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秋先生:谈谈中国人的民族人格及未来的世界格局

0

老外百年前开的中国人“弱点清单”,至今令人深思- 知乎专栏

1.中国历史不同时期政治开放性对比

1.1 对比习近平时期的政治氛围和光绪时期的政治氛围

2017 年 10 月 18 日,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 「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这句话鼓舞了很多爱国知识分子,但习近平真的知道该如何复兴中华民族吗?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本文将从历史和文化神经学(Cultural Neuroscience)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晚清作为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形成时期一直是大部分中国人内心的痛,如果你对比习近平时期的政治开放性和晚清时的政治开放性,你会发现习近平时期的政治开放性似乎还不如晚清。

晚清时的知识分子还是可以自由讨论国家政治体制并对于政治体制的改革提出意见的。举例来说:郑观应的《盛世危言》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 年)正式出版,这本书内容主张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指出国弱民穷根源乃在于专制政治[1]。光绪二十一年,江苏布政使臣邓华熙曾将《盛世危言》五卷本推荐给光绪,光绪批示印制 2000 部,分发给各省高阶干部,郑观应自己排印了 500 本,很快被求索一空,而各
省书坊翻刻印售的,竟达十多万册之多。

广受诟病的慈禧也并非完全不开化之人,她最初是默许维新变革的,后来康有为过于激进,并且李提摩太从中搅浑水,慈禧觉得自己生命受到威胁、大清的领土完整受到威胁,才出现戊戌六君子事件。关于此事的具体情况大家可以看「戊戌变法」wiki 词条[2]。康有为等人能够接近光绪和慈禧并递交改革意见最终得到批准,足以说明光绪和慈禧的开明。光绪和慈禧知道学习西方和变革是必须的。

如今在中国,知识分子们是没有出版政治言论的自由的,甚至已经丧失了写自媒体的自由,2018年,中国网际网路管理机构网信办以「维护好网路传播秩序,确保网路空间正能量充沛、主旋律高昂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为由对自媒体进行整治,禁止自媒体释出政治、军事、经济等原创内容。对于提出政治批评的学者,中共则施与打压与迫害,比如说北京大学法学贺卫方因联署《零八宪章》被北大法学院派到新疆石河子支教;许章润因批评习近平被撤职调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撰写的教材《宪法学导论》遭全面下架,并被检举为「鼓吹西方制度」等。

清代的官员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科举筛选出来的,由于科举是当时读书人为数不多的出路,这意味着,有大量顶级聪明的中国人进入统治阶级,大清的统治可以说是很大一部分是掌握在知识精英手里的。而如今,从政不再是读书人的独木桥,大量聪明的中国人去搞学术尤其是理工科了,然后最聪明的一批中又有大量去了欧美国家最后移民了。

如今这些中共官员文化水平恐怕是比不上清代官员的,根据《李方:中共中央的假学历——中共领导层的「高知化」?自卖自夸也》、《韩正的学历已成为中共官场的一个笑话》、《中共高官学历造假四大怪,毛新宇学历成笑料》等报道分析,中共官员学历存在大量造假的情况。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的「当今圣上」习近平同志,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在病床上接受境外传媒访问时表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以来展现出文化水平的低劣,其直言:「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么低,你们知道吧?他小学程度。」

(李锐的发言可见油管上的相关视讯)李锐同时暗批习近平刚愎自用,听不进中共元老的忠告。习近平的文化水平也体现在其低下的语文水平中,比如他将「通商宽农」错读为「通商宽衣」,把「精湛细腻」一词错读为「精甚细腻」,习近平也完全不会外语,这点还不如溥仪,溥仪能用英语翻译《四书五经》,且不需要翻译就能够自如应对东京审判。

如今,大量的聪明的华人移民海外,从事学术和商业等需要高智力的工作(比如黄仁勋创立了英伟达,值得庆幸的是黄仁勋的父亲当年跟随国军来到了台湾,不然搞不好他一家在文革就被批斗死了,那世界上就没有英伟达了)。而在晚清,几乎所有聪明的中国人都还在国内(毕竟那时移民还不盛行),大规模的官员和知识分子在读《盛世危言》,一起想办法拯救自己的祖国。因此那时中国的统治阶级、精英阶级可能是远比现在的更愿意进行思想、政治变革的,这才有了后来的辛亥革命,而如今,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没有这种内在变革的动力了。

当代中国面临的政治问题并不比晚清少,更糟糕的是,统治阶层比晚清时更加愚蠢顽固。在习近平思想指导下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运动,竟然使得中国的政治环境比晚清还不如,简直是贻笑大方。

1.2 唐朝时期的政治开放性

大唐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盛世,唐朝对外政策是比较开放的,那时的某些政治政策在中国人民共和国是不可想象的,比如说唐时不仅有大量外国人移民来唐生活,也有很多外国人来唐当官,比如说日本人阿倍仲麻吕 19 岁来唐,官居秘书监监正,相当于国家图书馆和国家档案馆馆长。再比如说高仙芝是高丽人,玄宗时官至武威太守、河西节度使,相当于市长和军区书记。大唐和如今的美国有些相似的地方——开放的政治政策使得国家文化多元昌盛,但也导致不同民族群体之间矛盾加剧,美国面临的种族矛盾在未来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动乱。

2 知识精英对国家命运的影响

2.1 二战时犹太知识精英移民与世界文化中心的转移

李工真的《世界科学文化中心的洲际大转移》指出,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德国步入科学和教育的辉煌时代,取代英国和法国,成为世界科学文化中心,希特勒上台后,犹太人和具有民主进步思想的知识分子受到清洗,大量犹太知识精英遭到驱逐,其中包括 25 位(当时或者后来的)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获得者,大量犹太人移民美国,美国接收了 13 万犹太人,美国知识界的领袖们主动积极地接收犹太知识精英,移民美国的犹太精英为美国科教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从此世界文化中心转移到了美国。
2.2 唐时的人才政策

