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更名换姓鲁瑛从山东到上海——悲剧人生红色前半程(之二)

0
 观潮钱江 钱江说当代史 2022-07-09 08:22 Posted on 北京

 

鲁瑛(1927—2007),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他是革命战争年代的《渤海日报》编辑、山东《大众日报》编辑、记者组组长,后调上海《解放日报》,担任驻山东记者站负责人、《解放日报》总编辑办公室副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文革”全面爆发的1966年6月,鲁瑛作为“中央工作组”成员进入人民日报,此后担任人民日报主要负责人8年之久。文革结束后接受审查,被开除党籍,80年初结束审查恢复工作,在人民日报出版社任编辑至离休。

接上文之一:

刘殿松(鲁瑛)参加革命后,奉命到家乡黄县的抗日游击区龙化村高小教了一阵子书,会画漫画的同学曲道原来找刘殿松和刘振渊,邀请他两人也去曲家村庄教书。这3个小伙子志同道合,就走到一起去了。

他们一边教书,经常商量今后怎么办?答案是赶紧找机会当八路去。那时,他们已经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满怀报国情怀。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了,胶东农村成了解放区,刘殿松这几个年轻人想当八路军的念头更强烈了。

   1. 更名换姓离家乡,世间从此有鲁瑛

机会接踵而来。抗战胜利后,原八路军山东军区于1945年底在临沂创办了一所军政干部学校——当时叫“人民革命大学”——是“山东大学”的前身,给胶东,包括黄县下达了招生指标。

刘殿松和刘振渊、曲道原听说“革大”招生的消息,一起报名,一起被录取了。

离开家乡前夜,3个小伙子聚到一起商量,要离开老家干革命去了,得改一个名字,免得牵累了家里人。

这事在曲道原家商定,就由他主持。他说,我们都是山东人,以后我们就都姓鲁吧。名字靠抓阄来定。

这一点大家都同意。

曲道原用3个纸条写下3个名字:“鲁瑛、鲁珉、鲁琦”。他宣布抓住什么是什么,不许改。

这姓氏后面的3个字,都是古代对玉的称呼,或者叫“不同品种或品质的玉”。接着3个人抓阄。

刘殿松抓到了“鲁瑛”,刘振渊抓到了“鲁珉”,曲道原抓到了“鲁琦”。

刘殿松感到不满意,觉得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女人。但事先约定和曲道原的坚持又使刘殿松认账了。从此,他使用“鲁瑛”这个名字,一直到生命终点。

临到要走了,谁知鲁琦的妈妈死活不让孩子走。这时的鲁琦已经结婚了,新婚妻子也不想让他走。结果到了出发的日子,鲁琦没有走成。

鲁瑛也差点走不成,也是因为妈妈不让走,干脆把他锁在屋里。结果鲁瑛趁妈妈下地干活的时候,跳窗户出来和鲁珉会合,一起上路了。

这位鲁珉后来在朝鲜战争中成了一名空战英雄,战后逐渐升迁成为空军重要将领——空军作战部部长,但在1971年9月的“九一三事件”中摔了大跟斗,和鲁瑛一样成了悲剧人物。

“山东革大”在胶东招收了大约200来个年轻人,他们从胶东各县集中到莱阳区党委所在地,编成一个大队。来自威海中学的王海被任命为大队长,鲁瑛被任命为副大队长。这位王海,在朝鲜战争中是志愿军空中英雄,后来任解放军空军司令员,授予上将军衔。

“山东革大”胶东学员大队下辖3个中队。在向临沂行军的路上,王海通常担负打前站,后勤事务主要由鲁瑛来负责。鲁瑛的干部经历就从这时开始了。

一路走得艰苦,这群胶东青年越过了胶济路,经过莱西、平度、诸城、莒县等地,于12月初来到临沂城东关的经文书院,这就是“山东革大”校址了。

 2..在山东革大学新闻

这时,临沂从日伪军手中解放 4 个月,学校处于初创阶段,校长由老资格教育家李澄之担任,彭康任副校长,姚耐是教务长。教授有薛暮桥、孙定国、陈沂、匡亚明等中共党内学者。。

学员们一边整修校舍一边学习。开学的时候,鲁瑛编在4班,班主任王德方、副主任胡俊,王海当上了班长。

这个班曾在一座庙里学习,给每人发了一个小板凳,老师在土台子上讲课,学生在台下坐成一片听讲。鲁瑛记得,薛暮桥前来讲授经济课,很有水平。

来到临沂以后天气寒冷,鲁瑛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没有带什么衣服,这时冻得受不了。来自威海中学的女学生董克娜看到他这个样子,送来一条棉裤,帮助鲁瑛度过了这个冬天。新中国成立后,董克娜是电影演员和知名导演。

