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实力” — 集中营哈萨克族证人海外遭噤声

0

流亡哈萨克人在设于阿拉木图的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办公室内举起失踪亲人的照片 美联社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最近与中亚五国外长会晤,并对哈萨克斯坦进行了正式访问。不过,就在中哈两国强调深化合作之际,有当地人权组织披露,北京当局通过“软实力”渗透,正迫使那些揭露新疆集中营的哈萨克族证人在海外噤声

6月6日至9日,中国外长王毅正式访问哈萨克斯坦,并出席“中国+中亚五国”外长第三次会晤,强调深化中哈两国的“政治互信和务实合作”。

作为中方“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员国,哈萨克斯坦近年已将中国视为最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而在当地影响力不断上升的同时,中国也在加强其“长臂管辖”的力度。

中国“软实力”与哈国安全局被曝联手胁迫证人

身在美国的哈萨克斯坦人权团体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创建人赛尔克坚(Serikzhan Bilash)告诉本台:“现在中共在哈萨克斯坦的渗透已经很强大了,他们把这些集中营的目击证人也胁迫了,让他们不要开口说话。还没公开(作证)的人也已经被恐吓,闭口不谈了。甚至那些家人都被关在集中营里面或被判刑20年的那些人,现在也都不敢(发声)了。”

身在美国的哈萨克斯坦人权团体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的创始人赛尔克坚称,恐吓、勒索这些证人的包括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所谓“软实力”,也就是当地亲共的华人华侨组织,以及和中方相配合的哈萨克斯坦安全局。 (赛尔克坚提供)

身在美国的哈萨克斯坦人权团体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的创始人赛尔克坚称,恐吓、勒索这些证人的包括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所谓“软实力”,也就是当地亲共的华人华侨组织,以及和中方相配合的哈萨克斯坦安全局。 (赛尔克坚提供)

赛尔克坚原本是从新疆移民到哈萨克斯坦的一位商人。1991年,哈国从前苏联独立出来后,全球各地约有上百万哈萨克族人回到了哈萨克斯坦,其中有近50万人来自新疆。2017年初,赛尔克坚在哈萨克斯坦发起成立“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并率先向国际社会揭露新疆“再教育营”的人权侵犯状况,引发外界关注。

赛尔克坚表示,他们至今已经收集到超过3万份证词,包括很多集中营获释者亲口陈述的受迫害经历。不过,他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证人正在受到胁迫。

“(有证人)本来到我们这边来录制视频,已经把视频都公开了,他们把这些人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恐吓、勒索。” 赛尔克坚说,“在中国的亲弟弟被恐吓,或者恐吓他在哈萨克斯坦的老婆,所以这位男士不得不让我们删除他的‘证人证词’视频。然后他这个人就变了,他说的话就和中国集中营里面的人一样了。”

赛尔克坚发现,在这些证人遭到恐吓、胁迫的事件中,中国在哈萨克斯坦的所谓“软实力”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中也包括在当地被操控的冒牌人权组织以及和中方配合的哈萨克斯坦安全部门。

集中营证人被骗签字支持中方说法

居住在哈国首都努尔苏丹的塔布斯汗·马吾尔甫汗曾于2018年被关押在新疆的“教育转化中心”,之后又遭到监视居住。2019年底,他来到哈萨克斯坦,并向“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提供了遭受虐待的证词。

他告诉本台,哈萨克斯坦安全局上月曾找他谈话,要了解他在中国被监禁的情况。谈话过程中,哈国安全人员对他进行了威胁恐吓,又要求他在一份文件上签字:“他们让我在我不太了解的(文件上)签字。当时我没反应,我给他们签了。”

马吾尔甫汗说,他不太熟悉当地文字,但被骗取签字后他仔细回想,其中有很多话似乎都是中国政府的宣传:“里面讲的是,中国就是好、国家发展第一名、中国人没有压迫少数民族。我想起来,这个不对啊。” 马吾尔甫汗后来将此事通知了赛尔克坚主持的阿塔珠尔特组织,并公开宣布不承认在相关文件上的签字。

居住在哈国首都努尔苏丹的塔布斯汗·马吾尔甫汗曾于2018年被关押在新疆的“教育转化中心”。(图/新疆受害者数据库)

居住在哈国首都努尔苏丹的塔布斯汗·马吾尔甫汗曾于2018年被关押在新疆的“教育转化中心”。(图/新疆受害者数据库)

他还披露,当时和他谈话的哈国安全局人员中,有的人一直讲中文:“当时我没反应,回去想一想,他们不应该知道中国话的。他们不是一般的人。”

真、假“阿塔珠尔特”

多年来,赛尔克坚创办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致力于向国际社会揭露新疆集中营的情况,但哈萨克斯坦官方却始终不批准该组织注册。而从该组织分裂出去的一些人,却在官方支持下顺利登记。

根据自由欧洲电台的相关报道以及赛尔克坚本人的陈述,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局收买了3名受煽动而背叛“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的成员,其中一人名叫吉迪拉里·奥拉足利(Kydyrali Orazuly)。他在官方支持下,于2018年12月注册了一个名为“阿塔珠尔特青年志愿者组织”(Atajurt Zhastary Youth Volunteer Organization)的团体和一个基金会,以及一个名叫“哈萨克斯坦中国研究所”的机构。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部分成员合影(“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提供)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部分成员合影(“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 提供)

“哈萨克斯坦中国研究所的负责人说,新疆‘学习中心’ 90%以上的哈萨克人都被释放了。这是他在自由欧洲电台上发布的消息。” 赛尔克坚指出,这些言论完全是在配合北京官方的论调。