我们纵观中国历史上兴盛的朝代,都会发现一个规律——领导人思想开明。唐时的发达和唐太宗的思想开放性可能有很大的关系,李世民幼时聪明机智、具有高明的见解,其在位时知人善任,用人唯贤,不问出身,且李世民虚怀纳谏、善于反省,其所实行的开明的对外政策使得唐能够大量吸收外来的文化,促进了唐时文化的繁荣。

李世民采取开放的人才,其开文学馆以接待四方才学之士。我前面也提到了,唐时不仅有大量外国人移民来唐生活,也有很多外国人来唐当官,大量人才的涌入对唐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虽然中共也通过「千人计划」收买国外人才来大陆发展,但大陆缺乏持续吸引人才的文化氛围与促进创新的文化环境,「千人计划」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2022 年 1 月 30 日,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发表的《技术领域的中美战略竞争》指出中美科技之间存在较大差距,且人才外流严重,中国顶级的人工智慧领域人才只有 34%留在国内,56%已移居美国,在美国学习人工智慧的中国公民,多达88%留在当地,只有 10%返国工作。这篇报导也指出,美国在原创性、开创性研究方面优势明显。为什么美国在原创性、开创性研究方面优势明显?只是因为中国起步晚、基础差吗?还是说有更本质的问题?

报告原文: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62044e483578f870e68c9b23

3.民族人格

3.1 人格理论简介

大众对于不同民族人群有一些笼统的印象,比如说白人和黑人似乎比东亚人更加热情及热衷于社交,不同民族之间真的存在人格差异吗?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不同民族之间可能是存在差异的。在讨论不同民族之间人格存在怎么样的差异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个常用的心理学研究工具——大五人格。

大五人格是心理学中常用的一种用于衡量人格特征的模型,大五人格用五个因素描述人格特质。我这里引用 wiki[6]上对于五种特质的描述:

经验开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经验开放性是对艺术、情感、冒险、不寻常的想法、想象力、好奇心和各种体验的普遍欣赏。乐于体验的人具有求知欲、乐于情感、对美敏感并愿意尝试新事物。与封闭的人相比,他们往往更有创造力,更能意识到自己的感受。他们也更有可能持有非传统的信念。
尽责性(Conscientiousness):尽责性是一种表现自律、尽职尽责、不顾措施或外界期望而努力取得成就的倾向。它与人们控制、调节和引导他们的冲动的方式有关。高度的责任性通常被认为是固执和专注的。

外向性(Extraversion):外向性的特点是活动的广度(与深度相反)、来自外部活动/情况的突发性以及来自外部手段的能量创造。该特征的特点是与外部世界的明显接触。外向的人喜欢与人交往,并且经常被认为精力充沛。他们往往是热情的、以行动为导向的人。他们拥有很高的群体知名度,喜欢说话,并坚持自己。在社交环境中,外向的人可能比内向的人更有优势。

宜人性(Agreeableness):宜人性特质反映了对社会和谐普遍关注的个体差异。和蔼可亲的人重视与他人相处。他们通常体贴、善良、慷慨、信任和值得信赖、乐于助人,并愿意与他人妥协。

神经质(Neuroticism):神经质是体验负面情绪的倾向,例如愤怒、焦虑或抑郁。

这里要重点谈下经验开放性这个特质,因为这个特质非常重要,后面我会反覆提到,所以大家先详细了解下这个概念。以下文字翻译自 wiki 的 Openness to experience 词条[7]:

对经验的开放性既有激励因素,也有结构因素。高度开放的人有动力去寻求新的体验并进行自我反省。在结构上,他们有一种流动的意识风格,使他们能够在远端连线的想法之间建立新的联络。相比之下,封闭的人更喜欢熟悉的传统体验。

创造力:

经验开放性与创造力相关,这是通过发散思维测试来衡量的。开放性与艺术和科学创造力有关,因为与普通人群相比,专业艺术家、音乐家和科学家在开放性方面的得分更高。

智力和知识:

经验开放性与智力相关,相关系数范围从大约 r = .30 到 r = .45。经验开放性与结晶智力适度相关,但与流动智力的相关性很弱。一项研究开放性方面的研究发现,想法和行动方面与流体智力有适度的正相关(分别为 r =.20 和 r =.07)。当人们天生好奇并乐于学习时,这些心智慧力可能更容易出现。几项研究发现,经验开放性与一般知识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高度开放的人可能更有动力从事能够增加知识的智力追求。对经验的开放性,尤其是想法方面,与认知需求、思考想法、审查资讯和享受解决难题的动机倾向以及典型的智力参与(类似的结构需要认知)相关。

与其他人格特征的关系:

尽管假设大五模型中的因素是独立的,但 NEO-PI-R 评估的经验开放性和外向性具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经验开放性也与寻求感觉有适度的正相关,特别是寻求经验方面。尽管如此,有人认为,经验开放性仍然是独立于这些其他特征的人格维度,因为该特征的大部分差异不能通过其与这些其他构造的重叠来解释。比较气质和人格量表的研究使用五因素模型发现,经验开放性与自我超越(一种「精神」特征)以及在较小程度上寻求新奇(在概念上类似于寻求感觉)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它还与避免伤害有中度
负相关。 Myers-Briggs 类型指标(MBTI) 衡量「直觉」的偏好,这与经验开放性有关。 Robert McCrae指出,MBTI 感觉与直觉量表「对比了对事实、简单和传统的偏好与对可能、复杂和原创的偏好」,因此类似于开放性的衡量标准。

社会和政治态度:

这种人格特质具有社会和政治含义。对体验高度开放的人往往是自由主义的,对多样性持宽容态度。因此,他们通常对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更加开放。他们在本族中心主义、右翼威权主义、社会支配取向和偏见方面倾向度较低。与其他五因素模型特征相比,经验开放性与右翼威权主义具有更强(负)的关系(尽责性具有适度的正相关,而其他特征的相关性可以忽略不计)。与(低)宜人性(其他特征的相关性可以忽略不计)相比,经验开放性与社会优势取向的(负)关联要小一些。与其他五因素模型特征相比,经验开放性与偏见具有更强的(负向)关系(宜人性具有更温和的负相关性,而其他特征的相关性可以忽略不计)。然而,与经验开放性或任何其他五因素模型特征相比,右翼威权主义和社会支配取向与偏见的关联更强烈(积极)。最近的研究表明,开放与偏见之间的关系可能更为复杂,因为所研究的偏见是对传统少数群体(例如性和种族少数群体)的偏见,而且高度开放的人仍然可能无法容忍那些世界观相冲突的人。

