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高专未找到种族灭绝证据?中国官媒扭曲巴切莱特“不是调查”的新疆行

0
17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在日内瓦对媒体讲话。 (2022年6月13日)

李菁菁  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记者:

“在访问了新疆和中国其他地区后,她没有发现任何种族灭绝的证据。”

6月13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宣布,她在8月31日结束目前的任期后将不再寻求连任。她表示是因私人原因而作出该决定。但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背景是她上个月的一次引发很大争议的中国之行。

人权组织和西方国家政府批评巴切莱特——如“法兰西24小时频道”所说——“倒在了中国宣传机器的轮下”。

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记者李菁菁(Li Jingjing)把这些对巴切莱特的批评声转变成中国官方宣传的材料。

她说,巴切莱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为西方政府撒谎,要么“被取消”。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在几个西方国家政府的多次要求下终于访问了新疆,”李菁菁在她的个人YouTube频道上说。“你可能会以为,(巴切莱特的)这次第三方的、独立的访问终于能澄清误会,(这些)西方政府终于能满意了。当然不是。他们变得怒不可遏。他们想炒了她。但为什么呢?因为在访问了新疆和中国其他地区后,她没有发现任何种族灭绝的证据。”

上述说法是错误的。

中共官媒新华社发布照片显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业巴切莱特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线上会面。(2022年5月25日)

中共官媒新华社发布照片显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业巴切莱特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线上会面。(2022年5月25日)

巴切莱特这趟受到中国官方高度管控的访问——特别是在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面临迫害的新疆地区——目的从来不是为了调查实况。

北京在舆论宣传方面利用巴切莱特来试图给自己受到的种族灭绝指控洗白。北京对此次访问的利用意图以及其他相关担忧引发了外界对巴切莱特此行的批评。

巴切莱特上个月对中国进行为期六天的正式访问。这一访问酝酿了四年。

5月28日,巴切莱特发声明明确说明她的“这次访问是什么,以及不是什么” 。

她说:“这次访问不是调查——高级专员的正式访问本质上引人关注,并非有助于属于调查性质的详细、有条不紊和不引人注意的工作。此次访问提供了一个与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就人权问题进行直接讨论的机会,以相互倾听、提出关切、探索并为未来更定期、更有意义的互动铺平道路,从而支持中国履行其国际人权法义务。 ”

因此,与李菁菁的说法相反——巴切莱特此行并不是去找到种族灭绝的证据。

尽管如此,巴切莱特的这次访问还是引发大量批评,并涉及多个方面。

230多个人权倡导团体联名发表公开信要求巴切莱特辞职。这些团体指责巴切莱特“在最近访华期间‘洗白’中国政府的人权暴行”。

欧洲议会也同样对巴切莱特的访问及其结果表示关切,批评巴切莱特此行“缺乏对拘留设施的不受限制的准入,而且拘留设施受到“严格的国家控制”,以及此行造成的“对中国和新疆人权状况具有偏差性的看法和图景”。

5月28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对北京“为限制和操纵她(巴切莱特)的访问而做出的努力”表达关切

布林肯说:“我们担心北京当局对访问施加的条件,无法对中国的人权环境进行完整和独立的评估,包括正在发生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的新疆,”

他还说:“高级专员本应获准与不在拘留所、但被禁止出境的维吾尔人和新疆其他少数民族海外侨民的家人进行秘密会面。”

在6月1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次会议上,巴切莱特说,她在访问期间无法与任何目前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或他们的家人交谈。

布林肯在其5月28日的声明中还提到,“我们还注意到,高级专员不被允许接触参与新疆劳动力转移计划,并被派往中国其他省份的个人。”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的两名研究员在她们题为《光天化日之下:维吾尔强迫劳动和全球太阳能供应链》的报告中表示,中国针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穆斯林人口的“劳动力转移”项目在“前所未有程度的强迫环境下”展开。

5月24日,也就是巴切莱特中国行的第二天,一批新的新疆相关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被称为“新疆警察文件”——被曝光,其内容详尽展示北京在新疆的人权侵犯行。

如美国之音“揭谎频道”和其他媒体机构之前所报道,这批文件中包括数千张被关押者的照片以及一些政府机密文件——其中部分文件显示了警察可直接击毙“不听劝阻继续扩大事态、逃跑或企图抢夺枪支”的被关押者的规定,以及能“将中央政府官员与在新疆发生的暴行联系在一起”的中共高级官员内部讲话记录。