2019年,赛尔克坚被哈萨克斯坦政府立案调查,当局指控其创建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是未注册的非法组织。赛尔克坚表示,就在同年,另一个被哈国安全局收买、名叫叶尔波力·杜拉别克(Erbol Dauletbek)的人,以和赛尔克坚的组织同样的名字顺利注册。

杜拉别克曾在2019年向自由欧洲电台表示,没有人投诉说被关押在新疆“教育培训中心”。赛尔克坚披露,杜拉别克曾以“非法占有罪”起诉他,试图掌控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的YouTube频道这个有力的发声平台。

“这些人他们跟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是同步的,中国共产党发钱就是要通过他们来发。” 赛尔克坚说。

不过,杜拉别克向本台记者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说其组织的目的是“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种族灭绝政策”,他们与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安全局没有任何关系,也没给谁发过钱。

记者发现,目前在海外的哈萨克族集中营证人都把赛尔克坚创办的组织称为“真的阿塔珠尔特”,而把杜拉别克等人注册的组织称为“假的阿塔珠尔特”。

帮还贷、送红包、电话恐吓 海外证人成“维稳对象”

“哈国和中国政府一起排斥真的阿塔珠尔特,而在支持假的阿塔珠尔特。”一位哈萨克斯坦人权活动者“阿雅拉”(化名)举例说,前段时间他们组织了一次关于揭露新疆集中营的活动,“真的阿塔珠尔特大会上露面的一位女集中营证人和我们一起拍照合影,但还没有正式讲话,第二天就有中国警察出来威胁她。还有,她留在中国的女儿受压,求妈妈不要跟真阿塔珠尔特来往。”

出于安全原因而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阿雅拉”说,“有些被金钱诱惑过的证人也跑过去劝这位集中营证人,不要她跟真阿塔珠尔特接触,有啥事情要跟这个正式注册过的阿塔珠尔特说。”

曾在新疆遭到关押的马吾尔甫汗也告诉本台,有“假的阿塔珠尔特组织”人员曾试图用金钱收买他。

“上次和我一起坐过牢的女人,她说你有贷款吗?我说有。她说,你有多少贷款跟我说,我让叶尔波力给你还,你有多少还多少。” 马吾尔甫汗说,如果收了她们的钱就得听从“假的阿塔珠尔特”组织摆布,所以他拒绝了这位名叫加孜拉·阿山的女人的还贷提议。

另一位生活在哈萨克斯坦城市阿拉木图、名叫很巴提•木哈买提哈里的女士告诉本台,近两年,从新疆来到哈萨克斯坦的人还可收到中国政府有条件提供的“生活费”:“2021年和2020年来的,他们每个月(给)800块钱的生活费。他们说是生活费,可是(中国政府)跟他们说‘不要乱讲话’。通过微信红包那样发过来。”

目前,木哈买提哈里的哥哥叶尔波拉提还被关在新疆的乌苏监狱。她说,哥哥只因信仰伊斯兰教做礼拜就被判刑17年。官方也曾透过她在新疆的嫂子,警告在哈萨克斯坦的亲人“不要乱讲话”。

针对上述中国政府以发放“生活费”为名,迫使海外集中营证人噤声的投诉,本台记者多次向新疆自治区外事办公室和民族事务委员会等部门求证,但截至目前,没有收到任何当地政府或警方部门的回复。哈萨克斯坦的外交部和驻华使馆也没有就该国安全部门是否配合中方威胁海外证人的问题,回复本台查询。

赛尔克坚表示,哈萨克斯坦目前的经济状况很差。因此这些来自中方的金钱对刚来到当地的哈萨克人更具吸引力,尤其在近两年这种现象日趋普遍:“以前我们一直以为,中国的维稳费是花在新疆境内,现在新疆的一部分维稳费他们改变了政策,一部分维稳费往外发了,这部分人也被列为维稳对象了。”

另一名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女商人迪娜·努得拜也是集中营证人。她披露,“假的阿塔珠尔特”组织也拉拢过她。另外,她曾居住过的新疆伊犁尼勒克县村委会人员还打电话给她,进行骚扰、威胁。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图片)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图片)

她向本台提供了一段村委会人员的电话录音:“(村委会人员声音)有很多从我们中国去哈萨克斯坦的人,和你一样,有不少人到那边买房子结婚生孩子 。我们帮助他们,所有人的户籍都在我们这里,我们和他们每一个都保持联系,保持联系是我们的工作义务。”

努得拜询问这名工作人员,所谓掌握的情况要向谁汇报?但对方不说。努得拜认为,中国政府目前是以向海外哈萨克人打电话等方式,威胁他们依然处于被掌控的状态之中。

如何反制中国的“跨国镇压”?

针对有关中国政府与哈萨克斯坦安全部门联手合作,威胁、收买在海外的集中营证人问题,赛尔克坚认为,中国“跨国镇压”的目标既包括一些从新疆集中营被释放出来、刚刚抵达哈萨克斯坦的人,也有一些长期揭露亲人在新疆遭受迫害的证人家属。

与此同时,本台记者也试图联络多位曾在不同媒体上公开披露新疆集中营状况的哈萨克族证人。但他们大多或不予回复,或认为相关呼吁没有产生效果,因此不希望再为此公开发声。

“该用钱的时候用钱,该恐吓的时候恐吓,敲诈勒索,各种各样的手段。中共在哈萨克斯坦可以说,是把这些人都给搞定了。” 赛尔克坚说。

2021年9月,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民间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以《无处可逃: 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迫害》为题发布报告。报告内容援引了赛尔克坚受到哈萨克斯坦当局关押、调查为例,披露中国对海外施加影响力的压制程度。

该报告警告说,那些与中国有着密切政治和经济联系的政府,往往会成为中国进行跨国镇压的同谋,并且中国的跨国镇压“有可能侵蚀全世界的民主规范”。

自由亚洲记者凯迪 华盛顿报道 编辑:何平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