关于保守主义,研究发现文化保守主义与低开放度及其所有方面有关,而经济保守主义与全面开放性无关,仅与美学和价值观方面呈微弱负相关。经济保守主义最强的人格预测因素是低宜人性(r = -.23)。经济保守主义更多地基于意识形态,而文化保守主义似乎更多的是心理而非意识形态,可能反映了对简单、稳定和熟悉的习俗的偏好。一些研究表明,个人内部开放程度的变化并不能预测保守主义的变化。
主观幸福感和心理健康

人们发现,经验开放性与幸福感、积极情绪和生活质量有适度但重要的关联,并且与人们的生活满意度、消极情绪和整体情绪无关。与其他五因素模型特征(即外向性、神经质、尽责性和宜人性)相比,这些与主观幸福感方面的关系往往较弱. 在控制了混杂因素后,发现经验的开放性与老年人的生活满意度有
关。经验开放性似乎通常与精神障碍的存在无关。对五因素模型特征与心理障碍症状之间关系的荟萃分析发现,所检查的诊断组与健康对照组在体验开放性方面均无差异。

此外,经验开放性可能有助于优雅地衰老,促进健康的记忆力和语言能力,以及老年人的许多其他重要认知特征。

(词条中的参考文献请查阅原词条,这里为了方便阅读,我去掉了参考文献的序列号)

3.11 人格与神经结构

人格和神经结构之间存在关系。 Effects of the Openness to Experience Polygenic Score on Cortical Thicknessand Functional Connectivity(经验开放性多基因评分对皮质厚度和功能连通性的影响)[8]这篇论文总结指出:「结构磁共振成像 (sMRI) 研究中,据报导 OTE (经验开放性)与前额叶皮层(PFC)、顶下小叶、颞中回和舌侧的灰质体积有关。Kapogiannis 进一步揭示了 OTE 与双侧梭状回、右内侧前额叶皮层(OFC) 和左岛叶之间的负相关)。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 研究中,大多数研究检查静息状态的功能连线。发现 OTE 与预设网路的功能连通性显著相关。 Beaty 及其同事进一步探索了OTE 的动态功能连通性,他们发现 OTE 与预设网路和认知控制网路的动态功能连通性之间存在显著关联。 」该研究检查了OTE的GPS (全基因组多基因的分数)与皮质厚度以及内在功能连线性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OTE 的PGSs与梭状回的厚度呈负相关,OTE 的 PGSs 与左侧顶内沟(IPS)和右侧枕叶后叶的功能连通性呈负相关。这些发现可能表明梭状回的脑结构和 IPS 和枕后叶的脑功能部分受 OTE 相关遗传因素的调节。」

3.2 不同民族的人格差异

论文 The geographic distribution of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 patterns and profiles of human self-descriptionacross 56 Nations(五大人格特质的地理分布:56 个国家人类自我描述的模式和概况)[9]中统计了56个国家与地区的大五人格调查显示了不同国家与地区之间的大学生之前的人格差异。这是论文中提供的表格(分数为经过换算后的 T-Scores):

从这个表格来看,东亚各国的经验开放性确实偏低。

Innovation in Sustainable Products: Cross-Cultural Analysis of Bi-national Teams(可持续产品创新:两国团队的跨文化分析)[10]这篇论文根据上述论文制作了一个表格:

从以上表格中,我们很容易看出,东亚样本在开放性、宜人性、外向性、尽责性上有较低的表现,东亚样本在神经质上得分较高。
Scalar Equivalence of OPQ32 Big Five Profiles of 31 Countries[11]这篇论文调查了31 个国家超过100万个样本的大五人格,样本表:

人格分数调查统计结果:

比较神奇的是,根据这个调查结果,日本人的经验开放性高得离谱,但考虑到日本人样本只有343个,那么这个结果可能不是很可靠。参与调查的大陆人多达 14835 人,香港人则有7735 人。从这个调查结果来看,大陆人和香港人的开放性在 31 个国家中位列倒数前五名,外向性则位列倒数前十名。

另一项研究 Culture and Personality Among European American and Asian American Men(欧洲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的文化和个性)[12]调查了欧洲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大五人格上的差异,这是文中的一个表格:

欧洲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在大五人格上存在差异,相较欧洲裔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具有更低的外向性、宜人性、尽责性、开放性,但具有更高的神经质。注意,Loss of Face 这维度衡量的是对丢面子的敏感度。亚裔美国人拥有更高的 Loss of Face,意味着他们有更多面子顾虑。

习近平可能有很高的 Loss of Face,他似乎很怕丢面子,乃至于设定大量的敏感词、封禁所有对他提出批评、嘲讽和恶搞他的文字、影像内容。对于他的这种心理障碍,吃药或许可以改善,比如GABA能药就可以改善焦虑。

这篇论文里也有谈到:「集体主义得分高的文化群体在外向性和宜人性方面得分较低。因此,一个可行的假设是,由于亚洲文化倾向于高度集体主义,他们的个性表达可能与社会背景更密切相关。在强调相互依赖和群体内规范的文化中,随和可能有助于维持社会和谐,而外向可能会违反这些价值观。」同时,这篇文中指出,亚裔美国人相比本土亚洲人,大五人格和欧洲裔美国人更为相近,这说明文化环境或影响大五人格。笔者猜想,这种差异产生的原因也可能包括美国文化更吸引特定人格特质的亚洲人移民。

遗传度,又称遗传力,是育种学和遗传学使用的一种统计量,用来估计某一性状在群体中有多大比例的变异是遗传因素决定的。根据 Heritability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Dimensions and Their Facets:A Twin Study(大五人格维度及其方面的遗传力:双胞胎研究)[13],大五人格的遗传力为30%到50%,也就是说,大五人格的形成有 30%到 50%取决于遗传因素。当然,不同民族人格之间的差异是微妙的,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而言,制度同样非常重要。

