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只有极左,没有极右

0
晨星同唱 2022-07-13 06:21 Posted on 云南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保守主义读书会 Author 刘军宁

保守主义读书会.

思想决定未来

编者按:最近因为安倍事件,“极右翼”又一次被不少人挂在嘴边而不加思索。人们在说“左派”、“右派”的时候是在说什么?我们今天再次编发刘军宁老师 2020年10月12日为保守主义读书会讲座的内容,话题是“如何识别左与右”。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Image
大家下午好。感谢保守主义读书会给我这个机会。今天的话题是“如何识别左与右”。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讨论思想问题与社会政治问题都绕不开左与右这个话题。所以,今天就说说如何识别左与右。
挥之不去的左与右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常通过左与右来辨别方位。不能辨别方位,就容易迷路。在公共事务中,人们常常用左与右来辨别思想和立场。不能辨别立场,自己的头脑就容易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地。在今天全球日益意识形态化的时代,任何一个现实问题都有其特定的意识形态背景,任何一个社会政治观点都会被贴上左或右的标签。其结果是,一方面左与右的争论挥之不去,另一方面判断左与右的标准极其混乱、模糊,导致左与右的标签乱飞。
左与右的缘起
我在《保守主义》一书里写到,也常常有人提到,左与右从单纯的方位用词变成一种政治标签起源于1789年法国国民会议中的坐席位置。“第三等级”作为造反的、叛逆的一方坐在左边,保守的一方坐在右边。从此,左与右从会场上的坐席位置,变成了政治方位与标签。很多人认为这样的座次—忤逆的革命党坐在左侧,纯粹是个偶然。这果真是个偶然吗?
Image
 1789年法国国民会议
区分左与右的标准
自从左与右的政治分野出现以后,人们一直设法从各个角度来找到判别左与右的标准。事实上,不是1789年的法国国民会议,而是《圣经》,第一个并且永久确立了区分左与右的终极标准,至今不变。虽然,左派与右派的政治派别最初出现在法国,但是,判断左与右的道德尺度,其源头却在圣经中,在旧约与新约中。1789年的左右之分,不知是纯粹偶然,还是出自神意,完全符合圣经上的左右之分。
Image
 1789年法国国民会议座席安排
《圣经》中的左与右
《传道书》里面有一句名言,“智慧的人心居右,愚昧的人心居左。”(Ecclesiastes 10:2:The heart of the wise inclines to the right, but the heart of a fool inclines to the left.)就是说智慧人的心引导他走正门正道,愚昧人的心则引导他走旁门左道。
为什么会这样说?什么叫智慧的人?什么叫智慧?根据《旧约·箴言录》(9:10),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就是说,凡是认识上-帝的人就是智慧的人,他就会走上正门正道。什么叫愚昧的人?就是不认识上-帝的人,他会走入旁门左道。所以智慧的、敬虔的人,心向右。愚昧的、不敬虔的人,心向左。所以,作为保守主义的终极源头,《圣经》以右为尊,尊右抑左。
雅威的视角:耶稣居右
《希伯来书》(1:3)这样描述道:耶-稣“坐在至高上-帝的右边”。《马可福音》(16:19)中写到,“主耶-稣和他们说完了话以后,被接到天上,坐在上-帝的右边。”这两句话传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上-帝或者神右边的位置留给了耶-稣。右意味着信靠雅威、保守律法,反对偶像崇拜,坚守捍卫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
对雅威、对十诫,特别是对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的态度,把左与右从根本上区分开来。就是说,对神的态度是识别左与右的根本标准。
左的本质:悖逆
左的本质是什么?左的本质就是悖逆。悖逆的是什么?悖逆的是神和神的律法。所以左派从不同程度上表现为敌雅威敌基督。他们一心想抵抗、否定、突破神的律法。左派要么否定神的存在,要么不承认神是否存在,要么假装敬神。
这种悖逆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左派不以神为宇宙的中心,高抬人,尤其是高抬自己或者法老,把人抬高到神之上,把神放在人的下面。所以,一个人是高抬人,还是高抬神?据此可以判断他是左还是右。还有一些有基-督-徒身份的左派往往更有隐蔽性,更具欺骗性,他们表面高抬神,暗地里高抬自己。
不仅如此,左派还要攫取神的立法权,抢夺神的真理保管箱,否定神有保管真理、制定真理的特权。他们认为这个特权不应该属于神,而是应该属于人。左派通常崇拜人,崇拜政府,崇拜法老与凯撒。如特朗普所言,右派的信条是:“我们不崇拜政府,我们崇拜上-帝。”
左派摒弃信仰、诉诸物质,以唯物为信仰。他们自我为义,心中充满对神的傲慢,甚至对神不屑一顾。
在各大语种和语系中
左的含义竟然是相近的
不仅1789年法国国民会议的坐席分列体现了圣经上对左与右的划分。在各大语种和语系中,左的含义竟然十分相近,不约而同地印证了圣经确立的区分左与右的标准。在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日耳曼语和汉语中,右多为褒义,而左多为贬义。
在汉语中,左除指左手、方位、姓氏外,其意思是背离、偏差,如旁门左道、左迁。左也通“佐”,表示左手作为辅助的手,协助作为主导手的右手,表明对于右,左是次要的存在。右则表示主导、向上的意思,比如右迁。右也通祐,如福祐,即来自神的恩典与赐福的意思。在《圣经》中,右也有这种含义。
在拉丁语系的意大利语中,左(sinister),直接的意思就是邪恶、阴险、凶险、毒辣、坏透、奸诈,这也正好是伊甸园中那条蛇的属性。
在日耳曼语系中,右(right,recht)指的是法律、规则、正确、公义和权利,而左(left,links)指的是没有能力、错误、混乱、愚笨无能。
在生活中的许多场景,左与右与道德判断无关,比如右手与左手,比如作为姓氏的左。圣经中也有不少场景中的左与右跟道德判断无关。我们这里只讨论思想观念和政治立场中的左与右,不涉及日常生活中的左与右。
左、右之争
乃是关于圣经之争
