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中共建政以来的政变及其幕后

0
20

习近平上台前周永康的未遂政变(合成图片:CCTV/AFP)

最近在海外,关于中国高层政治未来演变的讨论中,政变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增加了不少。许多人希望习近平混不下去,而其中的一个猜测就是,会不会发生政变。但是,往往这样的猜测都“刹车”在政变这两个字上,因为究竟中共内部怎样才会发生政变,似乎是个谜。本文就来梳理中共建政以来经历过的政变。中共内部发生政变,实有先例;而影响政变成败的因素其实很简单,就是谁掌管枪。

一、习近平上台前周永康的未遂政变

最近的一次中共高层权力冲突发生在2012年3月19日,那时习近平还未上任。当时,对武警部队有指挥权的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动用武警,似有政变企图,但阴谋被内部人举报;胡锦涛调动38军包围了中央政法委的几处办公地点。据中国的媒体事后介绍,当时给38军下达的任务是,“粉碎阴谋分子军事政变”。事后周永康被逮捕下狱,引发了一波周派人马的大抓捕。

武警部队并非是只持有轻武器的警察,而是准军事部队。1995年5月3日中国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下发了国发(1995)5号文件,宣布《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管理体制的决定》,规定“武警部队属于国务院编制序列,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领导”;“武警总部接受公安部的领导和指挥,总队及其以下武警部队接受同级公安部门的领导”。

这样,武警部队的指挥权就变成了以公安部门为第一指挥者,中央军委只负责武警的组织编制、干部管理、训练等;武警部队的日常任务、规模和编制定额、指挥、经费物资保障等,均由公安部门决定。1996年10月中央军委先后将陆军的14个乙种步兵师划归武警部队序列,编为武警内卫部队机动师,直属武警总部指挥和管理。而在中央政府这个层级,直接指挥武警部队的便是周永康,这也是周永康2012年得以调动武警部队的原因。

2012年的那次“3·19”事件只是场未遂政变,其之所以发生,是中共的部分军队出现了双重指挥权。这也是习近平上任后改变军队体制、重新抓住军权的原因。习近平随后清洗了军队的主要将领,改变了中共长期以来由总参谋长和总政主任掌握军队核心权力的双头体制,取消了原来的总参、总政、总后和总装四个军委内设总部,把军委各总部的二级部编成16个分管部门,各自直属“军委联合指挥部”。在这个过程中,习近平也撤销了“武警部队”这相对独立的军种。

历史上,中共的军委主席对军队的管控是虚的,军委主席不负责军队日常运转的维持,只通过总参谋长和总政主任这两个人的个人效忠来掌握军队;习近平则把军委主席变成实际掌控军队日常运转的职位,通过“军委联合指挥部办公室”,直接把军队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二、毛泽东死后华国锋的成功政变

中共建政后,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成功政变,就是抓捕“四人帮”。之所以要秘密抓捕,是因为会议上不占多数;但抓了党内高层里对立面的主要人物,就政变成功了。

据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2010年在《领导文萃》第5期发表的《胡耀邦与华国锋》一文披露,华国锋曾同胡耀邦有两次长谈,1977年12月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关于这场政变的起因。华国锋说,“采用什么办法,开全会,不行,舆论工具掌握在他们手上……只有把他们抓起来。”

范硕的《王震眼中的叶剑英》一文则写道:当时对军队尚有控制力的叶剑英事先要王震多次去陈云那里通报意图。陈云反复考虑后,直接与叶剑英面谈,陈云认为,可供选择的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召开中共10届3中全会,用合法手段把“四人帮”搞下去;另一个是采取特殊手段,把“四人帮”抓起来。

而叶永烈的《他影响了中国——陈云全传》补充了一个重要细节:陈云在家里反复研究了十届中央委员会的名单,算来算去,觉得通过召开中共十届三中全会,让与会人员举手投票,从而实现政治上打倒“四人帮”的目的,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叶剑英是主张武力解决的,当陈云得知叶剑英的坚定态度后,便明确表示赞同,并且说,这场斗争不可避免。