3.3 不同民族的人格相关的基因差异

我们前面谈到了心理学上对于不同民族人格差异的研究。接下来我们看看人格相关的基因在不同民族中的差异。这里列举几个影响人格的基因在不同民族中的差异:

儿茶酚氧位甲基转移酶(COMT)是具生物活性或毒性的儿茶酚胺的主要代谢酶,也是中枢神经系统外多巴胺的主要降解酶。 COMT 基因的 rs4680 多型性有两个等位基因 Met 和 Val,其中,Met 等位基因会导致相对较少的 COMT 酶,从而减少多巴胺的降解。

根据 Genetic Factors, Cultural Predispositions, Happiness and Gender Equality(遗传因素、文化倾向、幸福感和性别平等)[14]这篇论文,COMT rs4680 的 Met 等位基因频率与国家大五人格平均数中的外向性、宜人性、尽责性、经验开放性正相关,和神经质呈负相关,而东亚人相比白人,Met等位基因的频率比较低。

这篇论文也研究了 5-HTTLPR(五羟色胺转运体)基因与国家大五人格平均数之间的关系,这篇论文研究发现,S 等位基因频率与大五人格中的神经质正相关。而东亚人相比白人有更高的S 等位基因频率。 5-HTTLPR 基因的 S 等位基因频率与大五人格中的外向性、宜人性、尽责性、经验开放性负相关,和神经质呈正相关。

这是 COMT rs4680 基因型频率在不同地区的统计数据:

http://useast.ensembl.org/Homo_sapiens/Variation/Population?db=core;r=22:19963248-19964248;v=rs4680; vdb=variation;vf=184150249
(A=Met,G=Val)

(千人组计划资料)

如图所示:东亚人(EAS)中 A 型的频率为 28%;而北京汉族(CHB)中 A 型的频率为31%;日本东京(JPT)中 A 型的频率为 28%;欧洲(EUR)人中 A 型的频率为 50%;美国人(AMR)中A 型的频率为37%。

神经递质水平失衡通常被认为与精神障碍有关系,多巴胺和五羟色胺是精神障碍治疗的常见靶点。多巴胺和五羟色胺相关的药物已经有很多种并已经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然后中国大陆十分缺乏心理健康方面的医疗资源。

央视网于 2018 年 10 月 10 日释出的《我国心理健康服务供需失衡 专业医生数量质量不足》指出:「截止到 2017 年底,我国专业精神科医师有 3.34 万人,心理治疗师只有约 6000 人,远低于同等经济条件的其他国家平均水平。另外,现有的精神科专科医院多以收治严重精神障碍为主,开展常见精神障碍和心理问题的服务不足。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每千人拥有一个心理咨询师是健康社会的平衡点,按这个估算,中国还需要 130 万名心理咨询师。」

《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指出:「24.6%的青少年抑郁,其中重度抑郁的比例为7.4%。」

心理障碍在中国普遍存在,无论是中共官员还是中国的老百姓,都需要重视自己的心理健康,尤其是中共官员,他们要是患有心理障碍,那受苦的就是老百姓。宋永毅在《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一书中指出,文化大革命悲剧的出现与毛泽东个人及其身边的人的心理的非理性因素关系非常大。

OXTR 基因编码催产素受体。催产素是一种神经肽,在大脑的下丘脑内合成。一些证据表明,催产素与人格特质相关。 Oxytocin enables novelty seeking and creative performance through upregulated approach: Evidence and avenues for future research(催产素通过上调方法实现新奇寻求和创造性表现:未来研究的证据和途径)[15]这篇研究指出,OXTR 基因多态性与新奇寻求、外向性和经验开放性等人格特质有关,这篇论文研究发现,鼻喷催产素可以提高远隔联想测验(Remote Association Test )分数,这个测验是研究创造力问题的一种测验方法。 OXTR 基因编码一种 G 蛋白偶联受体,该受体介导催产素对突触后活动的影响。 OXTR 基因通常被认为和亲社会性有关,有研究发现,OXTR 基因的甲基化与大五人格中的开放性有关,Epigenetic modification of OXTR is associated with openness to experience(OXTR 的表观遗传修饰与经验开放性有关)[16]这篇论文研究发现,经验开放性与 OXTR 基因的甲基化显著相关,OXTR基因甲基化减少(与更高的 OXTR 表达相关)与更高的经验开放性相关。 OXTR rs53576 是OXTR 的一个变体,OXTRrs53576 有两个等位基因:A 和 G。 Oxytocin Pathway Gene (CD38, OXTR) Variants Are Not RelatedtoPsychosocial Characteristics Defined by 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 Questionnaire in Adolescents:

AFieldSchool-Based Study(催产素通路基因 (CD38, OXTR) 变体与青少年强项和困难问卷定义的心理社会特征无关:一项基于学校的实地研究)[17]这篇论文提到,G 等位基因的携带可能与低水平的甲基化和随后的基因高转录有关系。诸多研究显示,G 携带者具有更高的亲社会性,比如说GG 基因型的人更乐观、更善解人意。这个基因在不同的人种中的基因型频率差异很大。

这是 OXTR rs53576 基因型频率在不同地区的统计数据:

http://useast.ensembl.org/Homo_sapiens/Variation/Population?r=3:8803871-8804871;redirect=no;v=rs53576; vdb=variation;vf=90153957

(千人组计划资料)

根据以上的表格,我们看到,东亚人(EAS)中 G 型的频率为 35%;西双版纳傣族(CDX)中G型比例为39%;而北京汉族(CHB)中 G 型的频率仅为 30%。欧洲(EUR)人中 G 型的频率为64%;美国人(AMR)中 G 型的频率为 64%;非洲人(AFR)中 G 型的频率为 80%。

