表示:「现香港奋斗30年而来的民主成果丧失一空,150年享有的自由正在一步步被剥夺,支联会目前的情况就是典型一例。维园烛光是香港自由的象征,维园烛光的熄灭是香港自由之光的熄灭。」

比蒂科夫表示:香港人的自由权利被剥夺了……,「那么其他的人必须站出来,替他们高举宪政民主的旗帜和尊重每个人应享受的人权」发声。

人们醒悟,「六四」不仅仅属于中国民运,它也与香港、台湾、西藏、维吾尔、南蒙古、法轮功等都紧密地维系在一起,不结束中国专制独裁政权,中国所有的黑暗、矛盾与冲突,都得不到解决,「六四」属于被中共欺压奴役的所有各族人民,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冷静与清醒。 (待续)

专栏属作者个人意见,文责归属作者,本报提供意见交流平台,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