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夏提:平庸之恶还是极端之恶?

0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提供

6月18日,在一次推特交流中,一位汉人朋友问我对平庸之恶的看法。当然,他是希望我结合当下维吾尔人面临种族灭绝民族危机,就此问题谈一点想法。我没有准备,因而在仓促中谈了一点不太成熟的看法。下来之后,仔细思考,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些问题。

平庸之恶,是汉娜‧阿伦特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这本书里提出来的,她以为平庸之恶是指在意识形态机器下无思想、无责任的犯罪。 一种对自己思想的消除,对下达命令的无条件服从,对个人价值判断权利放弃的恶。

自2017年以来,我开始大量阅读有关纳粹大屠杀的书,也读了汉娜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心智生命》。我以为艾希曼的罪恶不是什么无思想、无责任的犯罪,也无法认同阿伦特有关艾希曼的罪恶是平庸之恶的观点。然而,在这篇短文里,我不打算参与阿伦特“平庸之恶”是翻译问题,还是观念问题之争;在此,我只讨论与维吾尔种族灭绝相关的、中文圈一些人以凭空捏造的谣言,无事实根据的网络流言,为中国政府种族灭绝暴行狡辩的——极端之恶!

自2017年以来,特别是自2021年1月19日美国国务院,继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立陶宛等国议会,包括英国伦敦的维吾尔独立法庭,经过几轮听证、质证,认定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对维吾尔人暴行构成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之后,海外个别人,包括一些有一定影响力的异议人士,开始发表道听途说的,或自互联网捡来的无稽之谈,变相为中国政府种族灭绝暴行洗地狡辩,其混淆是非的言论令人震惊。

有人说这是平庸之恶,有人说这是不同观点,有人说这是小肚鸡肠之人的说说而已,应该容忍。但我不认为这是无思想、无责任的平庸之恶,也不认为这是简单的说说而已,更不是什么观点之争。观点之争,是要以事实为依据,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而不是以重复的无稽之谈混淆是非。我以为,这是有思想、有责任、有目的的极端之恶。

最典型、也是最流行的,就是一说到维吾尔种族灭绝,就有人搬出所谓的在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期间,也就是在1944年11月7日伊犁各民族暴动到11月12日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宣告成立(被中国成为是三区革命)为止的几天,发生了对伊犁汉人的‘大屠杀‘、’种族灭绝’。尽管此说法没有任何历史依据,也无任何历史记录,近来却不断被重复,甚至一些有名望的中国学者、有名望的异议人士也都在不断重复,自觉不自觉为中国政府站台。

我过去专门就此写过文章,依据中国出版有关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三区革命)众多书籍,驳斥了编造这一谎言的无耻,今天不再赘述。

就此说法,我在此只简单指出另一事实;即,如果在1944年11月7日的伊犁暴动中有对汉人的大屠杀的话,那为何由张大军在台湾兰溪出版社出版的12册《新疆风暴70年》没有对这大屠杀的任何记载,为何国民党将领宋希濂于1985年书写出版的《鹰犬将军——宋希濂自述》中没有相关记载,为何张治中书写的《张治中回忆录》也没有记载,为何广禄在台湾书写出版《广禄回忆录》也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上世纪60年代,在台湾的盛世才,为驳斥国民党元老彭昭贤对他的指控,也写了一个回忆录出版,同样也没有提及任何相关对汉人的屠杀?

众多与1944年伊犁暴动有关,且指责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为分裂主义的国民党军政官员回忆录,大多是在自由的台湾出版,都没有有关这一屠杀的记载,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所谓的对汉人的屠杀(种族灭绝)是不存在的,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然而,为什么今天还有人津津乐道这一不存在的屠杀呢,为什么还有一些有名望的异议人士不断搬弄这一无稽之谈呢?根源在于中华大一统思想。这些人,在民族问题上,总是自觉、或不自觉的,站到了极权中共一边,他们要维护中华大一统;这,当然不是无思想、无责任的平庸之恶,而是有意为之的极端之恶!

另一个中文圈一些人热衷搬弄的无稽之谈是,所谓的“杀汉灭回(另一版本‘杀汉灭回赶哈萨’)”,这个谣言,我也专门写文章驳斥过,但仍然有人不停的重复。

同样,上述国民党军政官员的回忆录,及后来的的很多中国、台湾严肃学者的学术文章、书本都没有有关“杀汉灭回”的记载。这说明,这一在中文里顺口的谣言,是中文圈编造的;喜欢搬弄这一无稽之谈的人士,还是那一群被中华大一统思想洗脑的人;他们一谈到民族问题,就开始不加质疑地接受中国网络上的无稽之谈;这当然不是无思想、无责任的平庸之恶,而是带有阴险目的的极端之恶!

极端之恶者的最后一件武器是2009年发生在乌鲁木齐的7.5屠杀。

一谈到7.5, 就会有人跳出来指控维吾尔人杀了汉人,但不谈引发7.5的广东韶关旭日玩具厂对维吾尔打工者的袭击;当指出7.5是6.26韶关汉人暴徒袭击维吾尔打工者引发时,会有人义愤填膺指控是因维吾尔打工者调戏了汉族女工。问他要调戏证据,他会慷慨陈词指控中国政府压制了调戏事件真相。

但同时,这些信誓旦旦指控中国政府压制了维吾尔工人调戏汉族女工真相的人,又会大言不惭地声称自己拥有7.5期间维吾尔人杀害汉人的独家视频。

2009年7.5期间,乌鲁木齐还没有被监控全面覆盖。当时,只有主要路口、主要建筑有监控视频,而这些监控视频都是公安局安装的,归公安局管。视频内容,只有公安局特定官员有权利观看,只有政府高级官员决定哪些人可以看视频内容,那一级别的官员可以看,在何种程度可以公开,这一点我想没有人会和我争辩!

如果,7.5的视频,如一些人所说,流入了社会,说明什么?第一,说明乌鲁木齐公安局在政府授意下有意释放了一部分视频,目的很明确,要挑起民族冲突,以便从中渔利;说明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甚至可能中央政府都是背后的黑手,为的是制造民族仇恨,把仇恨的矛头对向维吾尔人,是在为今天的种族灭绝做准备。

第二,在政府授意下有公安局释放出来的视频,肯定是经过剪辑处理的,这是中国政府一贯的做法,是任何一个有头脑、有理智的人都知道的,这也从只有维吾尔人攻击汉人的视频(如果真有的话)流出来反证这一事实。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说有一个维吾尔人、或汉人声称看见过汉人袭击维吾尔人的视频,无论是官员、还是警察,遑论维吾尔普通民众。

第三,只有一些特定汉人看到了这些只有自治区官员、自治区公安厅官员可以看到的视频,说明这些能看到视频,能带回家看,能下载到自己电脑看的人,要么是有来头之人,要么是有带风向任务的人。道理很简单,为什么只有特定几个汉人能看到,而其他人看不到?

只有特定汉人看到了,而且只用于为攻击维吾尔人,否定维吾尔种族灭绝,为中国政府辩解使用,说明这些看到视频的人并非善良之辈。

据以上事实证据和推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以各种理由、以各种不实之词、谣言,抵赖维吾尔种族灭绝之人,根本不是什么无思想、无责任的平庸之恶犯罪者,而是有思想、有责任,有目的的极端之恶之罪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