OXTR rs53576 在不同人种中的基因差异与对于开放性与人种之间的研究差异是一致的——拥有更多OXTR rs53576 GG 的白人具有更高开放性,我前面也谈到过,开放性与智力也有关系,关于东亚人和白人之间是否存在智商差异存在争论。但大多研究并未显示出东亚人比白人智商低。在智商水平相似的情况下,OXTR rs53576 可能对于东亚人和白人的开放性差异起到了重要作用。

OXTR rs53576 在不同人种中的基因差异也符合大众印象:相比东亚人,黑人和白人更热情、社交能力更强。催产素功能与拥抱冲动有关,欧美一些国家存在见面亲吻、拥抱的社交礼仪,东亚各国就没这种习俗,这种习俗可能跟 OXTR 基因差异有关系。

不同人种的基因差异可能和文明形式有关系,相比商业文明,农耕文明对于外向性和开放性的要求比较低(毕竟,种种田也不需要搞社交,也不用费脑子创新什么新的赚钱方式,老实种田就完事儿了)。东亚文明长期处于农耕文明,中国人的人格是很适应农耕文明的,但在如今的全球化环境中,中国人民的相对闭塞的人格,和欧美文化与价值观产生了冲突。

3.4 人格与创造力

有两个因素对创造力有很重要的影响:智商和人格特质。

诸多心理学研究表明,智力和创造力(creavity)存在相关性[18]。关于智力和创造力之间的关系的解释中,有一个著名的阈值假设,这个假设认为,高创造力需要高智力或高于平均水平的智力。高于平均水平的智力被认为是高创造力的必要但不充分条件。

除了智力之外,人格特质对创造力也有影响,有诸多心理学研究指出,大五人格中的开放性与创造力及创造成就(creativity accomplishment)正相关。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下《Wired toCreate: Unravel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Creative Mind(连线创造:揭开创造性思维的奥秘)》这本书。

亦有研究直接对比中西方学生创造力。 The comparisons of the development of creativity betweenEnglishand Chinese adolescents(英汉青少年创造力发展的比较)[19]这篇论文通过对来自英格兰6 所郊区中学的 1190 名 11 至 15 岁的青少年和来自中国 2 所郊区中学的 1087 名 12 至18 岁的青少年进行了中学生科学创造力测试,测试结果显示中国青少年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明显优于英国青少年。但英国青少年的其他科学创造力和整体科学创造力明显优于中国青少年。

根据上文分析,创造力与开放性人格有关,而东亚人的较低的开放性人格特质可能是东亚人在创造力上的短板而不是智商。

3.5 人格、智力与政治偏好

我们前面谈到,开放性这个人格特质影响创造力,开放性也影响政治偏好。刚已经引用了相关词条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前面提到,开放性高的人在本族中心主义、右翼威权主义、社会支配取向和偏见方面倾向度较低。这里引用相关 wiki 词条来解释下这几个概念:

本族中心主义,或者民族中心主义(ethnocentrism),是一种认为自己的文化优于其他文化的信仰。具有民族中心主义的个人会判定其他族群与自身族群或文化有关连,尤其是语言、行为、习俗与宗教方面。这种民族上的民族中心可定义每个族群独特的文化认同。

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也称权威主义,是一种政体或意识形态。奉行该主义的人认为政府应要求民众绝对服从”政治上的权威”,并限制个人的思想跟言论和行为自由,将权力集中于单一领袖或一小团体。

社会支配取向( 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 ) 是一种人格特质,衡量个人对社会等级的支援以及他们希望自己的内群体优于外群体的程度。

而根据我们前面引用的相关研究来看,中国人开放性较低,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人更容易认为自己的文化优于其他文化;更容易支援威权政府;更希望自己的内群体优于外群体;有更多的偏见。东亚人和欧美人之间的开放性的差异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是欧美人先采用民主体制,且欧美国家对于LGBT 等少数人群表现出更多包容性,并且具有更加宽容的移民政策。

Empathy, open-mindedness, and political ideology: Conservative and liberal trends(同理心、思想开放和政治意识形态:保守派和自由派趋势)[20]这篇论文里提到,自由主义者具有更强的同理心和思想开放性,

同时他们研究发现,共情和思想开放性之间存在显著关系。这和我前面提到的关于催产素及催产素相关基因与人格之间的关系的研究可以互相验证。

认知能力和政治、宗教态度也有关系,比如 Cognitive ability, right-wing authoritarianism, and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 a five-year longitudinal study amongst adolescents(认知能力、右翼威权主义和社会支配取向:一项针对青少年的为期五年的纵向研究)[21]这篇研究通过对 375 学生进行调查,发现高智商的的学生更容易接受新思想,且更不支援威权主义、社会支配取向和宗教信仰。 Bright Minds andDarkAttitudes: Lower Cognitive Ability Predicts Greater Prejudice Through Right-Wing Ideology and LowIntergroupContact(聪明的头脑和黑暗的态度:较低的认知能力通过右翼意识形态和较低的群体间接触预示着更大的偏见)[22]这篇论文也指出:「较低的认知能力预示着更大的偏见,这种影响是通过支援右翼意识形态(社会保守主义、右翼威权主义)和与外群体接触程度低而产生的。」

综上所述,总地来说,智力越高、越有创造力的人越有同理心、越反对威权主义,这种机制有助于人类的长期繁衍生存,如果智力越高、越有创造力的人越缺乏同理心,那么人类早就因为在内斗时因为邪恶战胜正义而灭绝了。这种现象可能也存在在其他社会性动物身上。

很多中国人骂欧美白左圣母多,他们不知道,白左圣母多和他们的经济文化科技发达是同根源的。
总地来说,中国人的人格让他们更容易被集权所把控,这并不是说中国人无法实现民主或者无法适应民主,只能说他们实现民主会困难一点。

熟读历史的朋友们都知道,在中国古代,因为科举制度是聪明人几乎唯一的出路,这使得大量高智商、高开放性的知识分子成为父母官,这使得统治阶级中存在很多思想家和哲学家,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国人人格上的缺陷。那些没及第或者不屑于从仕的知识分子,也只能待在国内,总会为国家做点贡献,比如做点生意、弄点发明、搞点文艺创作,更重要的是,他们把优秀的基因留下来了。而如今,知识分子不喜欢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可以移民,为他国做贡献,优秀基因也外流了。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非常喜欢中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认为中国的文官制度有助于国家发展。

