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香港才子倪匡的醒世恒言

0
在香港回归25年,当习近平以占领者的身份莅临香港之际,香港才子倪匡以87岁的年龄逝世,作为一个从大陆的逃港者他的名言是:“爱国必须反共,反共才是爱国”。而如今的香港是:爱国就是爱党,爱党才是爱国。今日之香港与中国内地一样成了共产党统治之下的恐怖之城。
今日香港之现状倪匡早就料到。他说:不存在“一国两制”,也不存在破坏不破坏,共产党说了算,有什么 “一国两”。可惜的是港人不听,以为“马照跑,舞照跳”,不知大祸将至。国际社会不听,说中共虽是流氓,但还是会遵守协议,共产党正在向文明社会转化。实际现状是流氓还流氓,野蛮还是野蛮。中共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是过期的历史文件,中共从来没有对香港有过任何承诺。西方国家在中共面前输得一塌糊涂。
倪匡曾经说过摧毁 一个大城市:“不必摧毁大城市的建筑物,不必杀害大城市的任何一个居民,甚至表面上看这个大城市和以前一样,但只要令城市原来的优点消失,就可以令它毁灭死亡”。中共就是如倪匡所说的那样把香港毁灭了。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他的夜晚与以前一样地璀灿,但香港曾经拥有的自由,法制与市民的生活已经不再,成为中共暴政之下的一座城市。
倪匡先生的话在香港被应验了,但他所说的又不仅仅是香港这座城市,他说的是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中共“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正在象摧毁香港一样摧毁着世界上任何一个中共手伸可及的城市。他们不象以前的殖民者是带着枪过去的,而是带着钱,带着他们的统治文化过去的。首先以钱开路,以援助之名进入这些国家的城市,贿赂当地部门的执政者。几年下来行之有效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他们以 “姐妹城市”牢固关系,派出“孔子学院”进行文化渗透。还有各式商业、科学、经济、文化,教育等名目繁多的协作组织,最后连党组织也建立起来,最近有报:中共于坦桑尼亚开设的政党学校于6月初完成对120名非洲6国执政党干部的培训。这些城市中共没有放一枪,打一弹,但这些城市原有的生活方式与文化政治却已改变。实际上就是中共常说的“和平演变”,只不过中共将指称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实行到其他国家去了。
中共的这种“和平演变”厉害之处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犹如温水煮青蛙,这种方式也因时间相当的长,并没有过份激的行动,人们不但放松警惕,即使认识到了反弹也不会太强烈。不象俄罗斯对乌克兰,军队坦克炮火摧毁建筑物,打得血肉横飞。这种军事入侵他国他城是旧世纪的野蛮做法。中共虽然也想武力拿下台湾,但做得最多的是统战台湾,培植台湾的亲共势力拿下台湾。好在台湾有香港这样的教训,朝野一致反对中共的“一国两制”,对中共的渗透保持警惕的同时也作好中共有可能的武力犯台。
倪匡不是政治家,他以一个作家对世事的洞明,对中共的本质认识比那些地所谓的政治家政治学者要清醒得多,他以最少的话,最简练的语言道出了中共的本质,是认识中共的醒世恒言。倪匡先生作为一个逃港者,是自由的香港成就了他辉煌的人生,他是电影剧作家,写下数百个剧本,从科幻、志怪、武打到情色什么都有,塑造了象电影陈真这样的武打英雄。他是创作三十年而不衰的作家,他以出色的文学才能被称为香港四大才子。如果他没出逃香港,还在大陆他不但不能成就这样的灿烂事业,以他的正义感更可能惨死中共狱中,他去世也是香港一个时代的结束。倪匡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