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失败者回忆录0711)—立国全凭一口戈

0

图,中国文革的宣传海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我的人生下半场从《九十年代》休刊后开始,编辑写作的主要平台在《苹果日报》,也在其他报刊写专栏和在电台主持读书节目。与上半场相比,下半场没有经营压力。即使主持《苹果》论坛版,也只是负责选稿、决定头条、文章配置和看大样而已,另有助手负责具体编务、稿酬结算等等。故下半场可以说是更能集中个人自由思想的时期。又因面向香港读者,所以主要关注香港的局势变化,尽管也会涉及两岸话题。

下半场的编写工作也持续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虽然已年逾六旬,想不到仍然对人生有重要的考验。这期间,我出版了十多本书,其中至少有八、九本是政论合集。在这个回忆录中,我不打算仔细去描述这段时期的香港历史。我只选一些对我的心路历程有影响的事情来谈谈。

就香港九七后二十五年变化的总趋势来说,不能不说与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关。因此,我首先从中国的变化讲起。

中国经济从衰敝到起飞,并非如中共宣传所说,只因为它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只限于经济领域,而且是开放为主,改革不多。政治就完全没有改革。起飞的关键在于美国在2001年给予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从而使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过去美国每年检讨一次这种待遇,使一些国际企业有戒心,不敢在中国作长线投资。 2001年的改变,使中国成为可提供廉价劳工、廉价土地,可不顾生态环境的最符合跨国企业利益的国家,并迅速成为世界工厂,每年GDP 增长都是双位数。

李柱铭在回忆录中提到,他前往美国游说让中国入世,是想借此使中国懂得和遵守合约精神。我相信美国政府当时的想法也差不多。西方学术界的自由主义者,从一些国家或地区如南韩、台湾的经验,多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了,平均收入增长快了,富裕阶层和中产阶层多了,自然就会觉得需要遵守合约,需要有法治与民主制度去保障私有财产、个人自由。

但对于一个有两千多年专制主义传统、再加上比苏共更极端的极权执政党来说,就不是这样。我在前文介绍王正方在1986年提出的「王氏定律」,即经济发展加政治自由等于一个常数,似乎更能说明现实状况。有网友留言对「王氏定律」提出质疑,说现在中国的经济不断下滑,按王氏定律不是应该政治上较为放松吗?为什么反而更收紧呢?

需知,经济下滑与否,不是根据客观数据,而是中共领导人说的才算数。即使文革后期,经济已到了崩溃边缘,在毛泽东还没有死、四人帮还没有倒的时期,包括周恩来、邓小平都不敢说经济衰敝,而且也都在讲什么抓革命促生产、大寨精神、大庆精神之类,直到毛死、四人帮垮台、文革结束,再过一年,邓小平复出,才讲文革后期经济到了崩溃边缘,才开放民主墙让人民贴大字报。

现在,许多海外论者都认为中国有严重的经济危机,但在中国媒体就完全看不到这种报导。网上哪怕上海及一些地方封城两三个月,经济衰退,老百姓叫苦连天,但中共掌权者甚至许多普通人还自我感觉良好。至今,中共还没有感觉到经济下滑到危及政权的程度,也就是说,还未到「不见棺材不流泪」的时候。

更出乎西方自由主义者想像的,就是中国的高官、特权阶层、暴发户,甚至大部分中产者,都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家人、财产转移到境外,最好到美欧加澳,否则先转到香港,再图谋外转。而他们自己则继续留在中国捞钱。这在中国有个名称,叫「裸官」。中国的说法是:只有把钱转到境外、家人移居境外,这财产和家人才真正属于你的。网上流传一段2017年美国前第一夫人希拉蕊的讲话,她说中国90%的高官家属和80%的富豪已申请移民,或有移民意愿。中国知名的反美斗士网红司马南,也把老婆、孩子、财产全送到美国,他说出一句名言:「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中国的经济发展,关联到中国在香港的政策,似乎都在实现「王氏定律」。中国对香港的政策二十多年来越收越紧,是基于中国的经济在全球化中起飞,而且已伸展到美欧和全球,香港早已不在他们眼中了。对中国来说,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已完全没有再遵守的必要。

如何形容一个靠暴力打下江山和以暴力维持的政权呢?我突然想起十多年前在《苹果》副刊写专栏时,曾经有一段日子写中国奇妙精彩的对联。其中,我提到一些极其难对的所谓「绝对」,征求读者来玩这种中国古代流传的文字游戏。结果发现原来香港市民中有许多卧虎藏龙,是对联的高手,居然对出了许多「绝对」。

当时,有一位署名金弓的读友,提出了一副下联,他说想了十多年,都想不出上联。他的下联是:「立国全凭一口戈」。它的难处是「国」字含一口戈三个字,又体现出全凭暴力革命建立政权和全凭暴力维持政权的事实。单是这个下联,就出得极为神妙。想不到我在专栏提出后,居然有什多来件尝试对上联,而且大都符合要求。最后,由金弓君选出上联。这里卖个关子,容我在下文揭晓,并再谈与此有关之趣事。 (171)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