对于当代欧美国家来说,虽然总统不一定是顶级聪明的人,但由于如今是知识经济占主导,欧美的顶级富豪中出现相当多理工科方面的天才富豪(比如埃隆·马斯克),他们对政治的影响力很大,也算是知识分子参与治国了。

越发严格的网络言论审查开启了劣币驱逐良币模式。被网络言论审查删掉的除了一些造谣外,也有大量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发言。最终墙内只剩下中共自己的言论,再也没有人可以出来警醒世人了。随着千人计划的破产,中国也难以引进人才,更加无法弥补人才流失。

3.6 中国人的民族人格对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影响

工业革命的标志是机器的发明,而发明机器需要创造力,根据前面的分析,东亚人和白人之间很可能存在思想开放性方面的人格差异,这导致东亚人在创造力方面略有劣势,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历史上的重大发明大多出于西方,且工业革命和资讯革命发生在西方及为什么是西方人开启了地理大发现时代。

《创造力与全球知识经济(Creativity and the Global Knowledge Economy)》一书指出:与以往任何
时候相比,全球经济和社会正在经历从工业时代到知识经济的大规模转型。附:《创造力与全球知识经济》阅读地址:

点击以访问 23230_Peters_et_al_2009_Front_pages.pdf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人民的创造力对于一个国家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前面谈到,中国人并无智商上的劣势,但由于创造力方面的先天劣势,使得中国人在科技文化方面的创新上存在先天劣势,我们前面也分析了唐代的发达与其优越、开放的政治制度有相关性,中华民族的兴盛需要制度上的优越性。然而中共的制度并不利于弥补中国人的先天劣势,洗脑、资讯管制、言论管制、迫害知识分子都会压制人民的创造力。习近平展示出开放性低的人格特征——他无法接受反对他的言论,无法接受他不信仰的宗教,也无法接受不符合他审美的艺术、影视、游戏,李锐评论习近平文化水平低、刚愎自用、不听他人劝也表明了习近平开放性低的一面。在他的领导下,中国的文化领域越来越狭隘。习近平不亲近民主国家,他不近人情(无法接受与他有不同想法的人),喜欢和普京这个独裁者做朋友并对攻打台湾表现出巨大兴趣,这说明他亲社会性低。我前面分析过了,开放性和同理心是相关联的,毫无疑问,习近平的表现显示出他的开放性和同理心都低,可以说,他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中国人。中国人人格上的劣势让中国人更难适应建立在创造力之上的知识经济全球化趋势,而中国人这种人格上的劣势又有相当大程度是取决于基因的,这意味着,要弥补中国人的人格劣势是要逆天而行的,这就需要极其高明的领导人了。

而习近平上台后却开始缩紧中国人的开放性,把中国人的人格劣势越放越大。

为了建立更加有助于中国立足于世界的政治氛围,习近平需要改善自己的经验开放性,但经验开放性是神经问题、基因问题,劝说和教育是无法改变的,这就需要吃药治疗了,如果习近平想要追求更积极的个人情绪(安逸、幸福、快乐等),也是有必要吃药治疗的。不管是为了中国的发展和中国人民的幸福,还是为了自己活得快乐,习近平都很有吃药提高开放性和积极情绪的必要。

前面我提到,开放性和创造力正相关,开放性又和同理心正相关,这意味着开放性更高的人更容易在创造性领域取得成就的同时,更可能具有更高的亲社会性。在经济自由的开放社会,个人凭借自身能力可以获得巨大成就的财富,举两个这方面的典型例子:约翰·洛克菲勒和乔治·索罗斯,约翰·洛克菲勒和乔治·索罗斯均为白手起家的超级富豪,他们的个人人格都表现出高开放性的特征。洛克菲勒在富可敌国后,致力于慈善活动,其所创立的洛克菲勒基金会致力于「促进一切使人类进步的因素」,值得一提的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二战时期为犹太精英来美出了不少资。作为卡尔·波普尔的学生,一直以哲学家自称的索罗斯最初赚钱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衣食无忧从而能够安心做哲学家,而他一生都在为自己对「开放社会」的信念而到处撒币与极权社会斗争。美国一直致力于在全世界推广民主与普世价值,可能就和美国有着出产这类以人类文明发展为己任的富豪的优良传统有关。索罗斯一生致力于建立开放社会,在一个开放社会中,政府容许并接受民间的批评;政府行为透明;它与集权社会对立,个人自由和人权是开放社会的基石。索罗斯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开放社会才是人类文明的未来。前面我从历史和文化神经学的角度分析过了,只有开放社会才能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中国并不存在美国那样的种族矛盾问题,没有任何理由不往开放社会发展。中国从来没有进入过开放社会,再加上中国人的人格特质,这使得中国的老百姓中极少能够理解索罗斯对开放社会的执着。江泽民执政时期,索罗斯跟中国的关系还不错,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一度进入中国,如今在中国,如果有人公开支援索罗斯,恐怕要被扣上辱华帽子。

在独裁国家,赚钱的套路就不太一样了,俄罗斯寡头凭借和普丁的关系获得巨量的财富,中共红二代、红三代及其白手套利用其人际关系获取大量财富,而中国没有政治背景的富豪们,最后大多免不了被「共产」的命运。在这种环境下,个人能力和开放性对于获取财富的重要性相比自由开放的社会,可能就没
那么重要了。独裁者的思想开放性和亲民性低,他们身边的人自然与他们臭味相投,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独裁社会中的老百姓权利被剥夺。

中共领导人显然对于中国人的民族人格缺乏了解,习近平妄图在短期时间里通过学习(偷窃)西方技术实现弯道超车,如果中共不能弥补中国人在创造力方面的劣势,那么在以知识经济为主导的全球文明中,在中国起步晚的情况下,中国人可能是很难赶上欧美人的步伐的。习近平的各种措施不仅无法弥补中国人在创造力方面的劣势,反而是放大了。希望中共可以认清自己,多点谦虚少点装逼,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导致老百姓被霍霍了。

