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胡耀邦与人民日报的最初合作(4)——实践检验真理大讨论前奏

0
 观潮钱江 钱江说当代史 2022-05-16 08:23 Posted on 北京

钱江:胡耀邦与人民日报的最初合作(4)——实践检验真理大讨论的前奏

胡耀邦离开他挚爱的人民,已经33年了。往事未曾如烟,向前推至44年前的那个春天,胡耀邦正要发起“真理标准”或叫做“实践标准”大讨论。那场渐及全国范围的大讨论,冲破“两个凡是”,促进了人们的思想解放,开启了中央党校和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密切合作的一段篇章。以下文字主要叙述这样的密切合作是怎样渐次展开的。

接前:胡耀邦与1978年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3)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前对《人民日报》的观察
结束了“文革”的历史大转折中,《人民日报》置身于清算文革错误、“拨乱反正”大潮的前端。
1976年10月7日下午,时任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派出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三人组成的工作小组进驻人民日报社,全面掌控领导。
迟浩田等3人在10月7日进驻人民日报后,立即召开由9人参加的“党的核心小组”会议,宣布对人民日报领导关系的变化,由迟浩田代表党中央新的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进行领导,切断与原来曾有的与张春桥、姚文元之间的工作关系,切断原人民日报总编辑鲁瑛办公室的“红机子”(即可以直接接通中央领导人的红色电话机),亦控制鲁瑛的对外联系,特别是控制他与上海市领导人徐景贤、王秀珍的联系,要求他不向上海方面透露北京发生的一切变化。
1976年10月8日,迟浩田向华国锋、叶剑英、耿飚等发出他率领的工作组的“第2号简报”:
“今天(10月8日)上午在不到一个小时内,他们那一帮子人两次给鲁瑛来电话,打探消息,进行串联。上午9时40分,文化部于会泳给鲁瑛来电话,说他原来准备去阿尔巴尼亚访问,突然又不叫去了,问鲁瑛有什么情况?10时30分,上海徐景贤给鲁瑛来电话说,昨天凌晨,马天水、周纯麟以及邻近省的领导同志到北京开会,他们走后,联系不上。徐与春桥、文元的秘书也联系不上。他们心里很纳闷,向鲁打听有什么情况没有?”
 鲁瑛听从迟浩田工作组的指令,没有向上海的徐景贤等人透露消息。后来,在1980年12月13日上午,最高法院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审判王洪文、张春桥的时候,徐景贤出庭作证说,他在1976年10月8日上午“给鲁瑛打了电话,想要问问情况。结果鲁瑛的神态十分反常,没有讲了两三句话就把电话挂上了。”
 迟浩田发出2号简报的次日,和《人民日报》评论组编辑一同商量、起草了社论《亿万人民的共同心愿》,阐述中共中央刚刚作出的两项决定:修建毛主席纪念堂,出版新的《毛泽东选集》并筹备出版《毛泽东全集》。
这篇社论的送审稿由迟浩田、孙轶青、郗汉生3人联签,送往中南海。
    华国锋非常重视这篇《人民日报》社论稿,当晚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门进行审议。会议讨论后决定,以“两报一刊”社论名义发表。对送上的社论稿,政治局会议讨论后增加了一段话:“任何背叛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篡改毛主席指示的人,任何搞修正主义,搞分裂,搞阴谋诡计的人,是注定要失败的。”此处曲折传递了“粉碎四人帮”的信息。
10月10日凌晨4时,社论清样送回到迟浩田手里。
 这天早晨,《人民日报》以通栏标题在头版头条发表社论《亿万人民的共同心愿》。
Image
1976年10月10日《人民日报》1版
 这篇社论在国内外引起广泛注意。关心时事政治的人从社论中察觉,中共中央高层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中国发生大变化了,。中国的命运从此进入了历史发展新时期。
Image
Image
1988年6月15日,迟浩田回到人民日报参加创刊40周年纪念活动
10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第16号文件,将粉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集团的事件通知各级组织。
接到通知,迟浩田立即传达,报社随即开展了清查帮派体系,原任总编辑鲁瑛停职检查,人民日报实现工作方针的根本转变。
人民日报很快组织重要评论员文章,批判“四人帮”。1976年11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任平”的文章《光辉的历史文件》,揭露“四人帮”对故事影片《创业》栽赃。“任平”的署名可以理解为采用“人民日报评论员”谐音的开始。
1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编辑部文章《灭亡前的猖狂一跳——揭穿四人帮伪造临终遗嘱的大阴谋》。
1977年1月,中共中央调整人民日报领导,任命胡绩伟为总编辑,迟浩田、孙轶青为副总编辑。与此同时,继续担任副总编辑的还有两位“文革”中一度打倒又恢复工作的老干部安岗和潘非。这个班子拥护新的党中央领导,以坚决的态度否定“文革”,为全党工作回到正确路线而努力。
