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浪费:中国是这样“开采”“新疆”的

0

新疆乌鲁木齐街头的武警车辆   美联社资料图

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这里是《中国最钱线》,我是主持人子朝。今天是北美时间2022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子朝在这里祝各位听众朋友国庆快乐。246年前的今天,为了反对不公正的殖民统治,美国国父们发布了《独立宣言》,宣告了一个新国家的建立。而我们知道殖民统治一般来说都是被经济利益驱使的。但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内的某个地区,依然存在要比当年英国在北美殖民残酷百倍的殖民统治,但讽刺的是,统治者好像并没有赚到什么钱。

特殊地区的“军营经济”

在上期节目的最后,我们提到中国只有一个地方没有卷入“行政城市化”的浪潮,就是新疆自治区。这片占据中国六分之一面积的,中原视角称为西域,当地人称为东突厥斯坦的地方,至今仍然保留着好几个“地区行政公署”。许多颇有知名度的中型城市如喀什、石河子,在地图上的标注却一直仅仅只是个县级市。实际上新疆自治区的行政区划十分的复杂混乱。从地图上看除了作为地区行署所在地,还存在着一大堆“归属不明确”的县级市。仔细研究后你会发现,这些“城市”的管辖权并不在“新疆自治区”,而在一个平行的省级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军政一体的屯垦组织,或者说殖民组织。

1949年中共建政之时,“新疆”的汉语人口比重不到5%,现在这个数字是45%甚至更高,这是1949年以来几轮移民潮的结果。作为一个面积广阔、资源丰富的地方,“新疆”的人均GDP达到60000多人民币,在全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里排名中游。但当地的人均收入和各项人类发展指数却一直在中国处于吊车尾的水平,不仅天山以南维吾尔族聚居的喀什、阿克苏、和田三地区极端贫困,即使是汉族聚居的较发达地区,也一样是依靠自然资源支持的较简单经济,GDP虽然不低但当地财政依然严重依靠转移支付。而300万中国殖民者归属的独立于自治区之外的兵团“省”,其经济结构中第一产业占比居然高达23%,为中国境内所仅见。

中国境内靠自然资源支撑经济的地区不少,但“新疆”经济的一个突出特点,在于当地极其缺乏资本,民营资本极不发达,与山西内蒙等能源大省形成了鲜明对比。2021年,“新疆自治区”民营经济占比仅为三成左右,这里面大部分又都是“引资”进来的中国本部的民营资本,需要依靠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才能在这里经营下去。这些“优惠政策”包括了巨额财政补贴,免费的土地和配套建设,当然了,还有大量“不可说”的近乎免费的劳动力。

天山南北在一千年前是亚欧大陆贸易的中心,即使在现代,当地依然有经商的传统。20世纪八九十年代,大批维吾尔人奔走于前苏联和东南沿海之间从事商贸,甚至一度垄断了中国不少城市的地下外汇买卖,与今日的贫困凄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批商人中就有曾经的中国女首富,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的领袖热比娅女士。而”新疆“的中国殖民者也并非如今乞食于国家机器之下的卑微画风,“格隆系”等资本玩家也曾盛极一时。但如今的“新疆”,可以说是一片资本的荒原。如知乎博主“一只种花兔”所说,“本地的资本不在大牢里——指以各种理由被拘捕的本地尤其是维吾尔族企业家,就在慕尼黑——指以热比娅女士为代表的流亡海外的企业家。民间资本的凋亡,让这里看起来像一个大型的军营,或者更形象的,劳改农场。

“大进厂”背后的投资陷阱

我们可以看看这个“大劳改农场”里面最重要的经济部门——棉花生产和棉纺织是如何运作的。首先“新疆”的棉花并没有小粉红们相信的那么优质,实际上相比于进口棉花尤其是机械化大农场生产的美澳棉花,新疆棉在产量、价格、质量方面都毫无优势,2021年生产了过半数新疆棉的兵团还在发文要求到2025年主要质量指标达到美澳的水平。更不要说这些棉花跟东南沿海的消费市场和出口基地之间近5000公里的距离。中国每年都要拿出数百亿资金对“新疆”棉花进行价格补贴,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纺织企业用新疆棉花依然是一种不得已,因为中国对进口棉花进行了严格的配额管制,用国产棉尤其是新疆棉,很多时候只是为了交换进口棉花额度。