中共目前的政策——对资讯和言论管控越来越严了。大陆国家网际网路资讯办公室网路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 3 月 17 日表示,将建立溯源机制,对首发谣言讯息的平台和账号加大惩处力度。

3 月 17 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指出 2021 年:「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饭圈」乱象整治、春节网路环境整治、使用者账号运营乱象整治等 15 项「清朗」系列专项行动,累计清理违法和不良资讯2200万余条,处置账号 13.4 亿个。 」此外,知乎、豆瓣等年轻人、知识分子聚集的平台这几年也因为言论管控不严格不断受到约谈、处罚。

我们前面谈到,高智商、高经验开放的人更加不支持威权主义,这使得知识精英更加不喜欢中共的统治。大陆知识分子近年来流行润(run)学,大量知识分子正在想尽办法离开大陆。中共的统治使中华民族与现代文明逆行,也使优秀的基因大量流失,这对中华民族的发展可能会具有长远影响。

越发严重的言论审查显示出了中共高层某些控制局面的人可能存在焦虑症、强迫症的问题。习近平应该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如果他真的想要复兴中华民族,那他应该看清楚事实、以史为鉴、用科学指挥政治,而不是乱开倒车,如果他只是为了当皇帝无所谓中国人民死活,那他终将背上历史骂名。

而大多中国人,因为经验开放性低、文化水平低,再加上洗脑,和晚清的老百姓一样依然活在「厉害了我的天朝上国」的幻梦里,他们对中国人自身、对西方人和西方文化缺乏客观认知。而知识精英的大量出逃与统治阶级的平庸化,已经让如今的中国至上到下都失去了内在变革的基础。何为「爱国」? 「爱国难道不应该是希望国家兴盛、人民安康幸福」吗?国家发展需要科学规律的支援,中国的领导人和中国人民都需要认清自己民族的缺点并积极改善,才可能让国家可持续发展,大清的灭亡给中国人民的教训还有多少中国人记得?

如果我们关注中国的发展,我们就有必要关注中国人的人格问题,人格一定程度上是由遗传因素决定的,流水的政权,铁打的基因,人格的改变并不容易,中国人的人格无论在过去还是将来都将是中国发展的最重要的底色之一。

4.神经结构对人类的未来的影响

4.1 极权国家的未来

前面我谈到一个规律:开放性高的人更具创造力同时更倾向于自由主义、厌恶威权主义,极权政府对于人民自由的压迫与资讯获取的限制一方面压制创造力另一方面也促使不满压迫的人用脚投票,根据我们上文的分析,我们可以做出合理推测: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更乐意用脚投票,这最终会导致创新性人才的流失,创新性人才的流失会使得极权社会的文化、科技、经济发展落后。

20 世纪以来,因为国门开启、交通的发达和中共对于知识分子的迫害、打压使得知识精英大量出国,知识精英的流失对于大陆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本来中国人在创造力方面不具有先天优势,后天环境还这么糟糕,知识精英的大量流失、千人计划受到遏制,使得建立在创造力之上的知识经济后力不足,这让中国无法在知识经济占主导的当今世界取得领导地位。综上所述,习近平所谓的「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可能只是痴人说梦。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未来走向预测:改革派上台,继续改革开放,但因为先天不足,政治体制又不具有优越性,始终只能是一个二流国家;因为作死被经济制裁从而经济崩溃,一夜回到改开前,接下来沦为大号朝鲜或者重走改开路。如果中共干脆摆烂、继续闭关锁国搞内回圈,最后变成大号朝鲜,科技文化与西方国家差距渐行渐远,等西方文明发展到一定高度,恐怕不可避免又会像晚清那样遭遇落后就要挨打的局面。
对于爱国的知识分子来说,「为中华崛起而读书」首先应该是「为中华自由而读书」,只有民主、自由的社会环境才能留着创新人才,才能催发出创造力,才能促进科技文化的发展,从而推进国家发展并推进人类文明的进步。然而经过几代人的洗脑及人才的大量流失,中华民族的复兴越来越缺乏基础条件,中华民族的复兴可能永远只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

4.2 开放社会的威胁

不同种族与信仰群体之间存在先天和后天的巨大差异,这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动乱,人口具有多种族与多信仰结构的民主国家因为包容的政治政策导致在处理这方面问题方面会有很多困难。中共的「东升西降」理论依据之一就在于民主国家内部矛盾多。开放和民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包括包容、开放的政策导致内部不同群体发生矛盾和争议。

集权国家是否能发展得好比民主国家更依赖领导阶层的执政水平,中共领导人应该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把握住最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方向。

4.3 人类增强技术与未来的世界格局

人类增强技术是指通过技术手段对人的能力进行增强的一种技术,这方面的技术代表包括人机结合、基因编辑/基因治疗、药物增强等。

我前面分析过,人的智力和人格特质对国家整体发展有影响,而大规模的人类增强技术的使用可能会逆转一个国家的命运。

民主国家在人类增强技术上的领先会让他们继续保持文化、经济和科技上的优势。我不知道当今圣上习近平同志想不想发展人类增强技术,他就是想,中国现在也很缺乏这方面的人才,但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共来说,人类增强技术对他们来说有个致命问题:如果大规模在中国应用智力和创造力的增强技术,就会有更多中国人民向往民主和自由并不满中共统治,这将对他们的政权稳定性造成影响。中共终将在国家发展和自己的独裁之间做出选择,这种选择可能是被动也可能是主动的。

主动的过程不会太难受,如果中共高层选择跟随前沿科技通过人类增强技术选择全民进化从而避免中国与欧美发达国家差距越拉越大,他们提高认知能力和创造力后,他们的心态也会发生变化,他们可能会变得不再那么痴迷于权利与控制人民并且个人情绪也会有很大提升。如果是被动(比如说制裁)的过程
就会比较难受了,当然最难受的还是中国的中下层阶级。

