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 F
Washington
星期五, 10月 7, 2022
思想 嘉文精选 闵良臣:谁在做“民族的罪人”?

闵良臣:谁在做“民族的罪人”?

0

不经意间在央视文艺节目中又听到三十一年前罗大佑作词作曲的《东方之珠》,那旋律,那歌词依然那么打动人。大家知道,东方之珠,是香港爱称。三十一年前,尽管香港尚未收回,但内地已把香港看作民族“骄子”。香港即“世界乐园”,名副其实的“香”!

可尽管多年过去,当再次听到“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还有,“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也不知怎么,看着电视画面,心中忽然难受起来,感觉好痛,同时,眼里也不争气地噙了泪水,真想问候一声:东方之珠!你还好吗?回归25年了,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待回过神来,感到自己有点可笑。那次去深圳,在通往香港的福田口岸前驻足看了几眼,但至今也没有去过香港。即使如此,依然挡不住我对这颗东方之珠的爱;就像我没有去过台湾一样,我同样也爱台湾;甚至就像我没有去过美国,也爱美国一样。

自从知道一个真实的香港后,就觉得香港是中国内地乃至整个大陆的一面镜子。在这面镜子面前,可以看出内地与世界文明的差距。所以说,不是香港要向内地学习,而是内地要向香港学习。大约也正因有这种意识,在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本人做了一则短文,题目就叫《香港是一面镜子》,发表在香港《大公报》。

转眼又是15年过去,就算现在要打死我,本人也做不出十五前那样一则短文了。因为情随事迁,那种感觉没有了。面对今天的香港,我还能想到它是中国内地一面镜子吗?

十五年前,之所以认为香港是内地一面镜子,是我这个即使没有去过香港的人也知道香港与内地的差异,与内地的不同——如果十五前的香港是今天这般模样,还怎么做内地的镜子?一直不明白,有些官老爷包括专家学者如徐焰之流为什么那么害怕香港与内地的不同。

要知道,香港与内地不同,不是香港落后,不是香港野蛮,而恰恰是香港的文明,香港的进步。难道就因为香港比内地文明,比内地进步,我们有些人就不舒服不高兴?如果是那样,不是香港的问题,是内地有些人的问题,认识不到这一点,对不起香港的文明和进步!

别的不说,自从内地奶粉一次次出现问题后,就看到一个个大陆客跑到香港大量购买奶粉的景观,这其中有些人从香港把奶粉买回后,再加价卖给内地有需要的同胞,赚取差价,因此一直买到香港商家对大陆客不得不限购。今天回头想一想,有多么丑啊。

你听到有香港同胞来大陆抢购奶粉吗?没有,敢说一个也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香港比内地文明,香港的食品让人放心,至少比内地让人放心。香港能做到的,内地却一直做不到或没有做到。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内地食品安全部门特别是那些吃特供者不觉得羞愧吗?

印象中,邓小平、朱镕基都曾在讲话中说要保持香港的繁荣。特别是二十年前即2002年11月19日,朱镕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欢迎晚宴上发表讲话要结尾处讲的几句,至今读来让人动容:“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总是以有香港而自豪,我就不相信香港搞不好。如果香港搞不好,不单你们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里搞坏了,那我们岂不成了‘民族罪人’?”

不知道有谁冒天下之大不韪,有勇气做这样的罪人,或已经做了这样的罪人。

2022.6.30

附:香港是一面镜子

转眼香港回归就有十周年了,真快!

香港是弹丸之地。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这都不是藏着掖着的。

香港在物质文明程度上要比大陆高得多,这不用说。要说的是香港的精神文明程度。

过去我们有一种认识,只要是资本主义制度,它的物质文明程度再高,精神文明也是“一包糟”,这大约也是我们在1949年之后的前二十几年动不动就说要去解救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的缘故。改革开放后,我们逐渐清醒了过来,明白物质文明虽然不能等同于精神文明,但精神文明往往要依赖物质文明。大到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一个人,虽不敢说物质文明程度与精神文明程度一定成正比,但物质文明往往决定着精神文明。我们没听说过一个要饭花子的精神文明程度有多高,我们也很少见物质文明程度很高的国家,尤其是在现代社会,会让他们的国民饿死冻死,陈尸街头。我所看到的影视镜头中骨瘦如柴者,往往都是非洲那些在物质上还比较贫穷的国家的国民。

一说精神文明,在有些人的大脑里就会绷起一根弦,绷起一根意识形态的弦。仿佛只要是资本主义制度,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一说要向资本主义制度学习,就老大地不情愿,总觉得人家那里就是不顾人民的死活,社会是乌七八糟。其实,现代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到底如何,尤其是到了新的世纪,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我们清清楚楚地知道,由于人家有高度物质文明支撑,那里的精神文明实在是要比我们高得多。我们原来设想的那些属于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所要实行而至今难以实行的,倒是在一些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正在实行着。他们那里的人民对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应该说是比较满意的,不然,他们可以集会,可以示威游行,更不说可以公开发表言论、著书立说批判他们那种制度了。事实上,尽管他们大多数人相对还算满意他们的制度,现代资本主义制度也仍然受到一些人的批判,但他们的批判恰恰帮了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忙,用我们的话说,也就是帮着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进一步地完善。

有那么一个时间段,有些人太在意我们的社会姓社还是姓资了,也就是太在意意识形态了。改革开放近三十年,大家终于明白,制度姓什么,不重要,是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种制度在这种意识形态下,在干着什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江华在今年第4期《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文章说:“如果制度能够给人民带来更大的利益,更多的财富,那么人民就会拥护这个制度;如果制度不能为人民带来利益和财富乃至损害他们的利益和财富,他们就抛弃。”还说胡耀邦同志也说过,“老百姓不管你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谁给他带来了生活的改善他就拥护谁”。

如果上面这些话都不能算错的话,我们也不必花掉大笔国民的纳税钱越洋过海万水千山地去“考察”某些国家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自己的香港就是一面镜子。我不敢说香港一切都比我们好,但我确实不知道香港在哪一方面做得比我们差。他们的国民福利,他们的文化教育,他们的就业形势等,据我所看到的报道,都要比我们好得多。几天前通过央视报道,还知道香港的本科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几乎是100%。这会让我们的教育部羡慕死,让大陆的大学羡慕死,让大陆那些家中有正在读大学的家长羡慕死。当然最羡慕香港这一点的,还是我们大陆上那些已经毕业或将要毕业的大学生。

原载2007年7月30日香港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