那么如果把棉花就地加工成纺织品呢?实际上“新疆”各主要产棉区确实都在大规模招商引资建厂。以阿克苏一带的农一师为例,2016年他们去浙江引入大批纺织企业,让当地规模以上企业数翻了3倍。而且这些企业一度都非常赚钱,平均利润率一度达到两位数,跟东南沿海的成熟企业差不多。在此大好光景刺激下,农一师提出了到2020年纺织业要实现268亿产值的卫星计划,而最后实际上只完成了1/3,这还是在西方国家对“新疆”纺织品实行制裁前的水平。为什么会这样呢?中国纺织龙头企业路易达孚的老总曾经在一次会议上表达了这些“进疆投资”企业的心声:我们就是为了你的补贴来的啊。“新疆”虽然产棉花但并没有竞争力,又远离国内消费和出口市场,缺乏产业配套,唯一的优势就是各种各样惊人的“优惠政策”。在中央政府的疯狂补贴之下,这些去新疆投资的企业可以享受低于1%的综合税率。更不要说土地、环保等各方面的绿灯。指望这些奔着“快去快回捞一把就走”的企业能稳定造血最终实现当地经济的自给,那未免太天真了。纺织行业历来是跟着成本跑得最快的,2016之前进入“新疆”的企业,2018年随着补贴减少利润率开始直线下降,又准备按照正常的经济规律,向东南亚大举跑路了。

就在此时,从2017年开始,“新疆”土著族群尤其是维吾尔人开始被大量关入“再教育营”,我用比较中性的描述,称其为“大进厂”。这些近乎免费的劳动力确实短期内改善了一些纺织企业的盈利。但在21世纪重现19世纪美国南方的奴隶农场,这事儿让西方各国最愿意和中国做生意的资本家都看不下去了,各类制裁措施开始逐渐出台。

“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得到各方面一致承认的,是有超过一百万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当地土著,被从自己家里带走,去了他们无法选择的地方,按中国政府的说法是去“职业培训”,而更多的人认为这是“强制劳动”。而没有被带走的人则被迫放弃自己的民族习惯和宗教信仰。多国人权活动人士说这是种族灭绝行为,中国则声称”新疆“的土著人口这些年里还增长了。但对于土著们大规模“进厂”这件事本身,中国当局甚至是当作正面新闻在宣传的,说这种工厂让当地人脱了贫生活有了保障云云——其实这些话在100多年前,那些给奴隶制辩护的人也是这么说的。

2022年6月21日,美国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正式生效,这项法案禁止任何供应链中涉及“新疆”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在“新疆”地区的人权危机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当下,就算西方各国政府并不想主动破坏与中国的贸易,也不得不做出更多的实质性表态。实际上,这一法案连一般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各项劳工权益的要求都没有,只要求给予工人基本的人身自由。真的不能怪帝国主义找你茬,是你做得实在太过分了。据统计资料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以来,为了优惠条件入疆使用“在教育营”的强迫劳动的企业,产值都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当然,我现在用“大进厂”描述当前“新疆”地区的人道主义灾难,并不是否认“再教育营”里骇人听闻的人身伤害和性犯罪等罪行。“新疆”当下虽然还基本在“古拉格”阶段,没有进入“奥斯维辛”,但纳粹也不是一开始就打算灭绝犹太人的,臭名昭著的万湖会议召开之时德国已经发动了世界大战并在多条战线上陷入被动。今日中国处境尚没有那时候的德国般窘迫,还能以经济资源的角度执行种族迫害。但随着天降伟人和他带领下的中国社会日趋疯狂,很难保证他们永远不会变成真正的纳粹。“新疆”发生的事情,还需要全世界持续的不断关注。

“新家园”里的21世纪农奴

本地人被抓进了工厂,这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是为了“长治久安”所执行的“必要措施”——当今世界上能把种族灭绝的目的说得这么直白的国家真的不多了。那么以中华帝国两千年行之有效的种族清洗经验,下一步当然就是“移民实边”咯。实际上拿着无上限补贴的“新疆”各地方中共政权也是这么做的。

以“兵团省”为例,他们从2016年开始大量招揽中国本部殖民者,一家三口落户可以给40亩地和免费住房、7.5万人民币补贴、一个人还可以拿到职工身份享受社保。为了“鼓励生育”还要求必须带孩子的家庭才能拿到这些福利。这些移民大部分来自于陕北、甘肃、宁夏等和“新疆”气候接近等贫困山区,绿洲边缘肥沃的40亩灌溉农地对他们应该是有相当的吸引力的。可这些人真的能像天降伟人所相信,粉红皇汉所声称,海外突厥民族人士所担心的那样,在“新疆”实现种族清洗,把这里变成“汉人的家园”吗?