人机结合是人类增强技术的一个热门领域,马斯克投资了这个领域,开创了Neuralink。人类增强技术中,近几年的另一个热门是返老还童技术。美国现在有多位富豪投资了重编程(reprogramming)领域,比如亚马逊老板杰夫·贝佐斯就投资了专注于重编程的 Altos Labs 公司,美国亦有包括哈佛医学院在内的多个著名科研单位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并已经取得一定成果。

脑力提升药物也是人类增强技术的一个方向,https://newmind.com/这个网站上出售多种主流的脑力提升药物,这个网站上出售的药物具有减轻负面情绪、认知提升等功能。面对苏联解体,习近平感叹:「竟无一人是男儿。」面对如今中共的执政,我也不得不感慨「竟无一人是文化神经学家。」我不认为习近平主观上想要中国衰败,他可能只是存在人格上的缺陷、认知能力不足、自我定位出了问题,乃至于经常做出错误的决策。做出正确的决策是需要综合大量资讯进行推算的,这就需要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协商和判断(未来可能会用人工智慧进行决策)。但根据我们前面的分析,拥有顶级智力、才华与创造力的学者很可能是不喜欢与中共共事的,在当前糟糕的言论审查环境下,他们很可能在年轻时就出国并且不再回国。
纵观历史,人类历史上许多曾经辉煌的文明最终破败甚至消失,尼安德特人曾经在欧亚大陆广泛分布,如今仅留一部分基因在智人基因组中。希腊、埃及都曾发展出伟大的文明,如今却沦为三流国家。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问题,在关键时刻做出的抉择,将会有深远的影响。如果人类不灭亡,人类最终大概率是会走向星辰大海的,但愿中国人能够做一次正确的抉择,在人类增强和星际旅行的时代来临的时候做好准备而不是拖后腿。

参考文献:

[1] 《盛世危言》:https://www.zhonghuadiancang.com/lishizhuanji/shengshiweiyan/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8A%E6%88%8C%E5%8F%98%E6%B3%95
[3] Tomas J , Kyle H , Helena D , et al. Systemizing and the gender gap: examining academic achievementand perseverance in STEM[J].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of Education, 2018:1-22.
[4] Clarke T K, Lupton M K, Fernandez-Pujals A M, et al. Common polygenic risk for autismspectrumdisorder(ASD) is associated with cognitive ability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J]. Molecular psychiatry, 2016, 21(3): 419-425.
[5]Cantarero K , Byrka K , M Król. It’s not really lying.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relates to lower recognitionof other-oriented lies through a decrease in perceived intentionality of the liar[J]. Research inAutismSpectrum Disorders, 2021, 86(7):101806.
[6]https://en.wikipedia.org/wiki/Big_Five_personality_traits
[7]https://en.wikipedia.org/wiki/Openness_to_experience
[8]Ren, Zhiting, et al. “Effects of the Openness to Experience Polygenic Score on Cortical Thickness andFunctional Connectivity.” 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 (2021): 1401.
[9]Schmitt, D. P., Allik, J., McCrae, R. R., & Benet-Martínez, V. (2007). The geographic distribution of bigfivepersonality traits: patterns and profiles of human self-description across 56 Nations.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38(2), 173-212.
(论文地址:
https://lsa.umich.edu/content/dam/polisci-assets/Docs/Inglehart%20Articles/Genes%20and%20Happiness.pdf)
[10]Cleber José Cunha Dutra, Mazza A A , Menezes L M L D . Innovation in Sustainable Products: Cross-Cultural Analysis of Bi-national Teams[J]. Revista de Gestão Ambiental e Sustentabilidade (GeAS), 2014, 3(2):149-164.
[11]Bartram, Dave. “Scalar equivalence of OPQ32: Big Five profiles of 31 countries.”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44.1 (2013): 61-83.
[12]Eap S , Degarmo D S , Kawakami A , et al. Culture and Personality Among European AmericanandAsianAmerican Men[J]. Journal of Cross Cultural Psychology, 2008, 39(5):630-643.
[13]Jang, Kerry L., W. John Livesley, and Philip A. Vemon. “Heritability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dimensionsandtheir facets: A twin stud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4.3 (1996): 577-592.
[14]Inglehart R F, Borinskaya S, Cotter A, et al. Genetic Factors, Cultural Predispositions, Happiness andGenderEquality[J]. Journal of Research in Gender Studies, 2014, 4(1).
[15] Dreu C , Baas M , Boot N C . Oxytocin enables novelty seeking and creative performancethroughupregulated approach: Evidence and avenues for future research[J]. Wiley interdisciplinary reviews. Cognitivescience, 2015, 6(5).
[16]Haas B W, Smith A K, Nishitani S. Epigenetic modification of OXTR is associated with opennesstoexperience[J]. Personality Neuroscience, 2018, 1.
[17]Tereshchenko S, Kasparov E, Zobova S, et al. Oxytocin Pathway Gene (CD38, OXTR) Variants AreNotRelated to Psychosocial Characteristics Defined by 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 Questionnaire in Adolescents: AField School-Based Study[J]. Frontiers in psychiatry, 2021, 12.
[18]Shi B , Wang L , Yang J ,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Divergent Thinking and Intelligence: AnEmpirical Study of the Threshold Hypothesis with Chinese Children[J].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17, 8:254-. (论文地址: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319977/ )
[19]Hu W., Adey P., Shen J., Lin C. (2004). The comparisons of the development of creativity betweenEnglishand Chinese adolescents. Acta Psychol. Sin. 36 718–731.
[20] Cosme D, Pepino C, Brown B. Empathy, open-mindedness, and political ideology: Conservative andliberal trends[J]. E-Research: A Journal of Undergraduate Work, 2014, 1(3): 5.
[21]Heaven, Patrick CL, Joseph Ciarrochi, and Peter Leeson. “Cognitive ability, right-wing authoritarianism, andsocial dominance orientation: A five-year longitudinal study amongst adolescents.” Intelligence 39.1(2011): 15-21.
[22]Hodson, Gordon, and Michael A. Busseri. “Bright minds and dark attitudes: Lower cognitive ability predictsgreater prejudice through right-wing ideology and low intergroup contact.” Psychological science 23.2(2012): 187-195.

作者:投稿来自美籍华人清秋先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