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蒙有功的石泰峰应该会被习近平犒赏一届政协副主席

0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  视频截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前两次节目播发和刊登的《沈德咏是因晋升无望愤而辞职惹毛习近平》、《没能把黄菊扳倒是沈德咏最大的遗憾》两篇文章中,介绍了曾被中共官媒称之为沈德咏“职业生涯中一个高光时刻”,是他2006年以最高法院副院长身份被“空降”上海,监时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兼上海市纪委书记和“中纪委陈良宇及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专案组”组长。

陈良宇案被坐实之后,正赶上习近平被从浙江调往上海,接替了韩正“代理”的市委书记职务。这之后的沈德咏继续在上海逗留了一段时间,目的是为“顺藤摸瓜,一网打尽”,从已经被“查有实据”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常务副总理的黄菊的贴身秘书王维工下手,意图把黄菊本人,特别是黄菊妻子及亲属们的问题查清楚。

至于查黄菊为何不得其果,内部的说法之一是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眼看黄菊已经不久于人世,怜悯之心大发,于是说服时任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王维工案到此为止”。内部说法之二是问题线索追到了海外黄菊的亲家、美国旧金山地区知名“侨领”方氏家族,不小心动了中央统战部、外交部和当时还是独立机构的国务院侨办的“奶酪”,中纪委甚至吴官正本人也担不起破坏党的海外秘密工作的罪名。

当年黄菊病重期间,知名政治异见人士昝爱宗曾有文章《那些国家领导人家里的孩子都是谁呢?》,文章关于黄菊女儿的部分内容如下:改革开放以后中共高干子女蜂拥出国,留学婚娶或经商定居,人数庞大,以致有太子党“海外军团”之称,但是这中间谁也不像黄菊的女儿黄凡这般招摇。1995年2月,在美国旧金山留学的黄凡,嫁给当地华侨方以伟。上海官方曾暗示此桩婚姻得到了江泽民的首肯,中共在当地领事馆官员亲自出席婚礼。当地传媒和侨界称这宗政治和金钱的婚姻为“国共联姻”。殊不知,黄千金肩负重任──代表上海帮出征海外也。

昝爱宗的文章中还引述了早年的媒体报道,说是黄菊的亲家方大川,是随国民党逃到台湾去的上海人,于1952年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学习新闻,后来转学印刷。1960年与李邦琴结婚。方大川曾任旧金山《少年中国晨报》社长,该报是由孙中山创办,属于国民党的党产,但是方改变了法人代表,将其注册在自己名下,以后便靠国民党的资源发家。方大川1992年去世后,其事业由其遗孀方李邦琴继承。尤其是与黄菊联姻后,方氏家族几乎是一夜暴富。1998年,方氏家族将先前买下的旧金山7家英文地方报纸与旧金山的《独立报》(Independent)合并,“独立”报系成为全加州非日报的英文报系。2000年,以方李邦琴为董事长的方氏企业“泛亚集团”买下了旧金山地区两大英文报纸之一、有135年历史的英文《旧金山观察家报》(San Francisco Examiner),打入美国主流媒体。方氏家族从一个小印刷工作坊、一间中餐馆扩展为包括英文报系、印刷厂、房地产、牧场、电脑公司以及影视公司等多种实业,怡恰是黄菊飞黄腾达、上海帮掌控中南海的鼎盛时期。1961年出生的方以伟,由于岳父黄菊的关系,1998年被旧金山市长任命为旧金山──上海姐妹友好城市委员会主席、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主席等职,他还主持《亚洲人周刊》(方家在1979年创办的英文亚裔报刊),并以“亚洲周刊基主会”的名义主办亚裔传统摆街会等社区活动。从此,他就像他背后的权力组织在旧金山侨社布下了一只重要的棋子,上海帮还多了一个多功能海外基地……

中国内地的百度百科对方以伟的介绍内容是:方以伟(???-2020年8月14日)是美国著名侨领方李邦琴女士长子,美国旧金山湾区捷运集团董事局前主席,美国加州众议员华裔候选人。从1996年起,方以伟担任旧金山-上海姐妹市委员会主席,一直致力于推进美中关系发展。

2019年8月24日,他策划并主持以“并肩远航”为主题的“美中关系峰会”,加州政要和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出席。

2020年8月14日,方以伟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请注意,这个方以伟是1995年迎娶的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千金,次年就出任了显然是为他本人量身打造的旧金山-上海姐妹市委员会的主席,如此说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无疑是为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的海外“和亲”大业无私奉献出了自己的女儿,功德无量,怎么可以允许追查这两亲家之间有无“利益输送”呢?