Image
孙轶青,摄于1976年11月13日
这时,人民日报理论部主任何匡、政法部主任王泽民,是抗战中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评论部主任范荣康,也经历了解放战争。他们在文革中都受到严酷冲击,“粉碎四人帮”以后以饱满的精神面貌投入工作。
1977年1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王惠德(后任中宣部副部长)的文章《一个专卖假药的反革命骗子——从(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看张春桥怎样篡改马克思主义》。
1977年2月21日,《人民日报》再次发表“任平”署名文章《打倒帮八股》,批判“文革”时期盛行的恶劣文风。
《人民日报》在“粉碎四人帮”进程中的表现,以及在此后连续发表的重要文章,胡耀邦都注意到了。
 来到中央党校岗位上的胡耀邦选择了两个突破口
来到中央党校岗位上的胡耀邦,为实现全党工作拨乱反正选择了两个突破点:平反冤假错案和破除现代思想迷信实现思想解放,这两个突破点都通过《人民日报》发起突击。
首先是在中央党校扫除“文革”中的帮派体系,解放遭受冤案错案压制的干部,使他们重新投入工作。由此,胡耀邦即触及更多的积压如山的冤假错案。他的视野远远超越了中央党校事务。在这年5月中旬的一次党校教学会议上,胡耀邦说:“现在北京有一个政治旋涡,你们敢不敢进这个旋涡?我是想进的。”
也在这个会议上,他明确地说,准备的中央党校办3个刊物,一个叫做《理论研究动态》,或叫《理论动态》。
这表明胡耀邦下了“卷进政治旋涡”的决心,已经作准备了。
Image
1977-1978年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使用的办公桌椅(沈宝祥 提供照片)
在1978年8月举行的中共第11次代表大会上,胡耀邦当选为中央委员。此前,胡耀邦在“八大”当选中委,但空缺了“文革”中举行的两届。
“十一大”后,胡耀邦拟定了一个题目《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找来党校青年教师杨逢春,请他执笔撰写。还找来两位有思想积累的教师叶扬和陈中,协助杨逢春一同起草。
胡耀邦和这三位起草者谈了两个半天,在谈话中指出,现在就整个国家来说,首当其冲的就是要全面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只有这样才能把大量被迫害的干部解救出来,才能把压在各阶层人民心头的大大小小的石头都搬掉,才能使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生气勃勃地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
胡耀邦不仅提出了这篇文章的宗旨,还和作者一起确定了这篇文章具体构思与框架。
文章完成初稿以后,胡耀邦一改再改,先后有17次修改,并在定稿过程中一再征询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的意见。
胡绩伟回忆,对这篇文章,胡耀邦“同我商量过好多次。他把原稿交给我,商定登一个版。我把排好的清样送给他,他还是一等再等,就像一个即将临阵杀敌的勇士一样,把自己的宝剑一磨再磨,不轻易出鞘。最后选定在1977年10月7日,粉碎四人帮”一周年的纪念日,才在《人民日报》上刊登出来。”
 这是在全国范围平反冤假错案的一声号角。
这篇文章使千千万万个蒙冤受屈的家庭看到了希望,一个月内人民日报收到1万多封信件和电报,表达读后感受。文章作者两个月内收到的读者来信装了两个麻袋。
  这个情况也使胡耀邦为之振奋。他在10月12日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组的会议上说:“这篇东西我参加了一点意见,人民日报出了很大的力量。”
 胡耀邦还说:“这篇东西的优点最大的特点就是敢于接触实际。”
 该文发表后,中央组织部的干部们对当时担任部长的郭玉峰在“文革”中推行极左路线提出了严肃质疑,一些老干部将许多反映汇集起来,送到了人民日报社。
 胡绩伟要求,根据中央党校文章的指导思想,把中组部干部们的意见加以编辑,写成一份内参,题目是《从一批老同志的大字报看郭玉峰在中组部的所作所为》,这份内参文件报送中央主要领导,也送给了胡耀邦。
 胡耀邦读到这份内参,又把杨逢春请来,还把人民日报的编辑也请来,一同研究,写成了第2篇平反冤案的评论《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认真落实》。胡耀邦和胡绩伟商量,确定用“本报评论员”名义刊登于《人民日报》1977年11月27日的头版头条,并在一版配发了5封读者来信。这是为大范围平反冤假错案、解放受到“文革”伤害的干部发出的第2篇重要文章。
 “本报评论员”文章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位置上刊登,是很少见的。此前,本报评论员文章即便上了1版,也通常在1版下方或右侧刊登。
在此稍前的1977年10月,迟浩田回到军队工作。1977年11月,中央又任命秦川、李庄、王若水为人民日报副总编辑。
 杨逢春等3人合作的文章发表后一个半月的1977年12月10日,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央组织部部长,仍兼任党校职务。由此,他不仅在党的思想教育领域继续引领思想解放的大潮,而且有了在组织范围里大规模平反冤假错案的现实条件。
  (未完待续)
      2022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