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习近平培育了一种丑陋的中国式民族主义(下)

0

经济学人刊文介绍中国民族主义2022年7月14日 © 经济学人网站截图

经济学人7月14日的文章介绍了中国民族主义的狂热事迹后指出,最近情况有些变化,民族主义不再是有效的社会粘合剂。当局非常紧张,连国歌第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帖子也受到审查….

经济学人说,最近,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民族主义不再是一种有效的社会粘合剂。冠状病毒的奥秘克隆(Omicron)变种已更难遏制;封锁变得更加频繁。上海和其他几个大城市遭受了数周的严厉限制。许多人在网上提出抗议,指责封锁区的官员未能提供足够的食品供应帮助,而且,除了治疗冠状病毒外,使人们难以获得对危及生命疾病的治疗。该文说,在习近平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大学一直很平静。然而,在今年5月,几个校园里沮丧的学生举行了反对隔离规则的小型示威。一些网民敢于说“方方是对的”了。

官员们如此担心,以至于4月,在上海两个月的封锁期间,微博审查了含有中国国歌第一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帖子。最近,微博用户再次亮出这句话,并配上一些河南抗议者遭官员驱散的照片。

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说,习近平先生知道,有时要让爱国者保持一致是多么困难。1989年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就是一个戏剧性的例子。学生们走上街头,高呼“爱国无罪”。他们将自己的行动描述为“爱国和民主运动”希望强调他们对中国的热爱会有助于缓和党的敌意。他们的策略一度奏效,因为中共领导人为是否承认学生的爱国主义而争吵不休。

在2012年的反日抗议活动中,一些示威者高举毛泽东的画像。他们是薄熙来的粉丝,薄熙来是一位地区领导人,在与习近平先生进行权力斗争后被捕。薄熙来曾试图通过呼吁人们怀念毛泽东时代(其中不涉及帮派暴力的部分)来建立支持。他于2013年被判处终身监禁。

然而,该文指出,对党来说,网上的民族主义是压制异议的有用工具–自由主义者很快就会被民族主义的巨魔抓住。但对该党来说,这也是一个充满陷阱的阴暗世界。

新毛泽东主义者早已隐瞒了他们对薄熙来的热情(在习近平先生的领导下,支持薄熙来的风险太大)。然而,他们仍然在网上发声,作为民族主义事业的拉拉队,也作为中国社会弊病的批评者,如巨大的贫富差距、腐败和对来自农村的农民工的”剥削”。2018年,警方逮捕了几名新毛主义学生活动家,他们一直在为工厂工人争取更好的条件。

极端毛主义

网上的毛泽东主义者对那些他们认为是站在 “官僚资本家 “一边的人进行狙击,这些人控制着商业和政治。他们的眼中钉之一是《环球时报》的前编辑胡先生,此人在微博上有2450万粉丝,可能是中国最有名的网上民族主义者。对新毛泽东主义者来说,胡还不够民族主义。他们指责他呼吁网民在对安倍先生死亡做出反应时要保持警惕。胡先生在他的视频博客中说,对安倍晋三去世的过度欢呼,已被中国的批评者利用来”抹黑”这个国家。

经济学人的文章说,中国的民族主义在网上有商业的一面,这也使我们难以评估公众的真实立场。通过利用社交媒体吸引对赞助商产品的注意力而赚钱的网络影响者,将民族主义作为吸引点击的诱饵。

人们被网络大V兜售的阴谋论所吸引,例如,关于美国军方参与制造和传播冠状病毒。该文在括号内解释说,这是中国当局急于鼓励的虚假信息,以抑制西方关于该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猜测。

鉴于许多网上话题受到严格审查,一些网民可能会陶醉于诽谤性的民族主义言论,仅仅因为他们有这样的自由,因为在中国攻击自由主义者是没有任何风险的。

但西方仍在担心。在今年晚些时候的20大党代会上,预计习近平先生将获得第三个任期。这将打破许多人认为已经成为惯例的做法:总书记最多任期为两届。

四年前,当人们意识到习近平的连任计划时,一些精英成员对这一想法颇有微词。他们之前曾经希望该党会走向一个可预测和有序的继承制度。

一些分析家现在思忖着,为了证明自己持续掌权的合法性,习近平先生是否会发挥其民族主义的优势,也许暗示只有他才能确保台湾与中国统一。西方外交官正在焦急地观察更强硬路线的迹象。

这篇文章最后指出,尽管中国的军机和船舰经常在台湾岛周围出没,却很少有迫在眉睫的危险迹象。但中国的民族主义已经变得更加丑陋,而中国的“继承政治”总是充满了党内的紧张关系。习近平先生的反对者,或那些期待他最终离开政治舞台的人,可能会采取更强烈的民族主义形式,这并非不可能。习近平先生培养了一支不稳定的力量(民族主义)。他可能并不总能控制的住。(下)

作者:古莉