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子木:重新认识北京

0

很多年以前曾经听过一种说法:上海是中 国城市文明的天花板。作为北京人,我难免要 想一个问题,首都北京为何当不上天花板?

这次上海疫情之后,上海的天花板地位受到了 严重挑战。我又不禁想到,如今中国城市的天 花板是否降格落到了北京头上。

这两天我亲身 经历的一件小事,让我这个生在北京⻓在北京 的老北京居⺠重新认识了北京。

昨天傍晚,我经过家⻔口不远处的一条小⻢ 路,居然有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戴着红袖箍 在路中央设关卡,要求所有⻋辆行人出示健康 宝。我没理会,继续往前走,在我一个文明人 的概念里,公共⻢路是所有行人都能自由行走 的地方。 然而,老头追了上来,要求我手机扫码。我注 意到他穿了一身保安的制服,北京的老百姓管 这类人叫“黑皮”。其实,在北京干保安的都是 外地来京的农⺠工。我对老黑皮说,这是⻢ 路,不是单位也不是居⺠区,你有什么资格要 求行人出示健康宝?老黑皮说,这是社区要求 的。我说你有文字的政府文件吗?老黑皮说, 那你可以去问社区。我心想,跟一个没有文化 的农⺠工也没啥道理可讲。当时已经超过了上 班时间,去社区办事处也找不到人。

于是我打 电话12345,结果发现如今的市⺠热线已 经没有人工服务了。 有个过路的熟人告诉我,那条小⻢路设关卡已 经有一个星期了,大家都熟视无睹并顺从地听 命黑皮的指挥。我觉得很悲哀,人们把一件违 法的事看得很正常,无形中却把遵纪守法变成 了异常。

到了今天,我在上班时间给那个社区的上级也 就是我家所在的街道办事处打电话,没人接。 于是我又给街道办事处的上级⻄城区政府打电 话,还是没人接。我只得继续打12345, 依然是机器人接线员:弹窗问题请按1,就医 问题请按2,其它请按3。我按3之后,还是 机器人接线员的声音:请关注公众号,请谅 解,再⻅! 投诉无⻔之后,我决定放弃,尽管我很想与非 法行为作斗争,也深知,如果任凭一些人践踏 法律会导致我们离文明社会越来越远。但是, 投诉这事的时间成本太高。那条小⻢路我只要 不去了,这路霸设障的事就算眼不⻅心净了。 无奈中的我不由地想到,总有人说中国人具有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麻木不仁的国⺠性,但实 际上,不麻木的个体面对铜墙铁壁是无能为力 的。

又到了傍晚,听家里人说,白天经过那条路并 没有看到关卡。这显然是一个好消息,我决定 去调查一下,以便给我写的故事安排一个美好 的结尾。

我很自信地走向那条小⻢路,认定今天的结果 一定会比昨天好。然而,令我非常意外的是, 不但那个关卡依然在,不但那个老黑皮依然 在,还额外增加了三个年轻的壮汉。那一瞬 间,我心里还在幻想,年轻人应该是有文化 的,也应该是懂点法的。所以,当一个壮汉要 求我扫码的时候,我很镇静地发问:你们在⻢ 路上随意设关卡,有没有政府的文件?对方二 话没说,上来就拽我的胳膊。我立刻不镇定 了,这显然是遇到土匪恶霸了,咱可不能吃眼 前亏,赶紧跑吧! 跑到了安全地带,我人身是安全了,心里却很 不安,违法者能这么肆无忌惮,这还有王法 吗?!居然是在北京,而且⻄城还是北京的城 中城,是北京各大部委的所在地,也是北京的 文教中心。虽然没抱多大希望,但我还是打了 110报警,对方听了我的报警内容,把电话 转给了派出所。⺠警听完我的叙述,直截了当 地告诉我,跟疫情有关的事他们管不了。 人家把话说到这里,我其实也就无话可说了。 不过,我想跟这位身在司法体制内的⺠警讨论 一下法律问题。我是明知故问:社区只是一个 居⺠自治组织,他们有权力在⻢路上设置关卡 吗?没想到对方的回答居然是:疫情期间他们 有权力这样做。我只好耐心地讲大道理:不能 打着疫情的名目做违法的事,国家有明文规 定,只有政府的相关机构才有执法的权力。而 且,执法者如 出具政府的文字法令,公⺠有权不配合!这⺠ 警估计是不知如何回答,直接把电话放下了。

我把事情的经过用微信简述给一个同事,对方 因为不太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北京⻄ 城,追问了我一句:你说的这事是你的亲身经 历吗? 亲历过这件事之后,我对北京的法治水平很担 忧。更担忧的是,如果北京是中国的天花板, 那地板会是什么样?

—林生亮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