1946年6月,国民党军大举进攻解放区,解放战争开始了。“山东革大”撤退到了蒙阴县境内。这时,有部分学员调往东北航校,成为解放军中首批飞行学员,王海和鲁珉被选上走了。这时鲁瑛患了严重的疥疮,走路都困难,没有当上飞行员。

Image

1947年,鲁瑛(右)和同学金钊、在渤海日报所在地合影,这是鲁瑛现存最早的照片之一。

撤到蒙阴的“山东革大”分了系,鲁瑛分到新闻班,大约有50—60个同学。同班同学有向村和方徨,一男一女,都是从新四军来的,那时对鲁瑛的印象都很好,觉得他为人谦和,和同学们的关系相处得很好。(2011年3月在北京分别访问方徨和向村的记录)

在“山东革大”新闻系学习一年后,学员们毕业了。鲁瑛到《渤海日报》,这天是1947年7月7日。他来到报社驻地惠民县,开始了新闻记者生涯。也在这个月,在渤海日报驻地惠民县,鲁瑛由杨子毅、高光介绍入党。

 3.在渤海日报当记者

《渤海日报》是革命战争时期渤海区出版物中影响力最大的中共党委机关报,1944年7月1日正式创刊,张永逊兼社长。创刊初期为3日刊,4开4版,后改为对开4版;起初印量2500份左右,到1945年8月增至12000份。1950年5月,渤海区奉命撤销。《渤海日报》也完成历史使命,于4月25日停刊。

Image

 1947年,在渤海日报通联科工作时的合影。前排左1是鲁瑛。中排左1金钊,左2田牧。

Image

山东惠民县《渤海日报》社原址

在《渤海日报》,鲁瑛主要当编辑,也当过外勤记者。他爱上了新闻工作,写的稿子不断发表在《渤海日报》上。《渤海日报》同时还是新华社渤海支社,鲁瑛担任过支社的组长。

鲁瑛的同班同学向村也分到了《渤海日报》,他回忆说,报社和渤海区党委常常同驻一个村,当时王力是渤海区党委宣传部负责人,他和鲁瑛都喜欢在晚饭后一起打篮球。后来这位王力曾是”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红极一时。

1966年6月,鲁瑛来到人民日报,和向村成为同事,但是没有多少交往。(2011年3月在北京访问向村的记录)

1948年9月,华东野战军解放济南。鲁瑛随军进入济南。

根据形势变化,山东各解放区的区党委机关报纷纷取消,集中力量办《大众日报》,还有一部分新闻干部集中整训,准备南下接收新解放区。鲁瑛所在的“整训队”约有30-40人,住在四马路。他们这支队伍有一个明确的任务,准备配合解放台湾,到台湾去办报。后来攻打台湾的战役任务取消了,鲁瑛也就安心地留在大众日报。

4.在大众日报当记者

鲁瑛先在农村组,组长张明。1952年5月到1953年1月,他担任了大众日报农村组副组长。

建国之初,是鲁瑛采访活动频繁、写稿较多的时期,他成为大众日报比较活跃的记者之一。他的文采一般,日常报道可以拿得下来,尤其是和采访对象打交道比较顺畅,拿得到素材。他和同事们的关系相处融洽。鲁瑛家乡有亲戚来济南看病、求职、买东西,鲁瑛都是关照的,有时候办事不顺,同事们多有帮助。有的采访鲁瑛一时应付不过来,请张明、田牧出手顶一下,只要有可能,大都会得到满足。

有知情者相告,在大众日报的鲁瑛血气方刚,也讲义气,路见不平敢出头。记者组田牧少年时家贫乞讨,自学成才,当了记者能采能写,与鲁瑛关系好。田牧娶一漂亮的画家为妻,不想被一位领导看上,强行拆散娶走。田牧家庭破碎,带着孩子生活。大众日报记者同仁都同情田牧,鲁英瑛尤其关照,常将田牧一家领回自己家照应食宿。

为田牧的事鲁瑛气不过,径诣这位领导,当面指责他"毁人婚姻,为人不道"!同事说他很有些侠气。此后鲁瑛调上海解放日报,不久这位受鲁瑛指责的领导也调往上海华东局宣传部,任副部长。两人在上海相逢,竟不相往来。

