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了死罪的孙力军是否还会被习近平下令留活口?

0

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  美联社图片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公安部纪检大权从习近平旧部转给习近平老乡》播发的当天,中共当局即宣布了孙立军正在长春被“一审”的消息。于今,又宣布了傅正华被起诉的消息,地点也是在长春。由此也可以见出傅政华案与孙立军案的重叠程度。说起来,傅政华在担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期间是孙立军的上级,但在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中,他却是孙力军的喽啰。

笔者今年早些时间已经为本专栏陆续撰写了《孙力军案中 高级警渣知多少?》、《中共公安部官场:真正的高危职业》、《下一个被公开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会是谁?》等系列文章中,介绍了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的成员远不止今年1月中旬,由中共央视播出的“电视认罪升级版”《零容忍》中,由孙力军一一介绍的那四个副省部级的高阶警渣。至少还应该包括这部政法反腐专题片中也点出了名字,曾经担任过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及司法部长的傅政华,和已经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出身的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以及被宣布免职之后即告失踪的前湖北省公安厅长兼厅党委书记、曾亲自安排孙力军陪同武汉市两名美女警花“火线入党”的曾欣等人。

日后曾有“极不认同”笔者如上文章内容的网友反驳说:无论傅政华还是刘金国都是正部长级,而且在公安部任职时都还是孙力军的上级,上级怎么会成了下级的“政治团伙”成员?大官怎么成了小官的“政治团伙”成员?

为回答网友对笔者所做分析的质疑,笔者又于今年4月在本专栏发表《主奴关系彻底错位的傅政华与孙力军》,介绍了大官居然成了小官的“团伙”成员,的确是主奴关系错位。刘金国的案情日后笔者还会有专门文章深入分析,如今要说明的是:笔者早在今年初就把傅政华说成是“孙力军政治团伙”的成员之一,并非当时的“想当然”,而是因为标题为所谓《零容忍》的央视专题片中已经清清楚楚地介绍说了,“孙力军政治团伙案是党的十八大后,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典型。对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中央已决定对司法部原部长傅政华等人立案审查调查。”

这等于是宣布了傅政华也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案的涉案人之一。

中共当局于去年9月的最后一天,公布对孙力军“双开”的中纪委通报中,最后一段是“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孙力军开除党籍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继而于今年3月的最后一天,对傅政华“双开”的中纪委通报中,最后一段是“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傅政华开除党籍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给予其开除党籍的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从如上两处引述中可以对比出,傅政华与孙力军的区别不仅仅是正部长级和副部长级,还有就是十九大党代表与十九届中央委员的区别。

所以,对孙力军的政治处分,中纪委常委会只需要“报中共中央批准”;而对傅政华的组织处理,则需要由中纪委常委会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而且还要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所以,如果说孙力军在公安系统和中央政法委里,甚至是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里没有一个比傅政华正部长级的组织级别更高的黑后台,鬼都不信。

而且中国内地的许多评论文章也都因此而纷纷质疑,“作为孙力军的老领导,从警长达48年,无论资历还是官职都高于孙力军的傅政华,何以要加入‘孙力军政治团伙’?”不过中国内地相关评论文章中所期待的,“或许在其审查起诉法庭受审之时,会揭晓答案”,就实在是太过天真了。

孙力军被宣布正在接受“一审“的当天,即有一篇标题为《孙力军一审开庭:控罪“政转经”为哪般?》的评论文章被广为转载。文中说,孙力军于2020年初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后,被派往武汉督导抗疫工作,不久被撤职查办,然后在2021年9月30日被双开(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当时指控他的内容是“从未真正树立理想信念”、“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权力观、政绩观极度扭曲”、“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其中“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这条,让外界猜测是否涉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资料?该案还牵涉中国前司法部长傅政华、江苏省前政法委书记王立科、上海市公安局前局长龚道安、重庆市公安局前局长邓恢林与山西省前公安厅长刘新云等多名高官。因此,孙力军案似乎更像是一起政治案件。但如今,长春检察机关提请以受贿罪、操纵证券市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孙力军的刑事责任。在检方的这些指控中,唯一可能与政治或人事沾边的是:孙力军“非法”持有两把枪……。

其实,孙力军也好,傅政华也好 ,中纪委和监察委对他们的通报内容所罗列的所有罪行中,诸如政治品质极为恶劣、成伙做势控制要害部门……之类政治罪名,都是从刑法角度无法入罪的。正如我们本专栏过去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无论是孙力军还是傅政华,都绝无可能在中共自己的法庭上被塑造出一副“政治犯”的形象。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谁是“主”谁是“奴”的答案,只有等他们两人共同的上司孟建柱或者郭声琨被习近平公开抛出以后,才有可有会在党内通报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披露。

至于孙力军已经被中纪委对外公开的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文件等犯罪内容,从刑法中当然可以找出对应的罪名,但正是因为“涉密”,习近平当局绝不愿意把这些犯罪内容的证据在法庭上公布 — 即使是不公开审理的内部法庭。

