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益三”之一程渊给亲人信中披露自己在湖南赤山监狱身心受创

0

(中国湖南-2022 年 7 月 11日)中国湖南公益组织“长沙富能”创始人之一程渊的家属 7 月 5 日分别收到他从监狱寄出的三封亲笔信。信中披露湖南赤山监狱黑幕。家属担心,长达三个月的“关禁闭”会让程渊身心受创。

程渊写了三封信,一封给程渊姐姐,一封给他的妻子施明磊,一封给他的父亲。

程渊在信中透露自 2022 年 1 月 18 日突然被转移到湖南赤山监狱,就被关进高戒备的监区,俗称“关禁闭”或“关黑屋”,直到 4 月 18 日才离开禁闭室,禁闭达三个月,期间不准与家属通信,不准通电话,禁止用存储卡上的钱消费。强迫劳动,暴瘦 12 斤,头发变白。

程渊在给他姐的信中说:“四月十八日之前,我一直在禁闭室。电话和通信都不可以。为知道你们一定很着急。”他给他的妻子施明磊的信中透露:“这里私人时间比较稀缺。”“白天在车间里,工作是踩缝纫机……晚上有一个小时寝室里参加学习,了解、体会社会主义优越性,感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期的幸福。”

程渊在信中透露对妻子的想念以及在美国生活的想象,他说:“周末你会带豌豆(孩子昵称)去教堂,平时你的交往圈子主要是邻居和教会中的人,牧师和教友。”

程渊信中提到的关禁闭引发他妻子的担忧。施明磊说,他在书信中透露自己白天在车间踩缝纫机,头发比以前白了很多,体重大减,“自己和家人看到程渊的这两句话的时候就哭了很久。”

现居住在美国的程渊的妻子施明磊透过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了解到赤山监狱的实况,李明哲曾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囚禁在湖南赤山监狱长达五年,不久前他刚出狱,他跟程渊属同一个监狱。施明磊获悉了解到赤山监狱被关禁闭室与不人道对待的情况。

李明哲引述被关禁闭室的人话说,他们被要求走鸭子步,脚部以外八字(V形)姿势学鸭子一样走路,让人的身体机能很快坏掉,同时,达到精神上的羞辱。

施明磊根据他人的经验,她概括了“关禁闭”的大致情况,她说:大概一个多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只能放一个单人床。没有窗户。没有空间走路。每个小时点名一次。24 小时开灯。光亮度强。晚上睡觉时不允许蒙上被子。固定睡觉姿势,不可以侧身睡,只能躺平。手要放到被子的外面。

在中国有过坐牢经验的人也有类似的描述,这种关禁闭通常是用于体罚在监狱犯错误的人,关禁闭意味体罚、虐待、羞辱、饮食剥夺、睡眠剥夺等酷刑机违法行为。但程渊并没有触犯监狱条例,也没有跟监狱管理人员结下私仇。可能是因为程渊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始终没有配合当局的“认罪”要求,被关禁闭是作为报复性的惩罚。

施明磊批评当局制造该案是“彻头彻尾的非法审判,我们家属绝对不会接受。”

在今年 6 月底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上,施明磊和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在大会中共同宣读了一份声明,两人为狱中的丈夫呼吁发声。

程渊被羁押超过一千多天,一直没有见到律师,也不允许家属探视,他在湖南赤山监狱遭受强迫劳动,每天工作 13-15 个小时。施明磊呼吁外界的关注,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程渊的虐待,停止强迫劳动,释放程渊。

程渊,湖南省长沙市人,是中国民间非营利组织“长沙富能” 创始人之一,致力于维护弱势群体权益。 2019 年 7 月 22 日,程渊和同事刘大志、吴葛健雄被当局以 “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2021 年 7 月被秘密判决,程渊获刑五年,吴葛健雄被判刑三年,吴葛健雄刑期将满将于近日获释。

施明磊和女儿经对华援助协会救援于 2021 年4 月7日顺利抵达美国。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