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莫言现象背后的文化反思

0
146
 熊飞骏2018 熊飞骏守望黎明 2022-06-26 12:40 Posted on 湖北

Image

莫言现象背后的文化反思

——熊飞骏

关于莫言的话题,近期网上炒作得很热闹,仅次于“一星期火爆”的热点新闻。

这两天收到了不少标注为“今日头条”的图片信息:莫言被作协开除?

我根本没兴趣去考证这条信息的真实性,因为我虽然不看好作协,但也认为作协还没“蠢妄”到这一步!今日大国很多行业,就算山重水复疑无路,毕意还有少数另类在仰望星空,作协也不例外。莫言是作协仰望星空第一人,在作协的言论空间纵然越来越逼庂,但也不至于“今天”就被踢出群,“明天”的可能性也许有,今天“不说话”的位子还是有一个的。也许是傻飞骏孤陋寡闻永远也不知道与时俱进,莫言被踢出作协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我只是因根本拒绝相信懒于考证而已。

还有一条与“莫言被踢出作协”捆绑在一起的消息: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榜。

因为对这条消息的真实性存疑不到百分百,我略微考证了一下,发现所为“中国百名作家”,被小编有意或无意省略了一个定语“有红色基因”。“中国有红色基因的百名作家”,莫言肯定不够格!如果因莫言名气大,把他的名字也弄进去,那才是真正的假和水。假货水货可不仅限于名烟名酒,还有假和绅假薛蟠。因为仰慕《水浒》里卖人肉包子的孙二娘,非要把林黛玉说成是孙二娘“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也是“假货”的另一个套路。

在人类世界所有诺贝尔文学将得主中,莫言在祖国的“争议”是最大的,先后被体制内外“集体否定”到“集体肯定”。

今天看好莫言的时政圈,在莫言获诺奖那年,多数可是一边倒质疑的。

那年时政圈集体质疑莫言,主要原因源于网上晒出的一条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莫言抄写了领袖在黄土高坡的文艺讲话,把他划到颂圣作家那一边。

今天否定莫言的文化主流圈,2012年则是一边倒为莫言的获奖欢呼喝彩的。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是莫言的“中国作协副主席”身份。此前作协一直希望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破零,并因此杜撰出鲁迅先生曾被诺奖评选小组提名。现在莫言收获了诺贝尔文学奖,不只是给大中国争了光,也让作协的“面子”平空跃上了十八层高楼。身为“作协副主席”,莫言得奖也就是作协得奖,说明作协的整体文化定位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两个价值取向完全相左的群体,2012年评价莫言时,几乎都站到了自己价值定位的反面,几年过后才如梦初醒,发现自己当初弄错了。

为什么如此?

因为两个群体的绝大多数人,在莫言获诺奖之前,都没认真通读过莫言的“诺奖作品”,充其量只读过莫言前期与诺奖无关,但被拍成电影的《红高梁》。

莫言与诺奖有关的作品主要是三部长篇小说:《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

2012年以前,莫言的三部长篇虽然都获过奖,不只是获过外国奖,还获过国内的“茅盾文学奖”;但国内的读者并不多,出版的三部小说“久居书市无人问”,摆在书架上生尘鲜有人问津。

三部长篇的火爆销售,洛阳纸贵是在莫言得诺奖以后。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我在通读完莫言的三部长篇时,身心被强烈震撼,当即给几个文友去电,问他们读过三部长篇没有,回答都是没有。

读完三部长篇后,飞骏对莫言的佩服已经超过了鲁迅,当时就对几个读友感慨万千:莫言如果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就对他太不公平了!

2012年莫言获诺奖的新闻在时政圈传开后,在一片质疑声中,有几篇网文提到我的名字和拙著《中国在这里反思》,我当即在文后回复:我认真拜读过莫言的三部长篇,他得诺奖是实至名归,飞骏给他提鞋都不配!

这则回复被部分读友转贴到各QQ群,在时政圈给飞骏招来了不少骂名,大意是我怎么也是非不分?爱好捧名人的臭脚,。

今天时政圈多数精英都通读过莫言的三部长篇,自然对我那则“回复”很共鸣,更不会因此骂我是非不分企图“傍名人”。

不只是时政圈,当初那些为莫言站台喝彩的红色文化官员,在读过三部诺奖长篇后,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2012年前的“茅盾文学奖”评委,如果多有红色背景,估计多数也没读过《丰乳肥臀》,只是冲莫言的名头给了他这奖项。

莫言的三部诺奖长篇如果是今天成文,别说得不了任何国内文化奖,连发表也百分百没门,连网络也无一丝一毫面世机会。

…………

今天质疑莫言的主流文化人,主要论据是莫言的文字“丑化”了中国人和中华文明。

这拔主流文化人,几乎都是鲁迅的粉丝,狂热歌颂鲁迅为中国最伟大的作家、思想家、革命家。

鲁迅笔下的阿Q、孔乙已、华老栓、祥林嫂也是中国人,形象可不是一般的难看,比莫言笔下的中国人“丑”得多。他们都不认为鲁迅“丑化”中国人;却认定莫言“丑化”了中国人,这种“逻辑”也许是东言的“文化特产”。

鲁迅的文章可没歌颂过什么中国人和中华文明,除了“吃人血馒头”的华老栓外,《狂人日记》可把旧社会几千年中华文明与“吃人”划等号的。

司马N曾慷慨激昂质问莫言:文学干吗不能歌颂?我认为这个问题他应该去问地下的鲁迅先生。司马N可是鲁迅的粉丝。

…………

二0二二年六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