显然,当时能代表军方意见的叶剑英,是这场政变幕后的主要决策者,而掌控中央警卫大权的汪东兴,则是政变的重要执行者。为什么陈云这个当时中共高层里资格最深的元老,却不能直接参与政变的组织和指挥?道理很简单,他是文官,指挥不了军队。

叶剑英下了决心,华国锋就得到了军队的支持,政变便得以成功。所以,能够实际掌控军队的军方主要人物,其实是这场政变的关键;反过来,如果叶剑英反对政变,那华国锋和汪东兴就不敢动,否则就面临与军队对抗的危险。这种情况说明,如果没有军方实际控制者的默许,最高领导人若单纯动用中央警卫局的权力来实施政变,就可能面临内战。

三、首长警卫抓首长

中共高官身边都有警卫,要有效抓捕其中的某些人,警卫这一关是饶不过去的。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中共为高层人员提供的警卫制度,恰恰就隐伏着政治局委员以上的国家级、副国级高官被随时抓捕的可能性。

前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是唯一组织过成功的秘密政变的,毛泽东死后,华国锋按照毛泽东的意愿,继承了中共的最高权力,然后马上就发动了抓捕毛派高层骨干(“四人帮”)的政变。为什么如此轻而易举?华国锋去世前,曾谈到过中共高层警卫制度在政变中的作用。

2005年1月12日上午,曾多次探望华国锋的长沙市委秘书长蒋新祺又一次到华国锋家里,华国锋与蒋谈到30年前抓“四人帮”的经过时,介绍了中共的高层警卫制度:“我们的警卫制度是统一领导,警卫员只负责首长安全,其余都要听警卫局的。当首长的指示与警卫局指示相矛盾时,必须无条件执行警卫局的命令。首长外出,警卫员要每天向警卫局报告首长的安全及行踪。开会时,警卫员把首长护送到会议地点,第一件事就是向驻会警卫交枪,存放起来,首长开完会再来领枪”。这段话曝露了那场政变成功的秘辛。

首先,首长的警卫们并不是无条件听从他们奉命保护的首长所下达的指令;相反,警卫们必须无条件地优先执行他们的上级领导中央警卫局的命令。如果警卫局下令抓捕他们原来要保护的首长,那警卫们的枪就会毫不犹豫地对准这个首长。

其次,高官警卫们除了奉命保护自己负责的首长之外,也每天要向警卫局报告这首长的行踪;换句话讲,这样的报告制度同时也就是,通过贴身警卫,随时对那些受到保护的高官实行监控,那些高官其实并没有行动自由。

再次,高官们离开住所或办公室,到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玉泉山或京西宾馆这些高层开会的场所,他们的随身警卫必须在会议地点交出手枪,留在警卫休息室待命。而高官们在会场里的命运,其实是由中央警卫局的会场警卫们掌握的。所以,如果在这些会场里发动政变,是可能抓捕高层中的某些人的;但只有能指挥中央警卫局的最高领导人才做得到,他如果下令让警卫局抓捕其他高官,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中共高层警卫制度的这三个特点说明,中共高层人员的人身安全,其实随时都掌握在最高领导人的手心里。这些特点迄今未变。

四、“管枪的”和“管纸的”,谁都能政变?

