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以“反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乌有之乡发文应恢复反革命罪

0
 秦全耀 秦爷全耀 2022-06-16 23:05 Posted on 北京

Image

乌有之乡网站近日发文《应该恢复反革命罪与汉奸罪》。

“汉奸罪”改日再议,今天想专门说说“反革命罪”和他的前世今生。

谁是“反革命”一词的始作俑者?查不到。有不想透露姓名的人士告知是孔多赛。

孔多赛,法国著名的启蒙思想家,亲自参加了法国大革命。素有法国大革命“擎炬人”之誉,他的“反革命”所指就是那些反对法国大革命的人。然而不幸的是,法国大革命后的第四个年头,他就被雅各宾派当做“反革命”通辑最后服毒自绝。

怪了。“反革命”是法国人的发明。谁又能想到“革命”两个字却是咱中国人周文王姬昌的发明专利。他在《周易·革卦·彖传》中写道:“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原来“革命”一词是周文王的首创,难怪毛泽东将周武王伐纣的这场战争给予“人民战争”的高度评价。

虽然法国人发明了“反革命”,但“反革命罪”却是苏联人的专利。苏联在十月革命后不久的俄国内战期间,于1917年12月5日发布了《人民委员会有关法院第一号令》:为了打击反革命力量,维护革命,与土匪、奸商,以及商人、工业大亨、职员等人的破坏行动与其他敌对行动进行斗争而成立了平民革命、军事革命和交通革命法庭,专门审判“反革命罪”。

革命法庭的法官由苏维埃选举,未必有法学知识,在1922年之前也无法律可依,只能依政府命令与革命意识判决“反革命罪。当时全俄各地有610个契卡工作委员会,1000多个革命法庭。

中国的“反革命罪”是国民党的发明:1927年2月9日,武汉国民政府临时联席会议通过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惩治反革命罪的单行法规,即《反革命罪条例》,开启了“反革命”行为入罪化之先河。据说该《条例》是以1926制订的《苏俄刑法典》为蓝本而转了基因。

1934年4月8号,中央苏区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中一是确定了反革命的犯罪行为。即图谋推翻或破坏苏维埃政权及工农民主革命所得到的权利,图谋保持和恢复豪绅土地资产阶级政权者。二是列举了28条具体罪行。主要包括对苏维埃的领土侵犯、经济侵犯、政治侵犯、思想侵犯等。如组织反革命武装军队及团匪侵犯苏维埃领土,或煽动居民在苏维埃领土内举行反革命暴动;以反革命为目的,故意反对或破坏苏维埃的各种法令及其所经营的各种事业等。

1949年后,反革命罪成为了惩罚最严打击最重的刑事罪名。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批准公布施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分别列举了11款反革命罪:包括背叛祖国罪、策动叛变或叛乱罪、持械聚众叛乱罪、间谍或资敌罪、组织或参加反革命特务或间谍组织罪、利用封建会道门进行反革命活动罪、反革命破坏杀人罪、反革命挑拨煽动罪、反革命偷越国境罪、聚众劫狱或暴动越狱罪和窝藏包庇反革命罪犯罪。

1981年,《探索与争鸣》这家期刊在第一期刊登了一篇“重磅炸弹”,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二年级的学生徐建所写的《“反革命”罪名科学吗?》一文,这是1949年以来第一篇正式质疑反革命罪的文章。

据法制日报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文除招致不少文章的批判,更大的压力是学校收到了一位中央领导的指示:“我们和反革命斗争了几十年,人民大学居然有个学生要取消反革命罪,该当何罪,彻查。”这位下过乡、当过兵、复员后当过工人,进大学之时已经26岁的法律本科生,险些被定为“反革命”。幸运的是,学院最后给这位学生的结论是:徐建是学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这位学生终于与反革命罪擦肩而过。

1997年3月14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公之于众。新刑法最大的变化,就是取消了反革命罪,改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一天,距离徐建同学于1980年写出《“反革命”罪名科学吗?》、喊出取消反革命罪的第一声,已经过去了整整17年。

接着,1999年的宪法修改,将“镇压叛国和其他反革命的活动”修改为“镇压叛国和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也将反革命罪的表述删除。“反革命罪”一词从此完全退出了我国法律的历史舞台。

1968年底,正在北京25中念初中,批斗参加过三青团的历史反革命分子曹文运和鼓吹“天下也有白乌鸦”的现行反革命分子钟云夏。

工宣队的郑师傅问我:你不说说。

我偷偷地告诉他:历史反革命之所以历史是改好了,现行反革命之所以现行是变坏了。是不是?

郑师傳听了很吃惊,忒辩证了,有道理。到此为止,别再对别人说,不惹麻烦。

1970年一打三反,家跟前儿枪毙了两个反革命,一个是明星电影院后身的现行反革命分子遇罗克,一个是家对面冶金部礼堂对过的历史反革命分子金有钟。遇罗克虽然叫不上名,但记得住那个“廋猴大耳朵”。金有钟我管他叫“金伯伯”,他儿子就是和我们一块天天弹球推铁环的“金逼小小”。

乌有之乡公开呼吁“恢复反革命罪”同意不同意?长江黄河不倒流。想一想时不时就浮现在脑海里的遇罗克和金有钟的音容笑貌,秦爷忘不掉。以“反革命”的名义想想过去:不同意!不同意!坚决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