更何况,仅仅目前已经对外公开出来的三项罪名就足以置孙力军死地。从惩罚和泄愤的角度,也没有必要靠累积更多的罪名来加重他的刑期和刑种。

现如今,孙力军和傅政华从“纪、监”的层面都已经被陆续结案,往后的所谓“司法处理”就是一个程序和过场的而已。但孙力军这只“大老虎”背后的“老老虎”却仍然没有被习近平当局抛出,由此便也引出了一个孙力军以及日后不久也会开始接受庭审的傅政华的量刑问题。

因为傅政华案只是进入起诉阶段,其罪行的具体内容,特别是贪污或受贿的具体金额尚未公布,所以他的未来刑期是否会比无期徒刑更严重,眼下还说不准。但已经进入一审阶段的孙力军,即将面对死刑几乎可以肯定,区别就是立即执行还是缓期执行。

本月13日,中国境内各大媒体同步刊登消息说: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涉嫌受贿、操纵证券市场、非法持有枪支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分别调查、侦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近日,长春市人民检察院已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请各位听众和读者注意这其中的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的特别参与。

笔者今年初即在本专栏陆续发表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的“操纵证券市场”与央视一姐董卿的“富豪老公失联”》、《长春市公安局在孙力军案中扮演的角色非同小可》、《董卿的富豪老公交待出孙力军“非法持枪”?》、《央视一姐和三姐的夫君怎么都是在吉林落难?》等系列文章。相信我们《夜话中南海》节目的读者和听众读罢如上文章后,即可以和笔者一样相信央视一姐董卿的富豪老公在孙力军案的调查取证过程中,是一个多么关键的人物。而一个由中纪委专案组经手的国家级大案,而且还是涉及公安部甚至中央政法委无数副省部级以上高级警渣的特殊要案,居然会在中纪委已经把案件“移交司法”之后,又安排一个地市级的公安局去进行长达数月之久的“调查”和“侦查”,这种做法过去似乎从未发生过。

本月6日,关于“董卿老公密春雷终于现身!将重回工作岗位履职”、“‘失联’半年,董卿丈夫有了新消息”的报道,在中国内外都引出了不大不小的网络轰动。说的是,近日上海知名资本大佬密春雷“失联”近半年后归来。这一消息,刷爆网络!

相关报道中详细介绍说:7月6日盘后,退市海医公告,公司董事、董事长密春雷先生因个人原因前后两次授权公司董事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授权期限于2022年7月6日到期。自2022年7月7日起,密春雷正常履行公司董事、董事长职责,不再授权倪小伟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公开信息显示,览海医疗成立于1993年,办公地位于上海,主要从事包括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门诊部等在内的高端医疗项目的投资建设及运营管理业务…….。这都是孙力军当年在上海卫生部门任职时主管的业务内容。

这位很多人都记不住他的名字,只记得他是央视一姐“神秘老公”的密春雷虽然在被公开宣布“复职”之后至今并未公开露面,但已经与当局达成“默契”并恢复自由之身是毫无疑问的。

董卿老公“复职”一个星期之后,对孙力军案的一审法庭披露出来的起诉书中的一段内容是:2018年,孙力军应他人请托,指使有关人员通过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等行为,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情节特别严重。

这个“他人”也许不仅仅是董卿老公一个,但这位央视一姐的老公肯定是孙力军案中的“他一”之一。这就是为什么长春市检察院奉最高检之命从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接手孙力军案后,伙同同级公安局长春市公安局把个密春雷从北京董卿的家中带至长春,以“配合调查”之名秘密关押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原因和结果。

谁都明白,假定没有密春雷的合作,甚至再假设孙力军从在上海卫生部门工作至接受审查调查为止的19年零8个月时间里,从来没有犯过“操纵证券市场”之罪,他其他罪行和罪名也已经被习近平当局凑得足够。

但是,换一个角度想,因为密春雷的配合,孙力军最终被长春司法当局落实的受贿罪的金额势必大大增加。要知道,如今正式起诉孙力军的三大罪名中,只有受贿一项是有死刑的,只要是数额足够大。现如今公布的6.46亿人民币的受贿金额,已经是判死罪的金额了。至于是立即执行还是缓期执行,就要看习近平留下这个活口是否还有必要了。

从杀猴儆猴和杀猴儆鸡的角度考虑,直接把孙力军剁了最能体现直接听命于习近平本人的中共公安部纪检组所谓“刀刃向内”的威慑力。从此那些大大小小的警匪、警渣们虽然不大可能会全都改邪改正,即习近平口中的所谓“不敢腐”,但“团伙做势”的事情恐怕是要收敛了。

但是若从杀鸡儆猴的角度考虑,留下孙力军这个“活口”,对那些至今仍然留在台上或者说已经“平安降落”的孙力军的前上级们来说,则随时都有阻吓作用。无论是孟建柱还是郭声琨,只要习近平下决心不再让他们安享晚年,就可以随时从秦城监狱里把被判死缓外加终身监禁的孙力军提出来,安排他再“交待”出点上级需要他“坦白”的内容。更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