中共高层如果发生政变,必然是用枪来说话的,根本不会让中央委员或政治局委员们事先投票,来决定是否要秘密抓捕高层的某个人或几个人。如果有抓捕行动,从来是先秘密抓捕,事后开个会,形式上让中央委员或政治局委员举手赞成。开会时大局底定,如果有政治局委员挺身而出反对抓人,那他可能就是下一个被抓的。

因此,谈到中共高层的政变,就必须搞清楚,谁能够抓谁。这答案既清楚又简单,当然是“管枪的”抓“管纸的”,而不是“管纸的”抓“管枪的”。所谓“管枪的”,就是军权在手的高层成员;所谓“管纸的”,就是其他的那些高层成员,他们的权力只不过是在文件上签个同意之类,他手头不但没有枪,而且别人掌管的枪就顶在他背后。

“管枪的”是掌握军权的人,如果党魁同时有效地掌控了军权,又控制了中央警卫局的指挥权,他就是唯一的“管枪的”;剩下的那些“不能管枪的”高层成员,他们就只有“管纸的”资格,也只有被政变的可能。
中共高层成员中,除了掌握军权的最高领导人之外,其他人的个人行动、保健和通信联络,随时都处在被监控状态。政治局常委之间的电话被监听,手机不许用,出门有警卫秘书贴身监视。所以,最高领导人可以掌握其他高层人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谁想充当习近平的政敌,习近平一清二楚,随时可以应付。对习近平以外的政治局成员而言,这就是“别人掌管的枪就顶在自己的背后”。若以为这些高层人员可以互相联系、拜访或者随意通内部电话,那都是瞎猜。

五、习近平四换中央警卫局长

正因为掌控警卫局对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如此重要,所以,不管中共的领导模式是集体领导还是个人专权,每换一个最高领导人,就会把前任留下的警卫局长换掉。习近平则换得更勤,七年里换了四次,但似乎与防止政变无关。

习近平上任时,中央中央办公厅警卫局长是胡锦涛时代提拔起来的曹清,习近平一直等到上任两年后才找到一个机会,通过警卫局使用习近平专机从非洲走私象牙这件事,先透消息给《纽约时报》和BBC,借外媒曝光了此事,然后调走曹清,让他改任北京军区副司令。

接下来,习近平让曹清的副手、中央警卫局副局长王少军接任局长。过了几年,2020年11月,习近平调驻福建漳州的陆军第31集团军91师政委陈登铝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到了2021年7月,再调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周洪许接任中央警卫局局长,撤掉了王少军的职务。但今年1月初,王少军又被习近平安排回任,重新担任警卫局局长。

习近平之所以如此仔细地反复安排警卫局长的人选,可能有这样一些因素。

其一,习近平对原来从副局长升上来的警卫局长王少军,总是有点不放心,想换从野战军调过来的军官。野战军的军官一下子调到御林军这个中枢位置,其本人从来不敢想过,所以会感恩戴德,对习近平就言听计从。

其二,虽然这样的野战军军官事先也反复考评过,但他们习惯在基层部队指挥,头脑比较简单,一旦到了中央警卫局局长这个任务非常复杂的中枢位置,很多事情和任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些野战军军官会很不适应。

其三,中央警卫局局长的职位一向是从内部拔擢,那样的人对警卫业务比较熟悉;同时,对多年的部下非常了解,指挥灵便。然而,调野战军军官来担任警卫局长,警卫局的中层干部会不服气,因此也会暗中掣肘,让新局长指挥不灵。所以,习近平最后还是只好把撤了职的老局长重新找回来,不过,经过这一番撤任和复任,王少军多少会乖巧一些了。

随着最近中共高层的北戴河度假期开始,中共政变论的焦点又转移到了那里。其实,北戴河的警卫制度与北京一样,如何去指望李克强策划和实施政变呢?

东亚国家当中,倒是有一个政变中刺杀成功、但事后政变失败的案例。那就是,1979年10月26日,韩国的中央情报部长金载圭在安井洞的特务机关里举办的私宴场合,开枪打死了威权总统朴正熙,死者即后来的韩国总统朴槿惠的父亲。刺杀后,因军方不配合金载圭策划的政变,他被判了绞刑。韩国有一部政治历史电视剧《第五共和国》,开头三集就是这场政变成而又败的经过。这可以算是了解政变的一个参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