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这40亩地并不是白送的,官方对这些殖民者的定性叫做“土地、职工、民兵三位一体。种这40亩地需要承担各种维稳徭役,消耗大量时间用于各类民兵训练——实际上大部分训练和大学生军训一样与实际战斗无关,纯粹训练服从性。土地确权与维稳徭役挂钩的原因大家都懂。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要从农业收益中拿出一部分来缴社保,而且与城市中产习惯的公司负担大部分社保不同,兵团人需要交纳超过20%的社保基金。种地的“兵团职工”虽有职工之名,但在经营上不过是自负盈亏的小农,这一负担是非常沉重的。当年美国“西进运动”的农民,如果也要承受比别处更重的税,还要被天天被华盛顿的政客们动员起来服各种奇怪的徭役,那我们生活的加州恐怕到今天依然是荒野吧。

与被抓进厂里“再教育”的土著不同,如果这些殖民者真的觉得这地方是个坑一定要走,硬拦也是拦不住的。这些人的老家虽然确实不如“新疆”,但去东南沿海打工永远是一个强有力的替代选项。而天降伟人和他手下的“新疆”政权把这些殖民者哄来是要他们“扎根”“实边”服各类维稳徭役的,像中国本部的农民那样把自己的土地流转给专业种植户,自己出去打工挣钱这种好事是绝不能允许的。这使得在“新疆”这样一个开发较晚、天生适宜于大规模机械化生产的灌溉农业区,已经有良好商品农业生产基础的环境下,土地经营的集约化程度反而不断降低了。这进一步恶化了农业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财政自给能力,变得更加依赖“中央”转移支付,也就是中国本部沿海地区通过出口贸易创造的财富。

这些憋屈的殖民者承担的高额的社保税,更预示着这种“殖民”几乎难以避免的惨淡前景。2019年,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需要中央财政掏出200多亿补贴社保亏空。事实上“新疆”的中国殖民者社会是全中国最老化、社保压力最重的一个社会,单独拿出来看甚至超过以亏空严重著称的黑龙江省。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劳动力人口的大量流出。“新疆”的中国殖民者社会,自1949年以来的每一波人都有着浓重的“流放者”心态,这些人从来到这片土地的第一天起就高度依赖于体制存在,他们占有的资源完全依靠他们背后那个“强大的祖国”获取。那么很自然的,如果有机会回到中国本部,工资更高、生活更自由,为什么不去呢?“新疆”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都可谓是“前三十年”的活化石,这个社会能够吸收人口的唯一工具就是靠“上面”给的钱支持的体制红利,比如各类“援疆”项目。这吸引来的只是更多蝗虫一般吃财政供养的人口,比如那些号称要去“支援边疆”的爱国粉红们,其效果就是让运进沙漠里的冰淇凌化得更快。

为了填上前几代殖民者逃走留下的大坑,只能大规模招募现在这些平均文化水平不到小学的西北农民。这些人或许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成为当代农奴,但面对自己在沙漠边缘终年辛苦耕作,却要拿出大笔金钱给城里的皇粮人口填社保窟窿的现实,他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给自己的未来或下一代创造离开这里的机会。这些新建的殖民据点,很难避免重复90年代“新疆”南部地区中心城市的汉人社区那样逐渐衰败的命运。至于这个过程还能否像上次那样比较和平,那就要看他们背后是否到时候还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了。但这跟殖民者或土著本身的关系并不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降伟人实现他所谓“伟大复兴”的决心。

黑洞:帝国的宿命

当然了,很多中国人,可能也包括天降伟人自己,根本就鄙夷依照经济利益的庸俗视角分析新疆问题。在他们看来,为了维护所谓“固有神圣领土”“战略安全”“长治久安”——总之都是“哦对对对”的理由,付出多大代价,犯下多少罪行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我们回顾历史,类似这样以帝国强制力量主导、违背经济规律并以牺牲土著利益为代价的“开发”,成功的也寥寥无几。民间“自发殖民”甚至为自主拓殖权益不惜跟母国造反的英国人最终拥有了广阔的新大陆,而在国家保护下去开拓的法国人保不住卧榻之侧的阿尔及利亚。日本以举国之力殖民满洲,虽然在工业建设方面取得了不俗成绩,但在经济上依然是一笔亏本买卖,并为这块土地而陷入与诸多强国的长期地缘冲突,直接引发了那场毁灭帝国的战争。而今日中国对于所谓“新疆”西西弗斯式的殖民行动,其未来可能爆出的影响,很可能不仅仅是遭受一点制裁而已。

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周同一时间继续相约《中国最钱线》,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