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仁卓嘎:毛泽东认可雪域西藏的概念

0
中共多年以来,动用各种媒介宣传介绍“西藏的范围仅仅是西藏自治区,达赖集团谋求的‘大藏区’是历史上不存在的”。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结合中共党史文献,以及藏文里有关西藏的概念。便可以戳穿中共藏学写手的谎言。
流亡藏人都明白,西藏没有大和小。“大西藏”是中共为瓦解藏民族而改写的伪概念,由于西藏问题是诸多势力斗争的焦点,导致了政治的西藏概念与民族文化的西藏概念在中共的定义中必须被明确区分。
凡对藏学有一点基础的中国人,都知道,藏人把自己的家园称为“博”(བོད།),在文学和诗歌里,赞美家园的词有“博卡瓦坚”,“岗迥博”(雪域西藏)等。中共成立“西藏自治区”后,发明了བོད་ལྗོངས།(读音:博迥)一词指代今日的“西藏自治区”。如果海外藏人以由卫藏,多麦(安多),多堆(康区)组成的西藏来指代西藏的政治领域,就会被批判为所谓的“大藏区”。
在藏人的远古记忆里,就有一个统治范围涵盖了整个西藏高原的名为“雪域西藏大国”的历史印记。读过笔者在光传媒发表的有关介绍13世达赖喇嘛新政时印刷的藏币纸钞的朋友们一定知道,西元1913年印刷的一种10章噶藏币纸钞上面,藏文所写的历史年代是“继承雪域西藏大国政府1659年”。尽管当时各藏族部落还没有统一,但藏民族就有了“西藏国”意识。
“大藏区”是怎么来的?
学术界一般把吐蕃王国视为藏民族的第一个统一国家,今天海外藏人所声索的西藏范围也大致是吐蕃时期的疆域。凡有一点藏学基础知识的朋友都知道,吐蕃在藏文里被称为བོད་ཆེན་པོ།(如果你看中国网站,堪称垃圾的“百度百科”提供的藏文原文是错的)。吐蕃的藏文原文词,汉语拟音“博钦波”。而后面钦波,如果做形容词来说,即藏文“大的”之意。但是,藏学写手在今日“政治化藏学”使用之时,把称呼古代吐蕃的藏文名字བོད་ཆེན་པོ།“意译”为“大西藏”或“大藏区”,套在今日批判流亡藏人政治主张的文章里。我曾说过,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现代藏学项目必须解散,欺已欺人的谎言说了这么多年,真以为还能继续骗呢。
事实是,70年前的1952年,藏中双方签署城下之盟《十七条协议》以后,中共在统战西藏僧人贵族代表时,毛泽东都承认以卫藏,多麦,多堆三区为基础的西藏。
这里,我原文引述一份中国不敢公布的历史档案原文。
毛泽东主席接见西藏致敬团代表的谈话要点(1952年10月8日)
1.共产党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信教和不信教的,信这种教和信那种教的,一律加以保护,尊重其信仰,今天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将来也仍然采取保护政策。
2.分地的问题,与宗教问题有所不同,在汉人区域已经分了土地,这里对宗教仍然是保护的。少数民族地区分不分土地,由少数民族自己决定。西藏地区现在谈不上分地,将来分不分,由你们自己决定。并且由你们自己去分,我们不代你们分。
3.成立军政委员会和改编藏军是协议上规定了的,因为你们害怕,我通知在西藏工作的同志,要他们慢点执行。协议是要执行的,但你们害怕,只好慢点执行,今年害怕,就待明年执行,如果明年还害怕,就待后年执行。
4.西藏地方大,人口少,人口要发展,从现在二,三百万发展到五六百万,然后再增至千几百万就好。还有经济和文化也要发展,文化包括学校,报纸,电影等等,宗教也在内。过去的反动统治,清朝皇帝,蒋介石都是剥削压迫你们的,帝国主义也是一样,使得你们人口不得发展,经济削弱了,文化也没有发展。共产党实行民族平等,不要压迫,剥削你们,而是要帮助你们,帮助你们发展人口,发展经济和文化。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就是要执行帮助你们的政策。开始进去的时候不会有帮助,三四年之内也不可能有多的帮助,但以后就能帮助你们的,那是一定的。如果共产党不能帮助你们发展人口,发展经济和文化,那共产党就没有什么用处。
“你们来了,我很高兴,最近你们可以到南京,上海,天津,广州,东北等地去参观。以后西藏僧俗各界如果能够有更多的人到内地各处去参观,便可以加强我们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友爱的关系。”
请读者注意第四条,毛泽东口中所说的“西藏人口”是两三百万,这是1951年时期所有的藏族人口数字,而不是今“西藏自治区”范围下当时的约100万左右人口。有关西藏人口数据,在1950年中共欲占领西藏时,纽约时报的报道背景里有介绍数字,当时藏民族人口是3 million(300万)。毛泽东每天必读参考消息上的文章,他一定知道这个数字。这就可以推理得出,毛泽东认可中共后来历史写手编出的所谓“大西藏”概念。
中共后来言必澄清,毛泽东思想不是完全都对。那么同样,卓嘎可以说,邓小平“以西藏有多少汉族人口来衡量…”有关观点也不一定是对的。中共既然可以引用后者为党辩护,卓嘎也可以引用前者为藏人历史主张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