今天的世界上充斥着左与右之争。然而,左与右之间到底在争什么?依我看,所有的左右之争都是关于圣经之争。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人选与庭辩之争,共和民主两党之争,总统选举之争,修改宪法之争,都是左与右之争,其背后都是关于《圣经》价值观之争。作为右派的保守主义者要保守美国宪法及保守《圣经》的价值观,而左派都要悖逆,颠覆这种价值观,要改写宪法与宪政制度。
再举一个例子,左派教皇方济各引起的各种争议,也是关系到《圣经》的争论,因为他背离了《圣经》的立场,所以他才被公认为是左派。有人讽刺说,这位教皇是在把《圣经》反着读。
Image
意识到他居然把《圣经》读颠倒了,教皇瞬间陷入尴尬……
在中国,虽然没有最高法院之争,没有两党之争,没有总统之争,但是在思想、思潮方面,保守主义者与理中客之争也是左与右之争,其背后也是关于《圣经》的争论。在对至圣者的态度上,左派要悖逆,右派要保守,双方的争论近来日益白热化。
左的程度是
由悖逆的程度决定的
左植根于人性。这是因为悖逆植根于人性,与生俱来。从亚当夏娃开始,人性中就一直有反叛、悖逆的一面。左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左的程度是由悖逆的程度决定的。越悖逆就越左,不太悖逆就不太左。我们来看一看历史上的例子:
最左的是斯大林的苏维埃、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他们比纳粹法西斯更左;纳粹法西斯比西方的社民党与工党更左;社民党与工党比美国的民主党更左。
纳粹之左虽然比不了红色苏维埃与红色高棉,但还是比西方的社民党工党、美国的民主党左很多。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对照“十诫”,就知道希特勒有多悖逆,有多左。希特勒总想高高地把自己抬在神之上,他完全不尊重至圣者赋予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他把教会踩在自己的脚底下,让教权顺服于政权。
Image
正确=不左不右吗?
还有一种说法,左与右都不好。“不左不右”才是最正确的、最好的。然而,正确真的等于“不左不右”吗?
正确等于“不左不右”的主张,是在假设在左与右之间存在着一个广阔的空白地带。但是,想象中的这个广阔的空白地带根本就不存在。这种观点假定,左与右是一个对称分布,越左或越右都不好,在中间最好。然而,越趋中并不意味着越正确,而是意味着越趋中越没有立场,越没有原则。所以,这种主张是错误的。
认为正确等于“不左不右”,是典型的理中客的立场,这种思维的背后是辩证法和折衷论。如果一个人在左与右之间居中,他一定是“左倾”的。如果一个人在“是”与“非”之间居中,这个人一定是没有是非尺度的。
但是现实中我们会看到很多趋中的现象。这是由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个原因是双方的妥协,另一个是很多人对左与右的认知很模糊。所以,趋中是一个后果,而不是正确本身。
识别左与右
有双重标准吗?
还有很多人认为识别左与右有两个不同而且并行的标准:一个标准是中国的,一个标准是西方的。中国有中国的左与右的标准,西方有西方的左与右的标准。这个看法认为中国的标准不同于,因而也不等于西方的标准。所以,识别左与右标准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是因时因地经常变动的,而不是固定的,恒久不变的。
如果左与右有两个标准的话,那就像“善”与“恶”有两个标准一样。如果“善”与“恶”有两个标准的话,那就等于没有标准,“恶”的也是“善”的。对标准认识的模糊或者误解不等于有两个标准。
中国的例子
以中国为例,我要证明中国没有一个自己独特的左与右的标准。
在1976年以前,官方对左与右的划分依据的是最高领导人对左与右的定性。他认为比他左的就是左倾乃至极左,比如他认为王明是左的,说王明是左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比他右的,他认为是右倾乃至极右,比如说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再比如说,那些在反右中被他打成右派的人,放到西方、放到今天,都是温和左派或者是自由左派,都是无神论者。这些体制内的右派都在同一个大阵营里面,这个大阵营本身是非常左的。这些右派不过是一个很左阵营里面的不那么左的人。从圣经的视角看,他们依然是左派。所以区分左与右的标准从来都是一致的。
况且,近现代中国的极左思潮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西方的极左思潮。中国的温和左派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西方的温和左派。中国的保守主义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英美保守主义。可见,在左与右的问题上,中国的标准并非不同于西方的标准。左与右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圣经上的标准。
极左是真实的
极右是虚构的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极左是真实的,极右也是真实的。而且极左与极右都是同样错误的。然而,极左是真实的,极右却是虚构的。
所有的极权都是左翼,世界上找不到一个极右的政权。纳粹极权被贴上极右的标签,是因为一些人,特别是左派,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纳粹法西斯姓左这个事实。如果一个左派承认纳粹是左翼,他还怎么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左派?
左会消失吗?
左会消失吗?基于人的本质是悖逆,左永远不会消失。
希伯来人雅各和他全部后人有个名字叫做“以色列”,这是神在雅各与神摔跤之后给他们取的名字。以色列的意思是“与神摔跤”。这是以色列人名字的来历,意思是这群人是永远带着不顺从的心,与神抗争。不仅以色列人,所有的人心中都有一颗想要与神摔跤的心,一颗抗争、悖逆之心。
Image
 雅各与神摔跤
中文中有个很典型的句式可用来形容作为悖逆的左:不左白不左,白左也要左。所以,左无论如何是永远存在的。左与右将永远共存下去。谁也不要试图去消灭对方,各自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好。
谢谢大家。