巴切莱特在她访问期间没有对这批曝光文件作出回应。

巴切莱特还因她看上去采用了中国官方语言来描述中国的新疆政策而受到强烈批评。北京在新疆的政策据称包括大规模拘留、酷刑、宗教镇压、强迫劳动和国家支持的绝育项目。一些批评人士说,这些政策的实施符合联合国对种族灭绝的定义。

巴切莱特在其5月28日的声明中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她对反恐和去激进化措施的应用及其广泛应用提出了疑问和关切——特别是它们对维吾尔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权利的影响。”

她还在声明中使用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这一北京用来称呼新疆大规模拘留营系统的词汇。“在她访问期间,政府向她保证,‘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系统已经拆除,”声明中说。

美国之音的姊妹机构自由亚洲电台(RFA)报道说,一些维吾尔人权组织认为,巴切莱特声明中的“去激进化”、“反恐”和“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等用语模仿了北京对其新疆政策的修辞语汇。

“高级专员拒绝调查中国的种族灭绝行为,并采用和重复中国政权的说法,进一步在联合国中巩固了他们(中国)的宣传,这让她自己和她的办公室蒙羞,”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执行主任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告诉RFA。

6月3日,39名国际新疆事务学者就巴切莱特的这次访华联名发表公开信

这些学者“对她(巴切莱特)5月28日的官方声明深感不安”。他们在信中说,巴切莱特结束中国行后的声明“无视”了这些学者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学术研究结论,甚至还与这些结论“矛盾”。

他们也批评巴切莱特模仿和照搬北京在新疆问题上的用语和谈话口径。

“在她的声明中,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不仅没有谴责这些政策,而且她拒绝提及除了大规模拘留计划之外的任何政策,她使用了北京最新的委婉称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相反,巴切莱特要求北京‘审查所有反恐和去激进化政策,以确保它们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公开信说。

“人权高专巴切莱特的话重复了中国政府所称的他们在新疆的暴行都是‘反恐’努力的一部分。我们的研究以及中国政府自己的文件都显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出所料,北京的官方媒体已经声称她的这些言论印证了他们的清白。”

学者们补充说,关于“新疆暴行”的大量证据使他们达成了学术界罕见的“非同寻常的共识”。他们说,北京的行为“可以可信地被称为一个种族灭绝性的计划”。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人权组织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总监、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联合创始人兼副主席班内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赞同这些学者的观点。

“她学舌了北京关于‘反恐’和‘去激进化’的措辞,赞扬了中国在‘多边主义’中的作用,并鼓吹中国共产党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的成就。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有用的白痴,被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巧妙地利用了,”罗杰斯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写道

罗杰斯称巴切莱特5月28日这份声明中的其他一些内容是“奥威尔式的”。他指出,她“赞扬中国促进性别平等,但没有提到被大量记录的、系统性的性暴力、强迫绝育、强迫堕胎、人口贩运、酷刑、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也在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中批评了巴切莱特,称她“现在只剩两个半月的时间来解决她在中国问题上的失误”。

“她拒绝揭露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以及他们在全国各地糟糕的人权记录,这背叛了无数的受害者和幸存者。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米歇尔·巴切莱特未能顶住来自中国的政治压力将成为她任期遗产的主要部分,”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阿格妮斯.卡拉马尔(Agnes Callamard)说。

与此同时,人权组织、学者和政府机构正在向巴切莱特施压,要求她公布她的办公室拖延已久的一份报告。该报告事关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指控。巴切莱特曾表示,这份报告将在2021年9月完成,但之后又称会在去年12月完成。

在宣布她不寻求连任后,巴切莱特说,她正在编写新疆报告的更新版,而且这份报告将先与北京有关当局分享,以征求他们的“事实相关评论”,然后再发布。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对此表示,有关这份修订版报告的消息“本应引起人们的欢呼”,但相反,它“受到了怀疑和厌倦情绪”。

人权观察表示,“巴切莱特的信誉在她最近灾难性的中国行后受到了严重打击。”

“(她)作为高级专员的遗产,将以她是否愿意追究像中国这样的强大国家的责任来衡量,”该组织补充说。

“她需要发布一份报告,列出实现这一结果的策略,并通过倾听而不是逃避生活在中国政府压迫噩梦中的人民来弥补错过的时间,”人权观察表示。

2022年6月22日 05:42
埃科尔斯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