在大众日报》的鲁瑛喜欢打排球,在球场上认识了一位活泼姑娘张文卿。她是青岛人,建国后到济南,在省土改委员会工作,1951年转入省合作总社。

张文卿在省土改委研究室当编辑的时候,收集和编辑有关土改和互助工作方面的方针政策,汇编成资料供领导参阅。她发现一起打排球的鲁瑛是《大众日报》编辑,就向他请教,两人很快熟悉了,交往起来。1952年春,鲁瑛和张文卿在济南结婚。

1952年冬天,约在11月或12月,《大众日报》党委书记通知鲁瑛,已经接到调令,要你马上去上海《解放日报》工作。《解放日报》是中共华东局机关报,华东局下辖6个省,调6个省省报中熟悉农村工作的编辑或记者去上海,加强《解放日报》对华东农村的报道。《解放日报》为什么要调鲁瑛?大概与当年的鲁瑛在采访中比较活跃是有关系的,其资历也是说得过去的。

1952年6月,大众日报党支部对鲁瑛有一个鉴定:

鲁瑛同志在工作态度一般还是比较积极负责的,对新鲜事物有一定感受能力,因而在工作业务上的提高也较快,经过党的教育,在各方面有了一定的进步与提高。但正由于鲁瑛同志没有很好的警惕,入城以来,骄傲自满,名位思想在发展,使自己的进步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现在在生活作风和工作作风上不够艰苦,这是必须克服的,以便在工作中更好地发挥积极作用。

1953年1月底,鲁瑛和妻子张文卿一起坐火车来到了上海。解放日报党组织负责人姚天珍接待了他,告诉说,《解放日报》打算在华东6省建立驻省记者,将任命鲁瑛为驻山东记者。张文卿进了解放日报读者来信组,组长是骆进。

鲁瑛、张文卿的孩子们都在上海出生。当时他们想,这辈子大概就在上海扎下根了。

5. 鲁瑛的《解放日报》岁月

解放初的《解放日报》对山东报道相当重视,鲁瑛往返于上海济南之间十分频繁,他动笔采写的通讯和消息不算少。他从山东回上海的时候,有时会带上几只德州烧鸡,馈赠上海同事。这在当时就是很不错的礼物了。

来到上海对鲁瑛是机遇,上海的干部有很多来自山东,鲁瑛正是这样响当当的“山东抗战老干部”,在任用和提拔上具有很大优势。

Image

20世纪50年代在解放日报工作的鲁瑛

鲁瑛刚到上海的时候,张春桥任《解放日报》社长兼总编辑。因为跑山东比较多,那时鲁瑛和张春桥没有直接接触。鲁瑛认识张春桥,而张春桥于1955年调离《解放日报》时,不一定认准鲁瑛是谁。

来到解放日报以后,鲁瑛的职务一步步上升了。1954年《解放日报》成立了消息组,姚天珍任组长,鲁瑛于这年9月任副组长。1955年11月-1956年10月,任解放日报总编辑办公室秘书,1956年11月到1959年5月,任解放日报文教组长,很快被提拔为政法文教部(4版)副主任。解放日报编委会对鲁瑛的任职条件叙述为:“鲁瑛同志从事新闻工作时间较长,工作积极,可以多负责一些工作,更多地进行培养锻炼,并加强文教政法部的领导,将来还可以考虑提拔参加编委会。”

这后一句话是说鲁瑛还有升迁的空间。

Image

20世纪60年代初,鲁瑛(右)在山东采访

1960年,上海《新闻日报》并入《解放日报》,姚天珍任新的解放日报总编辑办公室主任,鲁瑛任副主任。

进入20世纪60年代初,遭逢“三年困难”,报社要求大家努力提高办报质量。鲁瑛向报社领导提出建议,组织征文活动,引导舆论克服困难。《解放日报》编委会接受这个建议,即确定由鲁瑛负责这次以《我和祖国》为题的征文。这次征文来稿万余篇,颇有声势,后来还编辑出同名图书出版。

约在这时,鲁瑛担任了解放日报党委委员、报社编委会委员,进入报社领导层面了。

可以推断,走向上海是鲁瑛人生道路上的一大进步。从乡村进济南,再由济南到上海,人生舞台和视野进一步扩大,鲁瑛面前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这时候的鲁瑛是朝气蓬勃的,这一点看来毋庸置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