附:区分左右的简明手册

在美国的政治词典中,以下名词有着截然不同的定义:

人权的来源

左派:人权来自于政府

右派:人权来自于造物主

人性

左派:人性大体上是善良的(因此,主要应该由社会对邪恶负责)

右派:人性大体上是坏的(因此,主要应该由个人对邪恶负责)

经济目标

左派:平等

右派:繁荣

国家的主要角色

左派:增进和保护平等

右派:增进和保护自由

政府

左派:尽可能大

右派:尽可能小

理想的家庭

左派:任何相爱的人组成的单位

右派:已婚的父亲、母亲及其孩子组成的单位

三位一体的指导原则(Guiding Trinity)

左派:种族、性别、阶级

右派:自由、我们信仰上帝、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

善与恶

左派:对个人或社会而言,善恶是相对的

右派:善与恶基于普遍的绝对真理

人类的主要分类(Primary Division)

左派:富人与穷人;强者与弱者;

右派:好人和坏人

一个美国人理想的身份

左派:世界公民

右派:美国公民

如何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

左派:废除不平等

右派:增强每个人的道德品质

如何评价美国

左派:美国在道德上显然有瑕疵,比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逊色

右派:美国是世界史上最强大的、为善的力量

性别

左派:性别是由社会建构的

右派:男人和女人

在培养孩子时,最重要的品质

左派:自尊心

右派:自控力

人类胎儿的价值

左派:由母亲决定

右派:由植根于犹太—基督教价值观的社会决定

犯罪的主要原因

左派:贫穷、种族主义以及其他社会缺陷

右派:犯罪分子不辨是非(malfunctioning conscience)

上帝和宗教在美国的地位

左派:世俗政府和世俗社会

右派:世俗政府和宗教社会

如何看待美国例外论

左派:一种沙文主义学说

右派:历史事实

对世界的最大威胁

左派:环境灾难;目前是全球气候变暖

右派:邪恶;目前来自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暴力(Islamist violence)

理想的国际社会

左派:由联合国统治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占主导地位

右派:美国占主导地位的世界

中东缺少和平的主要原因

左派: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

右派:巴勒斯坦人、阿拉伯,穆斯林不承认以色列国的生存权

艺术的目的

左派:挑战现状、挑战资产阶级的情感

右派:创造富有美感和内涵深刻的作品,提升个人和社会

枪支

左派:理想状况是,除警察、军队以及登记在册的运动员外,应全面禁枪

右派:理想状况是,负责任的个人广泛地持有枪支,用于自保以及保护他人

种族

左派:本质上讲意义重大

右派:本质上讲无关紧要

大学里的种族、民族和性别的多样性

左派:最重要的莫过于此

右派:远不如意识形态的多样性重要

美国黑人面临的主要问题

左派:种族歧视

右派:缺少父亲(Lack of fathers,译注:即黑人的单亲家庭比例高)

最伟大的剧作家

左派:完全是主观的。不存在最伟大的剧作家。

右派:莎士比亚

战争

左派:“战争不是答案”

右派:有时候,面对邪恶,战争是唯一的答案

仇恨

左派:仇恨是错的,仇恨政治右派除外

右派:仇恨是错的,除了仇恨邪恶

不同的文化(Cultures)

左派:所有的文化都平等

右派:文化有优劣之分

美国的国父们

左派:富人、白人、男性奴隶主

右派:一群伟人,他们建立了一个最伟大的社会

法官的目标

左派:追求社会公正

右派:追求公正

国家的边界

左派:历史的遗迹

右派:对国家的生存不可或缺

如何看待非法移民

左派:受欢迎的客人

右派:非法移民

大自然

左派:自然本质上有其价值

右派:自然是为人服务的

 

本手册内容选自美国学者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所著,由“保守主义评论“翻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