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生:老人政治,中国民族梦魇、定时炸弹

0
左起: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Public Domain)图片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老人政治——中国民族梦魇、定时炸弹

作者:留生

老人政治,可以理解为国家政权掌握在一个老人或多个老人手中,这种政权往往盛极而衰,往往给中国带来最沉重的灾难和伤痕。为什么提这个,因为中国习某某69岁了。

老人政治并非歧视老人,须知成为国家首脑,一般都经历几十年历练。手握权柄的老人虽然经验丰富,但是不可抗拒的生理、心理劣势同样多,这一幕在中国五千年频繁上演。

老人生理心理如何?韩愈在《祭十二郎文》写的很清楚,头发越来越白,牙齿越来越松动,身体越来越衰落,精神越来越差。

老人当权的劣势:

会多疑,见多了尔虞我诈,时刻担心别人抢夺自己的权位。

会神经紧张,别人一反对就忘不掉,日夜反复思考别人的话,没法开放的包容别人,忍受不同意见。(庐山会议,毛泽东对彭德怀的公开反对当时并不介意,几天后就对彭德怀人身攻击、肉体毁灭)

会固执,靠老做法做事,不喜欢改变,改变意味着不确定。

会封闭,越来越相信身边人,习惯制造小圈子。

会疲劳,以前能走三公里,现在走一会就累了,以前能讨论一天,现在看几页纸就累了,以前能。

会自卑,以前能和女人谈笑风生,现在诸事不举。

会极度自私,辛苦一辈子,船到码头车到站,是时候要回报多享受了。

总之,手握权柄的老人,不会像普通老人一样安享晚年、心态平和,反而经常会有无力感,会有恐慌感,会有神经感,会像婴儿一样,死死抓住权柄不放,这是人的生理规律,不因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中国,老人政治从来是民族梦魇、定时炸弹,哪怕你是知名皇帝。不说乾隆89岁、武则天82岁、赵构81岁,造成了多少荒唐事。

汉武帝刘彻,终年70岁,北击匈奴,开疆拓土,英明神武,晚年巫蛊之祸,逼死太子、株连无辜数万人。

唐玄宗李隆基,终年78岁,前期宫廷政变、拨乱反正、英明神武,开创开元盛世,老年后,宠信奸臣、宠爱杨贵妃、重用安禄山,造成安史之乱。

明太祖朱元璋,终年71岁,乞丐皇帝,天下一统,晚年,诛杀功臣,明初三大案,一次都是几万人头落地,造成靖难之役。

清圣祖康熙,终年69岁,灭鳌拜平三藩,剿灭葛尔丹,雄才大略,晚年吏治腐败,九子夺嫡,雍正上台国库竟无银可用。

毛泽东,统一中国,结果发动文革。

邓小平,终结文革,结果六四镇压。

但在全球,老人政治也并非全坏。特朗普是老人,拜登也是老人,但是,美国民主大选,让特朗普没法连任,美国信任度民意调查,让拜登四处喊冤,加紧工作,争取选民支持。

结束老人政治,只能靠民主,有民意压制,有任期限制。

但是,中国民主的门,已经被习彻底关死了。拜登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海军学院毕业典礼,都披露了习近平多次说过的话。早在拜登还是奥巴马那一届的副总统时,习近平就对他说:民主制度在21世纪已经无法持续,因为世界变化太快太大,只有集权制度才能驾驭;而民主需要耗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协商,才能达成共识,而情况早已超出民主制度的应对能力。习近平说“我们耗不起这个时间”。拜登还说,在他当选总统后,习近平给他打电话祝贺,谈了三个小时,习近平坚持认为,21世纪只有集权才能领导世界。

耗不起民主协商的时间,只有集权才能领导世界。这就是习的时间焦虑、权威焦虑,这充分符合了集权政体下老人政治的特征。

习老了,怕麻烦、怕讨论、怕丢权。

怕麻烦,所以一切封禁了事,

怕讨论,所以出台不得妄议中央。

会固执,觉得自己的制度是最好的,国内国外只要有反对,就对着干。

会神经紧张,所以修改宪法,要求连任,一直掌权。

会自私,所以新冠一条路走到黑,习是老人,怕传染染病。

会封闭,所以重用自己的派系,浙江派充斥中央及各地关键职位。

会疲劳,所以不思考,只能靠稿子来念,中国元首在峰会竟然回答“我找下稿子,没有这个问题的回答”。

会多疑,所以自己报道从来头版头条,总理李克强基本没有存在感和话语权。

这些的最终是,会贪权,所以修改宪法,要求当皇帝。

21世纪,竟然还有一个老人要当皇帝,何其可笑。“21世纪只有集权才能领导世界”是标准的老人臆想,他开错了药方,却没有人告诉他错了,他也不会认为自己错了,即便是,也是世界错了。

中国发展的定时炸弹,经过毛,经过邓,终于又要炸了。

拆弹还是拆党?都要拆。不管是阻止二十大连任,还是开放党禁,进行民主选举。

拜登对海军学院毕业生演讲说的没错:“我们正经历一场民主与专制的全球斗争”;“未来十年是本世纪决定性的十年,将为子孙后代塑造世界格局和价值观。你们毕业的时间点,正是美国历史的转折点,也是世界历史的转折点。”

老人政治的病,只有民主选举才能治。

中华民族的病,只有民主选举才能医。

十一民主大选,请大家一起参加。

留生:一名中国辞职官员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