于是,王维工终于被判了死缓,处罚不可谓不重。但黄菊本人死后不但被盖棺定论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而且居然也还能享受不长眠北京八宝山,死后被“党和人民政府”择机迁往他本人临死之前为自己选择的“永栖之地”的权利。对此有兴趣的听众和读者可以上网查看一篇中国内地网站上刊登 的文章《前政治局常委黄菊骨灰迁出八宝山始末》。

虽说最终没能扳倒黄菊,但沈德咏在查处陈良宇及当时上海的社保基金挪用案一干涉案人员的整个办案过程中,可谓功不可没,应该说是为习近平接掌上海市委扫清了道路。再加上他正是在习近平出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书记后被调回最高法院,升任正部级,官至常务副院长和一级大法院官的。所以再往后的习近平成为“一尊”之后,怎么就没有象提拔杨晓渡或者其他在浙江和上海的旧部一样提拔沈德咏?实在是令人费解。

本专栏上周一刊发的《习近平曾警告沈德咏“牢骚太盛防肠断”》一文被转载之后,有读者跟帖说它是“假新闻”,因为小学毕业生习近平的嘴里说不出这样“文绉绉的话”来。殊不知这“牢骚太盛防肠断”是习近平小学时代就会背诵的“毛主席诗词”。仅仅从习近平的公开讲话中即不难看出,“毛主席著作”和“毛主席诗词”是习近平“知识”储存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正像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的那样,而象沈德咏那样,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刚刚被安排为中央委员,几个月后便又被安排为全国政协的下属委员会主任的情况,非常少见。

十三届全国政协开幕后,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此前已经和沈德咏一样被列入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十九届中央委员谢伏瞻,只是被安排为政协常委,并未如此前传闻的那样晋升全国政协副主席。会后有外界报道评论说:此前被视为中共政协副主席、秘书长人选的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此次“爆冷”缺席政协副主席名单,成为300多名政协常委中唯一的中共中央委员。

其实,当时当选的3百来名常委名单里,有两个没有被安排为政协副主席的十九届中央委员,除了谢伏瞻,还有一个就是沈德咏。也正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介绍的那样,沈德咏一气之下便递交了一份辞职书表达其“柔性抗议”。

与此同时,外界传闻是因为在同届全国人大对“修宪”投了反对票而错失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提名”机会的谢伏瞻,则是被“组织安排”,在免去其河南省委书记职务的同时,被安排出任了中国社会科院院长院长兼党组书记。

1954年出生的谢伏瞻与沈德咏同岁,早期经历也是和沈德咏一样,从插队知青中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恢复高考制度后通过正式考试成为正经的大学在校研究生,洗白了“工农兵学员”的耻辱。日后也和沈德咏一样,在自己的专业领著述颇丰,被视为学者型官员。

此后的谢伏瞻长期在国务院系统的发展研究部门任职,期间还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过一年时间的访问学者。温家宝担任国务院总理期间,谢伏瞻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升任国家统计局局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和国务院研究室主任、党组书记,2013年3月外放河南,担任了三年省长后又升任省委书记。

和沈德咏一样,谢伏瞻当初之所以能够刚刚在十九大上继任中央委员即又被安排成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无疑是因为已经被安排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预备提名人选,至于到底是在那个环节上被习近平“割爱”,笔者至今没有准确信息。

2018年3月11日下午,中共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旨在为习近平连任第三届甚至更长而铺路的中共宪法修正案。投票结果是反对票只有2票,弃权票只有3票,以及1张不知为何产生的无效票。有网民私下问:“他们还好吧?明天还能来开会吗”?

对于这仅有的两张反对票和3张弃权票,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很可能是中共自编自演的一块遮羞布。比如在美国纽约的中国学者谢选骏当时就曾对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表示,这两张反对票是一个奇迹,但是很可能是中共自编自演,因为全票通过会让人感到不真实,两张反对票是遮羞布,让投票结果更具有可信性。但接下来即又有消息说谢伏瞻是三个投弃权票者之一,并因此而被打发为社科院院长的“闲职”。

但事实上社会科学院无论对中共政权还是习近平本人来讲,都十分重要,所以如果谢伏瞻当年若果真利用自己的“弃权”之权利对习近平的修宪表达无声的不满,习近平断无可能让他转任社会科学院院长,而且是一直干到68岁,直到上月初才被免去这一职务,并于几天前被安排为全国政协的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而接替谢伏瞻社会科院院长职务的是已经在内蒙古自治区区委书记位置上超龄服役一年的石泰峰。相比于比石奉峰年轻一到两岁,但是是和他石泰峰于三天前同时被安排为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退位省委书记王东峰、彭清华等,相信他石泰峰很可能会在今年年底以社会科学院院长的身份先被安排为十四届全国政协委员,然后在明年的十四届全国政协会议上被安排出任一届副主席。此所谓“陈奎元模式”。

如今的石泰峰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第8任院长,前7任中有4任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为胡乔木、胡绳、李铁映和陈奎元。

当年的陈奎元被以社会科学院院长身份犒赏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副国级地位,是因为代胡锦涛治藏有功,而如今的石泰峰很可能也会被习近平如此犒赏,则是因为治蒙有功。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