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622)—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0

图,1992年邓小平南巡深圳,站在邓身旁的高个子就是马志民。他表面上很受中共肯定。但当成为高层官员追求权钱色的障碍时,正直的人就要被牺牲了。

2001年香港廉政公署针对中旅集团的「八爪鱼」行动, 是对中资企业的最后一宗反贪行动。声明中的「前主席」,是被调回北京接受「双规」的朱悦宁。 「双规」是指在规定时间及地点受查。

他的前任,即中旅集团前主席马志民,是我多年的朋友。那时他来我家,对廉署的执法相当兴奋。老马是前深圳镇委书记和宝安县统战部长。六十年代前几年,因丽仪在深圳教书,我父亲也常去深圳,老马跟我们家来往较多。文革时他被打成走资派,被关进拘留「牛鬼蛇神」的「牛棚」。

文革后期他被「解放」,我们有见面。那时他对文革和中共高层已经有很多私下批评。文革后1979年他调来香港,主持中旅社工作,在深圳建「华侨城」和「锦绣中华」主题公园,把中旅扩大经营范围成为香港最大的国企之一的集团。我们在香港也有往来。 《七十年代》的转变他也知道,但并不妨碍我们如朋友般交换对中国局势的看法。在中旅集团将近二十年,到1998年,他突然被「离休」,意思是从原岗位退下而仍然领取原有薪资。他薪资不高,在任内经手承办许多项目,包括中旅上市,他都不沾任何利益,以致离休时他的银行存款只有10万港元。他的廉洁,他对工作的热忱,是中共干部中少见的。老马2006年去世。

那天他来我家,谈到他的继任人朱悦宁,愤愤然讲出他被「离休」的根本原因,是他不肯配合上级的钱、色要求。他直指上级是接替父亲廖承志担任侨办和港澳办主任的廖晖。

朱悦宁案没有让廉洁奉公的老马兴奋多久,因为一年后,在北京被「双规」的朱悦宁又「完好无缺地出山」也。香港廉署认为证据确凿的贪污疑犯,在「官官相护」中逍遥法外。

香港廉政公署的建立和成功运作极不容易。许多国家或地区想借鉴香港廉署的经验,都不成功。中国大陆出版过一本叫《零容忍》的书,详细介绍香港廉署的组织和运作。但在中国,是越反贪就越贪腐,仅仅要求各级干部财产公开这一条,就空喊几十年都做不到。

香港廉署成立时除了社会贪污行贿已成积习,因而引起「警廉冲突」之外,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任何人倘若「财产或生活质素与收入不相称」,就有可能被查。意思是:你拥有财产的数目,或你的生活质素,不是你的公开收入可以达致的。所谓公开收入,即薪资、继承遗产,在股市、楼市或其他投资中获利等等。也就是说,要贪污疑犯解释财产来源。

这并不符合香港实行普通法的「无罪推定」原则。因为按普通法,是否有罪,要控方证明;而不是由被告证明自己无罪。因此,其他国家不能根据这条法例,将香港的贪污疑犯引渡回香港。这也是一些警队的大贪污疑犯能够留在加拿大等国的原因。据闻这一条在制订廉署条例时内部争议甚久。

除了廉署对任何举报都认真查办之外,还需要香港法院的公正审理。香港继承百多年英国司法独立的传统,法官有严格的行为指引,规定不能以他的司法地位寻求个人利益,不能担任商业公司的董事职位,尽量不出席敏感的社交场合。所以法官是相当孤独的专业。

表面看来,法官薪资颇高,李国能当首席大法官时的月薪是22.7万港元。但这薪酬只相当于他当资深大律师打一场官司收入的十分一。而担任政府局长级的高官,月薪都超过30万元。

早前我提过,曾经去参加一次李国能在家中为陈爵退休而设的晚宴,座中除我之外都是高级法官。他们的谈话内容不提案件,却讲哪一家廉价航空的服务较好。相互推荐去乘坐。可见他们的生活都相当俭朴。

普通法的司法审案,除了依案例之外,还有其他判案原则。这以后再谈。在这里,只想强调香港司法的公正性,直到2019年前,还是极受香港市民包括外国居民充分肯定。

司法的独立、公正,是廉署能够成功执法的基础。

前文提到,2001年后就再没有任何一家中资公司受到廉署调查。在漫长的二十多年时间内,中资企业在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从1997年的16.29%,上升至80%。在中国大陆的贪污日趋严重的情况下,香港的中资企业居然没有一间受查。难道会没有人去举报吗?

尤其是,中共自己揭发的香港国企涉贪的人士,至少有曾任香港中国银行总裁的刘金宝,和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他们都被调回大陆审查。 2013年香港审计处揭发前廉政专员汤显明任职期间酬酢开支混乱,接受中联办官员礼物和饮宴,又回请晚宴拨作宣传费报销。为什么廉政专员只同中共官员酬酢和饮宴、送礼,却没有与其他任何国家的外派官员或商家有同样的酬酢?廉署何以二十多年都不再查中资?答案不是很清楚了吗?

2014年,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涉贪被捕,他在法庭上说,时任港澳办主任兼政协副主席的廖晖给了他1118万港元花费。

从一开始只是私下提供好处,到直接给钱香港官员花费。其后,律政司甚至不起诉梁振英在担任特首期间,秘密收取澳洲一间公司5000万港元费用。

建一座高楼不容易,但拆毁一座高楼就轻而易举了。想起清初孔尚任戏曲剧本《桃花扇》的名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有人认为,廉政公署后来演变成为专门对付反对派的东厂。 (164)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